繁体/简体
·第33届楚才作文竞赛
·第32届楚才作文竞赛
·台胞创业在武汉
·第十二届湖北武汉台湾周
·楚才汉台青少年夏令营
·高山流水觅知音 两岸少年楚天
·2014海峡两岸楚才作文竞赛
·第十届 湖北武汉台湾周
·第九届 湖北武汉台湾周
·第八届 湖北武汉台湾周
·第七届 湖北武汉台湾周
·辛亥首义武汉文化周
·台湾苗栗县代表团访汉
·2013湖北宝岛文化交流之旅
·斯米克美加集团:十年树屋 百
·采之韵服饰:提倡传统伦理的现
·武汉天外天度假村(华中商贸园
·武汉统一企业食品有限公司:人
·武汉新乔登教育集团:永远领先
·湖北威汉汽车:与巨人共同成长
·治庸问责台商谈
·武汉市台协会长谈台胞投资新法
·台商访谈——周育志
·汉台合作新机遇
·台商访谈——吴德盛
·台商访谈——胡益铭
·今日大武汉
·武汉台企
·武汉台商新春联谊会
·跨越海峡 走进宝岛台湾
·最新环境保护法全文
·新商标法 台商避开四地雷
·台商土地取得争议问题分析
·企业闲置土地将恢复征收使用税
·城镇土地使用税减免审批权下放
·深度解读2014年施行的最新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金融支持小微
·15日起大陆居民可申请办理赴
·武汉市民办理到台湾个人游的手
·2012年民诉法修正案重要亮
·海峡两岸投资保护和促进协议
·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武汉市各区台办
·武汉台商投诉协调中心
·武汉台资企业协会
·武汉市政府
·武汉旅游网
·武汉长江网
·武汉台商服务网
当前位置>>
  聚焦武汉
7.5万亩鱼塘全面退出历史舞台沉湖湿地或再现“候鸟翔集”景象
2020-01-06 13:27:46     华夏经纬网

  长江网讯2019年12月30日,国际重要湿地沉湖,7.5万亩“围湖鱼塘”全面退出历史舞台。

  沉湖的边缘——张家大湖的塘堰上,武汉市蔡甸区消泗乡渔樵村60岁渔民徐年强坐在破旧的渔船上,望着自己的30亩鱼塘,思绪万千。“还剩最后一批鱼,捕完就结束了”。

  因穷而起,因政策而止。徐年强有些不舍。在沉湖养鱼——他干了35年的“生计”终于到了尽头。“我靠养鱼活了一辈子,现在也该‘退休’了”。蔡甸区沉湖湿地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透露,沉湖“退养还湖”工作涉及消泗乡、永安街、侏儒山街的21个行政村,以及区农业农村局等其他部门。“退养还湖”后,沉湖湿地生态系统将得到自然修复。

  今年65岁的何家华在沉湖边土生土长。“靠湖吃湖”一辈子的他回忆儿时的沉湖:5米深的湖水清澈见底;野生菱角、鱼儿都是甜的;一到冬天,候鸟“遮天蔽日”。“生态保护是为了子孙后代,或许我们在有生之年还可以看到那个美丽的沉湖”。

  养了35年的鱼塘要退了

  从消泗乡渔樵村的乡村公路上堤,宽阔的张家大湖一眼望不到边。张家大湖里,成群的候鸟从北方飞来,它们时而在空中翱翔,时而浮于水面嬉戏。

  偌大的张家大湖像是乡村的田野,因为人为围塘养鱼,呈“田”字格分布。一条砂石土路向沉湖中央延伸,大小不一的鱼塘分布在道路两旁,部分鱼塘里的水已干,塘堰已被挖出了豁口。鱼塘边的屋舍已被拆成废墟。渔樵村干部陈俊说,他们村在此养鱼的渔民基本已退出。

  从1984年到现在,徐年强在张家大湖围塘养鱼整整35年。他说:“大鱼基本被捞走了,剩下的都是小鱼。2020年,这里不再属于我。”

  沉湖湿地自然保护区位于蔡甸区西南部,处于长江、汉江交汇的三角洲地带,由沉湖、张家大湖、王家涉湖、杜家台分洪道组成,总面积17.4万亩。保护区内栖息着东方白鹳、黑鹳等240多种鸟类,是国际鸟盟公布的重要鸟区,被誉为“湿地水禽遗传基因保存库”。

  2013年10月,沉湖湿地被国际湿地公约秘书处和国家林业局共同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为巩固湿地蓄洪功能、保护生态多样性,2017年起,湖北沉湖湿地自然保护区开始全面禁止围网养殖,并分期拆除农民围埂鱼塘。

  2019年8月,蔡甸区加快推进沉湖“退养还湿”工作,开始拆除围网、围埂养殖。按照工作推进节点,鱼塘退养、拆除工作在2019年12月30日之前完成。

  沉湖滋养了几代村民

  挖野藕、摘菱角、打蒿草……曾经的渔樵村穷,村民种田收入微薄,沉湖西边的张家大湖滋养了渔樵村几代人。

  渔樵村地广人稀,有着大片的沉湖滩涂和荒地。何家华说,上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为保障粮食生产,增加渔樵村的劳动力,该村分两批从邻近的仙桃市、汉川市吸纳劳动力落户。1977年,徐年强一家从仙桃市迁入渔樵村。

  “那时,张家大湖里没有一处鱼塘,湖里有着成片的芦苇、蒿草,湖面、天空到处都是各种成群结队、叫不出名的鸟”。徐年强第一次见到张家大湖,他的后半生由此与这片湖泊紧紧系在一起。

  1984年,身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徐年强与村里20户人家合伙到张家大湖里围湖造塘。徐年强回忆,他们当年就围起了一片400亩池塘,“上面还有政策支持,有村民还拿到了贷款”。

  沉湖与长江相连。夏季涨水时,鱼儿从长江游到水草丰美的沉湖。徐年强回忆说,鱼在塘里散养,不用饲料,肉质细腻、鲜甜,在市场上很受欢迎。当年,他分到4000元,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1995年,为了增产增收,渔樵村整合了88户村民的1.2万亩张家大湖水产养殖,成立张家大湖渔业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年产50万公斤鱼,产值200多万元。

  后来,因公司解散,鱼塘又被重新分到渔民手中。两年前,徐年强养小龙虾赚了5万元,比以前养鱼多赚2万元。他说:“张家大湖帮我拉扯大了3个孩子。在过去几十年里,围塘养鱼确实对周边农村经济发展、农民增收起到了重要作用,800多户的渔樵村就有八成家庭靠沉湖维持生活。”

  栖息沉湖的鸟类逐年增加

  渔樵村村委会原副主任何家华见证了“吃湖”到“退养”的全过程。他说:“张家大湖湖水曾经清澈见底。每逢秋冬季节,这里有着漫天的候鸟。养鱼之后,鸟类缺乏安静生存的环境,白鹳、天鹅等一些珍稀鸟类少了。”

  何家华说:“退养,村民们利益受损,内心肯定舍不得。还湿,恢复自然环境,为子孙后代留生态资源,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大家也都理解。”

  “逐一核实各承包农户详细数据”“清除工作重点是人工设施、房屋、机械及电力设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拆围的养殖结算”……渔樵村“两委”会议记录本上,记录着张家大湖“退养还湿”的历史。

  “按照政策,鱼塘棚屋拆除可获得2000元补偿,鱼塘退养还可以按每亩1000元标准进行包干式补贴。”徐年强说。

  目前,沉湖湿地自然保护区“退养还湖”工作进入攻坚收尾阶段,退养面积约7.5万亩,400余处人工设施已被全部拆除,退养、围堤拆除工作已基本完成。渔樵村最后70余户沉湖渔民就此上岸。

  对于上岸后的生活,徐年强有着自己的打算:“我这辈子只会养鱼,年纪大了也很难出去打工。现在,来沉湖看鸟的游客络绎不绝。等环境好了,游客或许更多。如果政策允许,我希望能进湖里采摘一些野菱角、野莲蓬等野生植物,让人们尝尝最自然的味道。”

  据统计,沉湖湿地自然保护区内有鸟类153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鸟类8种、国家二级保护鸟类18种。栖息沉湖的鸟类正在逐年增加。(记者张衡 张勇军 通讯员冯江)

  来源:长江网 由武汉市台办提供

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