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认识武汉 > 人文历史 > 老街故居

 


浓情话旧鄱阳街

2007-03-09 15:18:36
华夏经纬网

    ■彭建新                              
                            
    穿行于原汉口租界且平行于胜利街、洞庭街之间的鄱阳街,没有胜利街长,也比洞庭街短,也就一公里多一点,而且,街名也变化不大:在原英租界里的那一截(自江汉路至合作路)叫鄱阳街,在原

    俄租界里的一截(自合作路至黎黄陂路),租界收回之前叫开泰街,收回之后改名为三教街,1946年,当局将两截合而并之,统称鄱阳街。

    对鄱阳街,作这样的介绍,是很枯燥的。尤其是,在鄱阳街认真地踏访几遭之后,倒有些常访常新之感。
                           
    与胜利街、洞庭街相比,鄱阳街似显得更欧化一些,“洋味”似更浓郁一些,看看眼前这些至今完好如初的洋房子罢——
                           
    气派而有太多故事的景明大楼,神秘而富有传奇色彩的巴公房子,新奇的花园式公墓……这些让人目不暇接风情万种的洋建筑,简直就是汉口的洋建筑“博览会”——不是说,好的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吗,这些风格各异做工精良的洋建筑,大多都应该称得上是凝固的音乐。尽管,这些音乐的某些音节里,可能会让我们品到尴尬的味道,但是,历史总是多味的,更何况,这些可能含有多味历史因子的洋建筑,抽去政治的元素,眼下,这凝固的效果,有更多的美学意义……

    比如,现如今这鄱阳街的139号——当年的三教街41号,这幢三层楼的洋房子,就肯定是凝固的乐章,其音乐的美学意义,可能将流传永恒。

    当年,这幢三层楼洋房的产权,属英商惠罗公司,本是该公司的公寓楼,不知何故,大多数房间都被不同国籍的人作了各自不同的用途。这41号楼的楼下,住着个印度人,在这里开了家小百货商店;楼上呢,却是个叫洛卓莫夫的前苏联人住着。

    可就是在这等不起眼的地方,发生了一件影响中国前途、在中共历史上影响深远的事件,其划时代的意义,其深远的影响,是有丰富美学价值的。由此,连带这三层楼房,也在历史的人文的意义上凝固了——

    1927年8月7日,只成立了7年的年轻的中国共产党,在这里召开了紧急会议——“八七会议”,于是,这里,至今被辟为纪念馆,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里实在是值得保护的——
                           
    就在那一年,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合作,北伐期间,有中共党籍的叶挺将军领导的“铁军”,英勇顽强,所向披靡,为北伐胜利乃至民国建都汉口,立下了汗马功劳。胜利不久,掌握着枪杆子的国民党就把脸一抹,屠杀没有枪杆子的合作者共产党,且是喊着“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走一个”的口号杀的。这不公平,也太残酷。而当时共产党的领导人陈独秀,面对屠刀和满世界的血腥,却一味妥协退让,这也太软弱,太右倾。于是,就在当年的7月12日,中共中央果断进行改组,让陈独秀停职靠边站,作出举行秋收起义、发动南昌起义和召开紧急会议的决议——紧急会议原定于7月27日开的,迫于形势太过险恶,才迁延至8月7日在这幢楼房里召开——具体的会议室,不是那几间临街的门面房,而是靠后面巷子的后房:武汉三镇满街在抓共产党、杀共产党,毛泽东、邓中夏、蔡和森、罗亦农、任弼时等这些中共历史上的名人们、领袖们,在这相当于“灯下黑”的环境里,整整开了一天的会……

    近年来,江岸区在制定和执行本区发展计划中,把保护、开发原租界区的文章做得相当到位,而我们城市的管理者,又下了大力气,让平行于原租界区的十里江滩,成为与原租界区相得益彰的十里风景,从此,幽静的原汉口租界区,与亮丽的现代江滩,浑然一体,无论市民休闲,抑或是他乡人旅游,都是绝佳的去处。而鄱阳街上的这处纪念馆——“八七会议”旧址,也理所当然地更加凸显出历史的人文的乃至美学的价值,供我们,供我们的后辈,供我们后辈的后辈,去瞻仰,去品味,去收获更多的智慧与精神,去培植更多的感激之情,去创造比先辈更加灿烂的未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