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认识武汉 > 人文历史 > 名人与武汉

 


唐一禾:20世纪中国美术先驱

2007-08-20 11:14:47
华夏经纬网

    论及中国美术,特别是油画,不能不论及唐一禾,他不仅是湖北美术的先驱,而且是中国美术的先驱;他不仅是卓越的艺术教育家,而且是杰出的油画家。

  唐一禾,湖北武昌人,生于1905年,卒于1944年,享年仅39岁。

  北伐军中优秀宣传员

  1920年,有志于艺术教育的蒋兰圃、徐子衍、张梦生和唐义经四位先生共同创办了武昌艺术专科学校,这是中国艺术教育史上最早建立的4所艺术学校之一,也是湖北武汉地区最早建立的一座最高艺术学府。第一任校长是参加过辛亥革命的蒋兰圃,之后,礼贤敬才的蒋先生将校长重任,托付给唐义经先生。

  正因为有了武昌艺专,一位有着艺术天赋的青年走进了这座学府,他便是唐义经的五弟唐一禾,他成了第一班的学生。他们兄弟幼年丧父,唐义经先在一所小学教美术劳作,以微薄的薪水养活寡母和弟妹,他发现五弟一禾喜欢美术,便倾心教与绘画。唐一禾未辜负长兄的期望,很快在绘画上显露出才华,受到当时在武昌艺专任教的闻一多先生的赏识。不久,闻一多受聘于北平美专任教务长,唐一禾也转到北平美专就学。

  在北京就学期间,目睹帝国主义的疯狂侵略和段祺瑞政府的卖国行径,他义愤填膺地参加了示威游行,和军警发生激烈冲突,回到画室里,迅疾画了《铁狮子胡同惨案图》,揭露段祺瑞的凶残面目。闻一多见到此图,赞许不已。

  北京使唐一禾感到压抑,时值北伐战争,当他得知北伐军攻克武昌,立即中断学业回到武昌,参加北伐军,在第六军政治部从事宣传工作,他夜以继日地画了不少宣传北伐的宣传画,他成了北伐军中优秀的宣传员。

  1927年,蒋介石叛变革命,中国陷于黑暗中,也许是兄长的劝告,也许是友人的期待,1928年唐一禾回到武昌艺专,毕业后留校任教。教学中他深感自身不足,决定赴法国深造。在兄长资助下,1931年,他越过大西洋,来到艺术家的聚集地:巴黎。

  求学法兰西

  20世纪20年代的巴黎,是五光十色各种艺术流派的摇篮,有形形色色的艺术沙龙,使人眼花缭乱。满怀爱国之心、崇尚现实主义的唐一禾很清醒,他选中了巴黎美术学院,走进了新古典主义大师劳伦斯的画室。

  唐一禾开始了长达5年的勤工俭学生涯,他认识了也在巴黎留学的音乐家冼星海,成为挚友。他们住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清早一起到报亭送报,白天唐一禾到美术学院学习油画,晚上步行十多里路到一家私人画室练习素描。从投考巴黎美术学院的第一天起,唐一禾每天都是带着两个面包去上课,饿了就啃几口,中午不出画室——这样既可抓紧时间作画,又可以节省钱买画布和颜料。他唯一的休息是周末同冼星海去听音乐会,买的是最末座的门票。

  由于天赋,由于勤奋,也由于基本功扎实,唐一禾很快成为学生中的佼佼者,作品入选法国春季沙龙画展。画展选画极严,甚至连法国本土成名画家的入选机会也不多。唐一禾作品能入选参展,为中国人争得荣誉。在法国的5年间,仅人体素描他就画了3000多幅,许多习作都被老师评为优秀作品。

  虽然唐一禾师从劳伦斯学画,但他并非单一推行劳伦斯那种古典、唯美、学院派的画风,他不固步自封,而是对整个西方艺术传统的理解具有一种开放的态度,他对各种流派没有成见,取其所长,舍其所短,他走自己的路,他把他这种主张融于自己的创作中,也把这种公正开明的主张用于今后对学生的教育中。

  投身火热生活

  1934年冬,唐一禾离开巴黎,回到祖国。

  面对帝国主义的肆意欺凌,面对处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民,作为画家的唐一禾思绪万千,彻夜难眠。

  他回到武昌艺专,主持西画组,又兼教务主任之职,人称武昌艺专的“灵魂”。他对自己,也对学生提出“到民间去”的口号。
  到民间去——去从事创作活动、去反映民间疾苦、去宣传与帝国主义抗争!

  唐一禾身体力行,开始一幅构思宏大的油画:《伟大的行列》。他要通过这幅作品反映四亿五千万中国人民的力量,表现中华民族的精神。教学之余,他常到沿江码头去观察码头工人,画了大量速写,与此同时,他先完成了油画《武汉警备者》——画中的主要人物是一个目光炯炯、持枪的中国士兵,背景是蛇山公园和春游的人们。唐一禾用这幅作品向人们昭示:和平生活要用刀枪保卫。这幅作品也是对不断向中国挑衅的日本帝国主义的警告和示威。

  《武汉警备者》参加了1936年春在南京举办的全国美术展览,引起共鸣,好评如潮,也引起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注意。为了消除这幅画的影响,日本驻武汉领事馆一再想以高价收买,但均被唐义经、唐一禾兄弟严辞拒绝。

  “七七事变”爆发后,唐一禾放下《伟大的行列》的创作,投入到全民抗日的洪流中,在武汉三镇的街头江边无不留下他的墨迹。他创作了《正义的战争》、《还我河山》、《铲除汉奸》、《向万恶的倭寇讨还血债》等作品,这些作品又被复制成宣传画四处张贴,极大地鼓舞了人们的抗日热情。

  1938年,随着日寇的步步紧逼和国民党军队的节节败退,武汉形势危急,沦陷在即。年初,日本飞机对武汉狂轰滥炸,武昌艺专成为一片残垣断壁。校长唐义经满脸泪水,但仍坚定地说:“敌人可摧毁我物质,但无法毁我精神,我抱定决心不让学生失学。”他立即和唐一禾制订迁校入川的计划。

  虽然交通困难,虽然经费尚无着落,唐氏兄弟带领教员和学生,带着十几架钢琴和数百件大大小小的石膏像,还有工艺系的机器和制图设备,毅然入川了,他们押船溯江而上,先到鄂西宜都,而后又雇了木船和纤夫,与长江激流搏斗两个月之久,到达四川重庆。
  为民族保存艺术血脉

  1938年秋天,武昌艺专在四川江津正式复校。招生开学,那时在大后方的艺术专科学校,除了迁到昆明的国立艺专,便是私立的武昌艺专了,其他各地的艺专学生,纷纷来此借读。

  武昌艺专设在江津县德感坝一座山村的李氏宗祠里,村子面临长江,坐落在一片巨大的红砂岩上,山民在岩上凿着53级台阶用于上下,所以,这里又称“53梯”。

  在“53梯”,武昌艺专的10多名教员和200多名学生在这里艰苦地生活和学习。唐义经负责校政,唐一禾主持西画组,张肇铭负责国画组,此外还有图工组、雕塑组和音乐组……

  位于乡野,没有灯,没有娱乐,有时断炊——遇到米粮缺乏,师生便以山芋当餐。

  最伤脑筋的是没有绘画用具,没有颜料、纸张、画笔……乐观沉着的唐一禾设法解决了许多难题,他用四川特多的柳树枝烧制成画素描用的森炭条,他教学生做馒头,使之成为画画时必备的橡皮,他甚至用当地矿料制成稀缺的颜料……在他和其他教师的努力下,艺专为民族保留了元气,为艺术保留了种子——如今当年武昌艺专的学生遍布海内外,如杨立光、刘一层、刘国枢、刘艺师等,均属中国一流艺术家。尤应提及的,是他同情和支持党的事业,他和唐义经一道,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中,冒着极大的风险,多次帮助和掩护党的地下工作者,支持地下党员和进步学生,这是极为可贵的。

  虽然艰苦,这时也许是唐一禾生活较为安定的时期,他的身边有贤惠善良的妻子和两个可爱的孩子,他们生活极为清贫,同学生一起同甘共苦。但唐一禾面对民族灾难,心如烈火,他用画笔表现对日伪的憎恨和对胜利的渴望。他不仅画了《女游击队员》这样较小的油画作品,在1942年,他还创作了一幅巨幅油画《胜利与和平》,这幅画表达了唐一禾的信念:只有取得抗日的胜利,祖国才有未来,才有和平!

  唐一禾还画了不少劳动人民的肖像,他在画一个魁梧朴实的老农时,对学生说:“我们中国没有被日本人灭亡,靠什么?就是由于我们有这样的老百姓!”

  他还想完成他的《七七的号角》,可惜因为缺少颜料,只完成了油画稿,但也仍表现出中华民族一往无前的力量和气势!

  魂归长江

  1944年春,唐义经和唐一禾去重庆参加全国美术年会和全国师范教育会议。其时,江津至重庆唯一的交通是靠小型轮船来往。唐氏兄弟所乘的“民惠轮”由于载客过量,在行经一处险滩时,难以控制,失去重心,顷刻复扣而沉入江中,一代艺术家、教育家的唐氏兄弟双双溺水而殁。

  据一位生还者述,他亲见唐一禾已附舟脱险,并救起一位老太婆上船,但发现兄长唐义经不在,便又跳入江中寻救,然后被激流卷走——他对兄长的一片赤诚,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唐义经、唐一禾罹难的消息传来,武昌艺专一片哭声,中国美术界为之痛惜。

  唐一禾罹难时仅39岁,但他不长的一生中却充满时代的激情和卓越的艺术才华,充满了中华民族的浩然正气和无私的献身精神。他和他的兄长唐义经均是中国美术界的先驱。

  解放后,出版《唐一禾画集》,由郭沫若题签,陆定一、徐悲鸿作序。2007年7月,熊明谦女士携全家子女将家藏半个多世纪的唐一禾作品全部捐赠给国家。人们永远纪念唐一禾,他的作品永远是中国人的精神财富!

  ■周翼南

  1942年与家人在重庆

  1936年与妻子熊明谦

  1936年在南京

  ●1924年至1926年,画《铁狮子胡同惨案图》。

  ●1931年赴法国巴黎勤工俭学,作人体素描达3000多幅。曾获学院“罗马”奖,到罗马学习考察。作品曾参加法国春季沙龙展。

  ●1936年,完成油画《武汉警备者》,作品于1936年春在南京举办的第二届全国美展上展出,获很大反响。

  ●1935年至1936年,构思油画《伟大的行列——四万万七千五百万同胞》,为此画了许多劳动人民的速写(如码头工人),为这幅创作准备素材,但只完成了草图。

  ●1937年至1938年抗日战争初期,组织学生画了40多幅数米高的抗日宣传画,在街头流动展览,其中大部分的画出自他的手笔,如:《向万恶的倭寇讨还血债》《还我河山》《敌军溃败丑态》《铲除汉奸》《近卫文磨与汉奸汪精卫丑恶表演》等。还应法比瑞同学会的邀请,绘制一幅大布画《正义的战争》悬挂在武汉关的墙上。其中《向万恶的倭寇讨还血债》发表在1939年香港《大地》画报。       

  ●1938年,完成《伤兵之友》,是一幅救护抗日战士的女护士肖像。展出在“全国劳军美展”。这件作品在展出后丢失了。

  ●1940年,唐一禾创作油画《七七的号角》,表现一支由青年学生组织的宣传队奔赴城乡进行抗日鼓动的情景。

  ●1941年创作油画《女游击队员》,描绘抗日巾帼英雄的形象。展出于"全国劳军美展"。

  ●1942年完成油画《胜利与和平》。这是一个象征性的画面,在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年代,它肯定日本法西斯必然被打垮,中国人民一定要站起来,一切被压迫的人们一定获得解放,和平愿望一定可以实现。这件作品一度为国民政府军委会收藏并悬挂在重庆的军委会大楼,唐一禾逝世后用陈之佛等几位名家作品换回。这件作品在“文化大革命”中去向不明。

  ●1943年完成油画《厨工》,这幅画在重庆展出后丢失。

  ●1943年,创作油画《村妇》与《穷人》,这是两幅没有完成的作品。

  ●1944年创作油画《田头送茶》,这是画家最后一幅未完成的油画,也在战后的辗转搬迁中丢失了,仅剩下一幅铅笔淡彩的小稿。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