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认识武汉 > 人文历史 > 名人与武汉

 


黄陂“二程”文脉 缘何千年不衰

2007-03-28 14:44:36
华夏经纬网

    千百年来,黄陂人对出生于此地的二位学人始终尊崇倍至、从未忘怀,历朝历代都有人为他
们修亭阁、建牌坊,至如今,一个更大规模的“二程文化主题公园”正在积极谋划之中……
 

    “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这首脍炙人口的古诗,出自九百多年前一位远游他乡的黄陂书生之手。也就是这首《春日偶成》,让“云淡风轻”的黄陂名扬天下。
    继大力打造盘龙文化、木兰文化品牌后,近年来,黄陂又亮出了自己的第三张文化牌——“二程”文化名片,从成立“二程”文化研究会对其进行深入研究,到决定重建文教巷二程夫子故居“程乡坊”、将城关镇更名为前川街、将滠水黄陂大桥更名为双凤大桥,并积极筹划二程文化主题公园的建设,黄陂人对“二程”文化资源的挖掘和利用,迸发出前所未有的高度热情。
    “二程”是谁,他们究竟与黄陂有着怎样的联系?黄陂缘何对“二程”及其文化思想推崇备至,这里面又究竟有着怎样的历史渊源和人文积淀?
    自古以来,黄陂学风昌盛、英才辈出,“二程”文脉千年不绝,它是否向我们昭示——这与优秀文化对这一地域人群乃至对一个民族的滋养密不可分。在大力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保护和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备受重视的今天,“二程”文化对黄陂,对我们这座城市究竟意味着什么? 
    从“程乡坊”走出的两位理学大师
    今天的黄陂区前川街文教巷,是一条不显山不露水的老巷,巷长不过数百米,宽不足两三米。在小巷中段,一户普通人家门墙上嵌立着一面石碑,碑上刻有“程乡坊,二程故居遗址。北宋理学家程颢、程颐出生地”字样。
    “此处即为程颢、程颐俩兄弟的出生地。”黄陂区二程研究会执行会长胡育华告诉记者,“二程”虽祖籍河南洛阳伊川,但分别于宋仁宗明道元年(1032年)和明道二年(1033年)相继出生于此地,此处原名草庙巷。其曾祖父为钦命黄州府黄陂县令,积劳病故于任上。其父寓居程乡坊,曾任黄陂县尉。
    史载:“程颢,幼有奇质,明慧惊人,年数岁,即有成人之度。”又说:“数岁诵诗书,强记过人,十岁能为诗赋。”朱熹称程颐“幼有高识,非礼不动。”可见二程兄弟都是年少有为。
    程颢一生,多从事政治活动。他26岁中进士后为官。王安石变法时,他因反对变法,辞去在朝的职务,先后去多个地方任官。程颐举进士落第后,至50岁时,由司马光等推荐,才入京为官。因元祐党案遭苏轼等人攻击,被逐出京师。可以说,“二程”在宦途上并不顺利。但他们在为政期间,把握操守,尽职尽责,有着“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胸襟。
    胡育华说,“二程”在仕途上虽坎坷多舛,但在学术上却潜心钻研,矢志不渝,终成一代理学大师。在启蒙老师周敦颐的影响下,他们接受传统的孔孟儒学教育,但又不满当时的词章训诂之学,于是以儒家伦理思想为基础,吸收佛、道的某些思想素养,经过改造,建立起来一个比传统儒学更加精致、更加严密、更富思辨色彩的哲学思想体系。这就是“二程理学”,并经过四传弟子朱熹的集大成,成为统治中国封建社会达七百年之久的正统思想。
    据当地一位老人回忆,“程乡坊遗址”石碑为三年前所立,此处原有一座老牌坊,四柱三门,高六米、宽八米,用红砾砂石建成,顶端有一米宽的横额浮雕,上有人物花草风景,正中刻有宋体“程乡坊”三个大字,古朴庄重。可惜此牌坊在“文革”期间被毁。据考证,“程乡坊”最初为明洪武三年(1370年)所建,当地人以此表示对二程夫子尊崇敬重之意。
    尊“程”风尚延续千年
    “二程”留给黄陂的又岂止是一座“程乡坊”,今日的黄陂古城处处都浸润着“二程”遗韵。
    至今仍耸立于滠水之畔、鲁台山之巅的双凤亭,仍然在向世人传诵着那个神奇的传说。据清康熙五年编《黄陂县志?二程志》记载:北宋时,县城滠水河东岸上(鲁台山)有一“清远亭”,到南宋程颢、程颐两兄弟成为一代大儒后,黄陂知县为纪念二程夫子,于南宋理宗淳佑年间,取二程出生有“双凤投怀之兆”的传说,改“清远亭”为“双凤亭”。
    历史上,此亭几经焚毁剥蚀而坍塌,几经重建和修复。现存双凤亭为清道光二十七年(1847)重建。原黄陂县人民政府于1962年和1984年两次拨专款进行维修,并请大文豪郭沫若先生亲笔题写“双凤亭”匾额,镶嵌于一层亭楼前正面。2002年,政府又拨专款对之进行了全面维修。
    除了程乡坊、双凤亭,在黄陂,还遗存有为数众多的“二程”遗迹遗址,如鲁台望道、花柳前川、程夫子桥、聪明池、涵虚亭、二程祠(二程书院)、思贤堂、理趣林、流矢湖,在木兰山胜地有夫子台、白云洞、古贤堂等,这些遗迹遗址今天虽大多已不复存在,有些甚至在历史上因战火、天灾屡毁屡建,且每重建一次,规模就会扩大一次。而今天的黄陂与“二程”相关的地名、街道名或村名就更多了。可见,二程在黄陂的影响深远。
    “黄陂人这种浓郁的‘二程’情结,并非盛于今日,而是有着悠久的历史,并已形成一个绵延千年的文化奇观。”二程研究会负责人考证认为,与“二程”相关的这些文化遗存,大致可分三部分:一是因二程兄弟少年时生活学习的故事而形成的遗迹;二是“二程”成为宋代程朱理学代表人物后,宋、元、明、清的地方官吏和乡贤,为尊崇二程夫子所建的纪念性建筑物,还有不同时代的文人学者撰写的诗词、二程追记、祭文和游记等;三是新中国成立后,黄陂区政府尊崇二程夫子命名的一批地名或建筑物名。
    从史料记载来看,“二程”也仅仅是在黄陂度过了他们最为浪漫的年少时光,从诞生到离开程乡坊,俩兄弟生活于此的时间也不过十五六年。无论是为官,还是成名或开宗立派,二人人生最辉煌的时代并不在黄陂。即使那首被收入《千家诗》首篇的《春日偶成》,也并非作于黄陂。而是在程颢27岁时,任京兆府雩县(今陕西户县北)主簿时,忆念年少时光,落笔挥就。
    两个文弱书生,既非王侯将相,又非达官显贵;既非在有生之年造福乡民,又非终老故里。然而,在今天的黄陂古城,为什么会留下如此之多关于“二程”的遗址、遗迹和传说呢?千百年来,世世代代的黄陂人缘何对“二程”如此推崇?
    大手笔打造二程文化主题公园
    “程门立雪”与“如坐春风”给中国传统文化中“尊师”与“重教”两个词语作了最生动的注解。这两个源于“二程”的成语在黄陂更是妇孺皆知,成为传世美谈。
    有学者认证,二程所创建的“穷理识仁”的理学思想,在中国哲学思想发展史上起过重大作用,在国际上也影响深远,但是其毕生从事教育、“蒙以养正”、“学圣志道”、“主敬存诚”的教育原则是黄陂人钟情尊崇“二程”的重要原因,并由此形成了此地尊师重教、文教昌盛的文脉和传统。
    原黄陂区委副书记、二程研究会会长吴方法探源理学精华认为,二程及所在的时代虽然时过千年,但其教育精神却一直激励着当地莘莘学子上进成才。黄陂之所以人才辈出,其根本原因就是其厚重的“二程”文化滋润所致!
    据《明清进士题名碑录》一书记载,在明清540年里,全国共有进士52624人,平均每县为30.36人,其中黄陂有81人。尤其是清代嘉庆、道光、咸丰年间,黄陂出了27名进士(中举者为106人),占整个湖北中选人数的9%,位列全省第二名。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间,黄陂出了“文武三榜眼”、“父子文武两解元”等耀眼新秀。近现代的黄陂更是涌现出了一批闻名于世的历史文化名人。今天的黄陂人才济济,分布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以至有“无陂不成镇”之赞誉。
    一位当地居民深有感触地说,今天的大多数黄陂人也许对“二程理学”的思想内涵缺乏深刻的认识,但对一代大儒的教育思想对后世的影响和惠泽有着深刻体会,“最好的楼房是学校,最受人敬重的是老师。”这是对黄陂尊师重教风尚最贴切的描述。
    “一座城市的文化资源,不仅是宝贵的精神财富,而且是可再生的经济资源,并且成为城市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针对这笔传承近千年的文化遗产和财富,在保护和利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热潮中,今天的黄陂人对“二程”文化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更迸发出无限激情。
    如果说近年来,成立“二程”研究会、恢复或重建“二程”遗址遗迹,将“二程”文化引入企业及以“二程”文化给地方命名,是黄陂人千百年来一种文化情结的延续,那么,正在谋划中的“前川街二程文化主题公园风景区”,却将对这一文化资源的保护和利用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据透露,按目前设想,整个二程文化主题公园风景区将以鲁台山双凤亭中心文化区为核心,辐射东、西、南、北景区,把“二程”遗迹连接起来,届时,在二程故里不仅将再现“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之盛景,而且将与盘龙文化区和木兰文化生态旅游区互动相融,成为彰显黄陂地域文化且具广泛影响的三大文化板块。
    黄陂前川二程文化遗迹相关介绍详见本期“地理”版。(记者 蒋太旭 通讯员 陈瑞华 胡沛)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