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认识武汉 > 人文历史 > 方言民俗

 


“条子”、“盘子”和“墨子”

2007-03-07 15:23:11
华夏经纬网

    方言,顾名思义乃一个地方专门使用的语言,其最重要的特点在于流传使用范围的地域性,含义指向的独特性以及文化内涵的特定性。因此,一地广泛运用的词汇,往往本地人心知肚明,而外地人则莫名其妙,不甚了了——按字面意思去理解,往往会造成误解乃至于闹笑话。武汉人常挂在嘴边夸赞一个女孩“条子好”、“盘子靓”、“墨子正”的组合语,即为一个经典的例子。
    “条子”指身材,最容易理解。普通话里也有“身条”、“身段”等类似说法,武汉人则简而化之,形象生动地直接将身材喻为条子,取其颀长挺拔之形象。至于该词的起源,殊难索解,但麻将里头也有条子,会不会是爱打麻将的武汉人从中获得的灵感呢?这当然是笑谈了。
    “盘子”也好说,特指脸蛋,五官搭配和谐、靓丽,对一个姑娘伢的容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故须发明这样一个词汇来专门称呼,以示赞美。其实,它明显是从脸蛋一词化来的,一般来说,圆脸较为合乎审美标准,所以盘子能较为简约传神地形容脸蛋,若不明所以理解为“盛菜用的碟子”,那就大错特错,贻笑大方了。
    “墨子”则最难解释清楚,实际上是指相貌。这一方言历来争议较大,众说纷纭,对于其发音大家均无歧义,但写法上很多人认为是“脉子”,所谓“一脉相承”,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据专家考证,“墨子”当为正解。当然这绝不是指诸子百家中的那个“墨翟”的尊称,而是别有来历,说起来蛮有意思的。大家都知道,木匠有一个传统的工具,就是据说由他们的祖师爷鲁班发明的“墨斗”,用绳线浸在墨汁中,用的时候在木材上轻轻一弹,就出现了一条绝对笔直的印痕,以便于斧正。不知道是哪个天才的武汉人,巧妙地用墨斗划线之端正,借用来比喻一个人相貌之端庄,“墨子”实际上就是这样来的。说一个人“墨子”蛮正,当然就是说其相貌合乎规范,端庄标准。另外,“墨子”与“盘子”似有重复,但侧重点略有不同,前者指相貌,后者专用于脸蛋。由此可见挑剔的武汉人对漂亮与否研究之深,评价之细致,以至于不厌其详,反正如果一个武汉姑娘伢被认为“盘子”“条子”“墨子”俱佳,那无疑是对她最大的褒奖了。最后,“盘子”和“条子”大多用于品评女性,而“墨子”则兼可用于男性身上,其中细微的差别亦不可不察。
    看来,某些方言本地人尚且都难追根溯源地解释清楚,何况外地人呢?恐怕是闻所未闻,就算偶然听到了,也搞不清白的。那么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说身材相貌脸蛋,而是煞费苦心地创造出与之一一对应的系列称谓呢?我想一来反映了当地人的审美情趣,二来这种多少带点“戏谑”意味的俗语、俏皮话,也折射出武汉风趣诙谐的民间文化特征。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