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认识武汉 > 人文历史 > 老街故居

 


日无干地??大水巷

2007-03-09 14:45:54
华夏经纬网

    ■彭建新
                           
    武汉三镇到底有多少水巷,估计一下子很难得说清楚。位于汉口汉正街东段南侧、北起汉水街、东南抵沿河大道的大水巷,毕竟冠了个大字,名气就稍微大了些,晓得的人就多些——不过,尽管是“大”水巷,其长也不足60米;宽,北段4米,南段8米左右。于是,这“大”也就大得很是有限,甚至于有些调侃的意思在里头了……

    可是,就是这等不起眼甚至小得可笑的大水巷,在当年,让街巷的居户住得安心多了!水巷何以有这等功能?

    如今的年轻人,如果不是居住在水巷里,估计是很难晓得其中原委的,尤其是,这水巷,何以辟得一头窄,一头宽?
                           
    其实,水巷的作用很单一,就是,在发生火灾时,通过这相对宽些的巷道运水灭火——老武汉的老街巷,实在是太多,也太窄了,比如,怡步巷——仅够跨一步的巷子!这样窄且深的巷子,一旦失火,不说灭火,就是跑出来活命都难!

    人说水火无情,在旧日的汉口那些逼仄老街巷里生活的人们,对这句俗话所包含的分量,有更多的更深的记忆。也难怪,在救助手段很原始、救助设备很简陋的年代,一旦发生火灾,那些鸡肠子样的小街巷,不是茅草棚,就是板壁屋,清一色是引火的好材料。在漫长的岁月里,为了小街巷里生活的安宁,人们在防火、救火的措施上,想了许多的办法,也积累了一些经验,比如,在密如蛛网的街巷中,开辟一些火巷和水巷。所谓火巷,就是对某些窄小的巷子进行改造,拆掉一些房子,让巷道拓宽,一旦失火,宽展的巷道可起些隔火的作用。水巷的改造和设置与火巷基本相同,而作用则更重要:一旦失火,运输灭火用水,则由水巷提供便利……

    至于大水巷的北段窄,南段宽,完全是出于节约考虑的:南边靠近汉水,取水运水当然是从南边进来,南边这段的人流量也相对大得多——整个也就不足60米的巷子,有一半相对宽阔的巷道通行,也就够了。

    水巷除了作为消防用水的通道,另一作用是方便生活用水的运输。这一点,如今的年轻人肯定很不理解:这跟生活用水有么关系咧?有自来水唦!就在屋里,把龙头一扭,水不就哗哗的么!再说,就是停水了,不晓得用桶装水矿泉水?实在冇得法了,不晓得喝可乐?往日的人真是苕哇!

    新中国成立前,武汉市的绝大多数市民,都是靠到江边河边挑水吃。有劳力的人家,一条扁担两只桶,自己挑水;没有劳力或有劳力而没时间的,就雇人挑水。当然,也有专用装水的车到江边河边拉了水,到街巷里卖的专业卖水人。一般来说,挑水人往往有固定的服务对象,往哪家送,哪家需要送多少,挑水人心里都有数。用水车卖水的,往往拉了水车,在巷子里转悠,不经意地喊上一嗓子:水——呀!不愁没有人来光顾。居户人家,水到屋里来了,自然是不能就这么喝的,多是装在缸里,用明矾澄了,让河泥之类浊物沉淀了再用。因此之故,稍微殷实点的人家,家里往往不止一口缸……

    火巷水巷到处都有,这般挑水、运水的年月,太长了,以至于成为旧日武汉街巷的一道风景,被关注汉口市井生活的文人写进作品里。《汉口竹枝词》描摹得很形象,但似乎不太动感情:“坐空向满一沙滩,士女哄嗔行路难;九达街头多水巷,炎天时节不曾干。”《汉口丛谈》里也有相关表述,用字不多,但字里行间,似有些伤感:“……以卖水者轱辘转运,所过之处,日无干地……”

    老武汉这道消失了的风景,实在没有多少值得留恋的,如果说实在有什么价值的话,那就是,这些尚存的水巷,比如大水巷,可以时时提醒我们,在用水方便的今天,不要忘记了,自来水绝对不是自来的,水资源也是有限的……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