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认识武汉 > 人文历史 > 老街故居

 


风云际会??友益街

2007-03-09 15:34:41
华夏经纬网

    ■彭建新     
                           
    位于江岸区车站街办事处辖区内的友益街,西南起大智路,穿过车站路后,东北止于一元路,长670米,宽10米——一看这宽度,就晓得,相对那些明清老街,这街肯定要年轻许多。友益街,的确是皇权崩溃后的产物——上个世纪初成街,至今不足百年。但是,这

    条街不长的成街史,却可视作整个汉口成市的翻版和缩影——用几十年的时间,友益街完成了从无到有、从荒芜洼地到繁荣闹市的历程。

    民国初年,此地尚为荒芜之地,东一个水凼,西一眼水塘,月明星稀的夜晚,寒月照寒水,仿佛一只只鬼魅的眸子,泛着惨白的光,让人觫然。可就是几年的功夫,也就是1918年前后吧,就先后有大商家如叶开泰、大人物如北洋军阀冠英杰、湖北省长何佩2之流,看中了这里,不惜成本,雇人填土为基,起楼盖屋,开的开铺面,做的做公馆,不久就有了街市的模样。两年后,有了街市模样的街,也有了很有模样的街名;友益街——人说同船过渡,五百年难修,这住街坊隔邻舍的,不更加是难得修的缘么!既然有缘,大家就应该一团和气,友好相处,利益均沾……这时节,友益街还没有眼下这般长,也就修到现黄兴路这里。

    后来,路街延长到一元路了,可街名却“各自为政”:黄兴路至车站路这一截,叫辅堂街,原因是这一截多是买办刘子敬的产业,他老子号辅堂,他又是个孝子,就把这一截街筒子以老子的字号命名了。车站路到一元路这一截,叫玛尔纳街——一看这洋名字就晓得,进了法租界了,当然,也有叫玛尔纳得胜纪念街的,反正,中国人搞不清楚,随他们外国人随便叫去,要不然,怎么说弱国无外交呢!抗战胜利租界收回来之后,当局将从大智路始、至一元路止的街,统一以友益路称之,也算是当年汉口庆祝抗战胜利诸多内容诸多活动的一部分罢。

    友益街紧邻汉口火车站,人流量大,人气旺盛,好做生意;又挨着法租界——汉口所有租界中,法租界是经营赌、毒、黄最为猖獗的地界,汉口的青洪帮大佬的大生意,都在法租界有根。入墨者黑,近朱者赤,友益街的迅速繁荣乃至有些畸形的繁荣,与环境大有关系。

    就在这人欲横流、物欲滚滚的友益街,中共领袖之一、也是我们共和国领袖之一的刘少奇,曾待过一段日子。
                           
    史料载,那次,刘少奇到武汉的时间是1926年10月21日。刘少奇当年经常活动的地方,就在友益街16号,当年的中华全国总工会和湖北省总工会,都设在这里。是不是两块牌子,一套班子,因为没有看到直接的资料,不敢妄言。友益街对街的尚德里4号楼房,是当年工会工作人员的宿舍,也是刘秘书长的住所。作为领袖人物的刘少奇,一向愿意把自己混同于一般人等,这方面,他有很好的口碑。

    1927年下半年,国共分裂,友益街这地方,刘少奇肯定是不能待了,总工会会址也成了国民党警备司令部,一时间的风云突变,这期间的血雨腥风之类,也算是一言难尽。

    好在这些都成了历史。历史这东西真好,当时蛮沉重蛮痛苦蛮高深蛮神秘的生活内容,一旦成为历史,后人翻出来,或读,或评,那些沉重,那些痛苦,那些激愤,那些高深,那些神秘,那些……会淡化许多,其情感色彩的部分,会逐渐隐去,其本来面目,会逐渐浮现出来,其人文评判,会客观许多……

    这或许就是历史的亲历者,与历史的阅读者之间的区别吧。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