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认识武汉 > 人文历史 > 名人与武汉

 


不能忘了张之洞

2007-06-12 10:02:25
华夏经纬网

  众所周知,当今武汉是华中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但许多人未必知道,一百年前的武汉已是中国近代化的样板地区。而这一显赫的地位,与湖广总督张之洞的雄才大略与苦心经营密不可分。
  张之洞(1837-1909),字孝达,号香涛,直隶南皮(今属河北)人。1889年由两广总督调任湖广总督。这是一位恪守儒家精神,同时具有创新能力的人物。张之洞在武汉创办的近代化事业可谓轰轰烈烈,举凡经济、文化、军事等众多领域均有开风气之先的重大举措,史称“湖北新政”。
  张之洞所处的时代,恰逢西力东侵、国难深重的“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面对国门洞开后列强的欺侮与掠夺,一批睁眼看世界的封疆大吏力图有所更张,在传统与近代的交会处突破旧格局,打造新气象,“洋务运动”(又称“自强运动”)由是而兴。张之洞涉足“洋务”稍晚,但是后来居上,终于在武汉地区开创了一番耸动中外视听的近代化新格局——
  在近代工业方面,张之洞创办了近代中国首屈一指的设备最新、规模最大的兵工厂——湖北枪炮厂;亚洲第一家集开矿、采煤、炼铁为一体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汉阳铁厂;以“布衣兴国、褴褛开疆”为创办宗旨的湖北织布、纺纱、缫丝、制麻四局;与重工业相拱卫的种类繁多的中小型近代企业。张之洞还是近代中国铁路交通的奠基人,因为他是力主修筑卢汉铁路的关键人物。
  在近代商业方面,张之洞创办了汉口商务局、《商务报》、商务学堂、商会公所,号召华商与外商展开“商战”。尤其是,1902年他在汉口兰陵街设置的两湖劝业场,堪称近代商品交易会的典型。
  在近代文化教育事业方面,张之洞扬弃旧书院,创办新学堂,提倡实业教育,推广普通教育,倾心师范教育,开拓女子教育,强化军事教育,注重官员培训,鼓励社会办学。此外,张之洞在近代图书馆、报刊、编译、地图绘制、派遣留学生等方面均有开拓之举。
  在近代军事方面,张之洞将近代军事学堂的创办与军队近代化建设联系起来,在武汉创建新军。从编制、训练到装备、技术,湖北新军仿效德国和日本,实行镇(师)、协(旅)、标(团)、营、队(连)、排、棚(班)编制,装配新式后膛枪、克虏伯大炮,军官由军事学堂毕业生和留日士官生充任。1905年,湖北新军参加全国军队演练,成绩名列前茅。
  客观而论,在武汉近代化的过程中,最具实绩、最富时代意蕴的当推三大成果,即钢铁工业、纺织工业、军事工业及新军的编练。也就是说,机器与新军构成了武汉近代化的主调。这正是张之洞效法西方“由炼铁而制器,由制器而练兵,用能扩充工商诸务”的重大决策所导致的成果。清末民初,武汉成为中国仅次于上海的最发达地区。近代武汉经济变迁具有历史地理学的意义:由东往西,上海代表近代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的第一个高峰,武汉则是第二个高峰;从南向北,由广东引进的西方物质文明,随张之洞北上督鄂而落实于荆楚大地。近代杨铨所著《五十年来中国之工业》称,“汉阳之铁政局,武昌之织布、纺纱、制麻、缫丝四局,规模之大,计划之周,数十年以后未有能步其后尘者”。
  耐人寻味的是,张之洞辞世后仅两年,辛亥革命的枪炮声便在他昔日的官署旁骤然响起,宣告了清王朝末日的来临。起义军的主体正是张之洞精心编练的湖北新军,起义者手中的新式武器正出于张之洞创建的湖北枪炮厂。张之洞的“种豆得瓜”,充分凸显了历史辩证法的严峻性与历史事件本身的戏剧性。
  历史不能忘却。建国初期,毛泽东在武汉视察工作,提醒人们:办重工业不能忘了张之洞。“张之洞效应”向我们提示了这样一种思路:发展中国家在市场转型的初级阶段,应该借助权威主义切合市场化改革的那部分资源,进行经济结构和教育体制的重大改组。毋庸置疑,张之洞是武汉现代化进程的一位重量级人物,他带给武汉的既有令人惊叹的辉煌,也有令人扼腕的失误。面对这位前驱先路的文襄公,我们应该充分吸取“湖北新政”的经验教训,重振雄风,努力将武汉建设成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任放)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