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认识武汉 > 人文历史 > 名人与武汉

 


武汉的抗日名将刘家麒

2007-04-16 15:00:38
华夏经纬网

   运抵汉口大智门火车站。
    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史料记载战场上壮烈殉国的武汉籍军人,其军阶最高的就是刘家麒将军。1937年10月16日,他在晋北忻口战役大白水村阵地牺牲时,军职是第9军54师师长,少将军衔。同年12月9日,国民政府明令褒扬,追赠刘家麒为陆军中将。
    1894年,刘家麒出生在武昌昙华林的一个小康之家,因父母去世早,他由祖父、伯父扶养长大。他7岁发蒙读私塾,1906年考进位于武昌朱家巷的武昌府中学堂(该校前身是勺庭书院)。1910年元月考进位于武昌长湖西北面的湖北陆军小学堂(该校前身是位于武昌黄土坡的湖北陆军特别小学堂)。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刘家麒不顾祖父、伯父的劝阻,毅然加入反清战斗的湖北学生军,成为了辛亥革命起义军中的一名年轻战士。
    北伐军攻克武汉,驻防豫南的国民军起而响应,刘家麒被任国民革命军第30军炮兵司令兼第1团团长。在1929年的编遣会议上,第30军缩编为第54师,魏益三任师长。1930年中原大战后,魏益三辞职并推荐他的表弟郝梦龄任师长,刘家麒这时任54师少将参谋长。
    1937年7月,正在陆军大学学习的刘家麒获悉七七事变的消息后,他义愤填膺,壮怀激烈请缨上阵,誓死保卫国土。校方为其爱国豪情所感动,准他提前毕业上前线杀敌。1937年8月,刘家麒正式从陆军大学特别班第2期毕业,9月被任命为54师少将师长,随第9军军长郝梦龄一起北上抗日,率部开赴前线。由于军情紧急,刘家麒在路过武汉时,他只在武昌的家中与亲人相会了不到两个小时。
    1937年10月11日,山西忻口保卫战开始,侵华日军板垣师团在飞机、大炮、坦克的掩护下,向忻口阵地发起进攻。刘家麒率部沉着应战,敌人飞机、大炮轰炸时,他指挥部队躲入掩体;炮火一停,他指挥部队马上冲锋,以仅有的步兵武器狠狠打击日军,近距离互掷手榴弹,多次展开白刃肉搏,双方均损失惨重。12日,南怀化主阵地被日军突破,双方步、炮主力在忻口西北与南怀化东北高地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刘家麒亲自指挥部队反复冲锋,阵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数次,终因敌众我寡,无力恢复阵地。16日凌晨,刘家麒与军长郝梦龄一起深入前线督战,指挥收复失地,连克数座山头,他们攻至距敌200余米处在通过一段隘路口时不幸中弹,两将军同时阵亡。
    1937年10月24日,两将军的灵柩运抵汉口大智门火车站,站前备有素车白马,武汉各界4000余人恭迎忠骸。《中央日报》、《大公报》自11月10日起,连续9天在头版刊登“郝、刘二公治丧办事处启事”,告知全市各界,郝梦龄、刘家麒两将军的追悼大会于11月15日上午8时在市总商会大礼堂举行。
    追悼会那天,全市下半旗志哀,来自武汉各界祭送的挽联、花圈摆满了大厅,厅外地面上燃放过的鞭炮纸屑有两尺多厚。武汉行营主任何成浚代表蒋介石主祭。此前,何成浚还率军政要员专程到武昌刘家麒的家中灵堂祭拜,并亲自为刘家麒的灵牌点主。在追悼大会上,还恭请刘家麒的夫人严希曜宣读了祭悼亡夫文:“……遥传噩电,犹异非真。遗像在座,笑容可亲,如闻馨玉,欲共咨询。十问没答,一死莫生,食不启口,饮未到唇。帏幔共泣,血泪沾巾,呜呼已矣,抱痛无垠。”追悼大会后,数万人为郝梦龄、刘家麒两将军送行,其灵柩以国葬之礼并排安葬在武昌的伏虎山。
    1938年3月12日,毛泽东在延安纪念孙中山逝世13周年及追悼抗日阵亡将士大会上说:“我们真诚地追悼这些死者,表示永远纪念他们,从郝梦龄、刘家麒……到每一个战士,无不给予中国人以崇高伟大的模范。”1946年,汉口原日租界的“新小路”被改名为“刘家麒路”,该路路名沿用至今。(刘谦定\文图)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