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认识武汉 > 人文历史 > 名人与武汉

 


周德佑:为抗战而呐喊

2008-03-19 14:55:07
华夏经纬网

    周德佑于1920年12月24日出生于武汉的一个工商业世家,父亲周苍柏为著名爱国民族资本家。在父母的悉心培养下,周德佑自幼受到很好的家庭熏陶和学校教育,有一颗活跃的心,一张善说善唱的嘴。他酷爱图画、文学、戏剧、音乐,会拉小提琴,他与姐姐周小燕(现上海音乐学院名誉院长)一起自编自导的戏剧颇受欢迎。小小年纪的德佑就在武汉三镇名声鹊起。

1937年,周德佑在汉口家中

赵寻追忆战友周德佑

    周德佑所作“抗战演剧第七队”部分成员漫画手稿。前排为周德佑(左)、徐世京(中)、田冲(右);第二排为赵寻(左)、邬析零(中);后排左一为何康。

周德佑创办、主笔的抗战刊物《天明》

《新华日报》痛悼周德佑烈士

“不让敌人的铁蹄从你遗体上踏过去”

  周德佑牺牲后,他的事迹化为一股巨大的精神力量,激励着全民抗战的热情和斗志。

  记者近日查阅当年的《新华日报》,见到我党机关报给予这位烈士的极大关注和极高评价。

  追悼会后的第二天,《新华日报》刊登了周德佑追悼会特别报道,文中说“民族解放的伟大号角,吹起了中华民族儿女的最后冲锋号,不知有多少同胞在这号声下,前仆后继的奋斗!周君德佑,就是最勇敢的冲锋者中光荣牺牲的一位。”

  3月24日,《新华日报》用大幅版面以“追悼周德佑志士特辑”的形式,刊发多篇悼念文章,并刊登了烈士的遗像和遗书。最为感人的是,本期特辑还刊载了周德佑父母的感言。其父周苍柏的感言是:我为国家损失了一个志士而难过,我要继续帮助德佑所参加的第七宣传队,让他们永远工作下去。其母董燕梁的感言是:我要把爱你的爱来爱世界上一切无母爱的儿女,我要继续你的志愿,努力到底!

  田冲代表光未然和周德佑生前所在团队——演剧第七队全体战友发表誓言:你的双亲就是我们团体的父母,我们会安慰他们的。我们要保卫着我们的土地,不让敌人的铁蹄从你遗体上踏过去。

  抗战演剧第七队后来改编成抗演三队,继续北上抗日。演剧队的30多名战友跋山涉水,走向了炮火连天的敌后战场。1939年4月13日的傍晚,抗演三队在陕北公学大礼堂举行了《黄河大合唱》首场演出,词作者光未然担任朗诵,指挥邬析零,田冲担任独唱。尽管周德佑已经离开这支队伍,但他的精神已溶于这首悲壮的民族史诗中,铭刻在他的战友心中。

  1949年10月1日,周苍柏夫妇作为烈士的家属,被邀请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开国大典,这是党和国家对周德佑烈士的最高褒奖。

我们大家都哭了 生前战友回忆周德佑

  3年前,在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中央电视台拍摄了大型专题片《去大后方》。其中在第三辑中有烈士周德佑的内容,周德佑当年所在的抗战演剧第七队的战友纷纷讲话。

  现任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的赵寻在回忆当年队里的核心人物周德佑时说:“每个人都有一股热劲,谁也不说我太苦,可到底他的生活,原来是那样的优越,到那样的艰苦的情况下忘我工作,他就突然一下发烧,疲劳过度,一下子就倒在台上了。大概是心力衰竭,三天以后就去世了,我们大家都哭了。”

  著名指挥家邬析零在采访中回忆说:“周德佑那时候和我差不多大,出发时抬行李就是我跟他两个人,他的被子跟我的被子都打到一块儿,一前一后,就挑着走。德佑写歌词,能演戏,他更主要的是拉小提琴,反正他很活跃。德佑病得很突然,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病,知道他病了的时候,已经很严重了,也来不及了……”

投笔从戎,成为抗战文艺战士

    1934年,周德佑离开就读的武昌文华中学,到上海沪江中学学习。在上海,他大量阅读鲁迅的作品,决心以其精神为楷模,为民族的觉醒呐喊。1936年夏,他回到武汉,参加了由中共地下党员光未然(张光年)组织的“大光读书会”,开展抗日救国宣传,并加入中国共产党。

  “七七”事变后,周德佑在汉组织、创办了《天明》抗战期刊。1937年8月与光未然一起重建“拓荒剧团”,后改编为“全国戏剧界抗战协会流动演剧第七队”。作为演剧第七队的实际负责人,年仅18岁的周德佑表现出出众的领导才能。1937年年底,上海、南京相继失守,武汉成为全国的抗战中心,民族解放的火炬燃沸了周德佑的热血。他留下一封给父母的告别信,随抗战演剧队进发晋陕地区。

生命之火,燃烬在抗战舞台上  

    1938年元旦,德佑所在的抗战演剧七队由武昌渡江,周苍柏为他们租了辆卡车,把全队26人送到湖北应城。在应城剧院演出后,他们到汤池陶铸的驻地,随后向山西、陕北进发。

  在抗战演剧七队,多才多艺的周德佑不仅能唱善演,还创作剧本,成为演剧队的核心人物。在条件艰苦的工作中,他担着几十斤的担子,一天要走几十里路。到了晚上,还要挑灯夜战,创作剧本,每天只能睡上二三个小时。短短两个月里,他就创作了《大兴馆》、《小英雄》等多个剧本,这些抗战剧本非常生动,有很强的战斗性和感染力。

    1938年3月初,周德佑已经感觉到胸口不舒适,但却没有在意,战友们劝他休息,回到汉口去请医生看看,他舍不得那紧张而有意义的生活,他已经把演出的舞台当作了抗击日寇的战场。

  3月中旬,在演出《我们的家乡》第三场时,周德佑浑身滚烫,休克过去。待周苍柏夫妇接到电报亲自前往将德佑接回武汉时,他生命的蜡炬已经耗尽。据医生诊断结果,德佑是精力俱瘁,又因营养不足,心肌极度衰弱并染上伤寒,已是莫可挽回!

  3月20日,死亡之神残酷的将德佑从父母的怀中抢走。

追悼会上,周恩来亲临哀悼

  1938年3月22日,在汉口黎黄陂路周苍柏的住所里,在汉的国共两党和各界知名人士纷纷前来向这位民族志士的遗体作最后的告别。追悼会由汉口抗敌后援会、青年服务团、青年救国团、陕甘宁边区妇女救国联合会驻汉代表等联合发起。参加追悼会的有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叶剑英等中共领导人,也有国民党要人陈诚等。

  在周德佑的灵堂中央是周德佑的遗像,遗像两边悬挂的是中共长江局挽联:爱国牺牲,尽力宣传拼热血;抚棺痛哭,惟期捷报慰忠魂。

  遗像上方是周恩来代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送的“模范青年”牌匾。

  追悼会的最后,德佑的母亲对前来参加追悼会的人们致谢。她含着泪水说:“我死了一个英勇能干的德佑,我要培植出千百个同样的青年出来,我将爱护别人的儿子,我有千百个心爱的儿子!”

  德佑的父母在德佑牺牲后,将准备给其留学的资金全部捐助给他生前的抗战团队。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