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第32届楚才作文竞赛
·台胞创业在武汉
·第十二届湖北武汉台湾周
·楚才汉台青少年夏令营
·高山流水觅知音 两岸少年楚天
·2014海峡两岸楚才作文竞赛
·第十届 湖北武汉台湾周
·第九届 湖北武汉台湾周
·第八届 湖北武汉台湾周
·第七届 湖北武汉台湾周
·辛亥首义武汉文化周
·第六届“湖北•武
·台湾苗栗县代表团访汉
·2013湖北宝岛文化交流之旅
·斯米克美加集团:十年树屋 百
·采之韵服饰:提倡传统伦理的现
·武汉天外天度假村(华中商贸园
·武汉统一企业食品有限公司:人
·武汉新乔登教育集团:永远领先
·湖北威汉汽车:与巨人共同成长
·治庸问责台商谈
·武汉市台协会长谈台胞投资新法
·台商访谈——周育志
·汉台合作新机遇
·台商访谈——吴德盛
·台商访谈——胡益铭
·今日大武汉
·武汉台企
·武汉台商新春联谊会
·跨越海峡 走进宝岛台湾
·最新环境保护法全文
·新商标法 台商避开四地雷
·台商土地取得争议问题分析
·企业闲置土地将恢复征收使用税
·城镇土地使用税减免审批权下放
·深度解读2014年施行的最新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金融支持小微
·15日起大陆居民可申请办理赴
·武汉市民办理到台湾个人游的手
·2012年民诉法修正案重要亮
·海峡两岸投资保护和促进协议
·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武汉市各区台办
·武汉台商投诉协调中心
·武汉台资企业协会
·武汉市政府
·武汉旅游网
·武汉长江网
·武汉台商服务网
当前位置>>
  奇人绝活
凉粉 凉面
2007-05-28 13:58:21     华夏经纬网

  文化学界有个很精辟的观点:人类可以创造文化,而其他动物则不能,比如,人吃食物,动物也吃食物,但人类有饮食文化,其他动物没有饮食文化;再比如,人类有性行为,动物也有性行为,但人类有性文化,而其他动物则没有……想想也是。动物只有感到饥饿了才去吃,所吃之物,也就是它们世世代代吃惯了的那些现成的东西,或是地上长的某几种植物,或者是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某几种动物而已。人类就不这样了。虽然总体来说,人类所食,究其实质,也无非是植物和动物的尸体,但人类在吃的过程中,很在意吃之前食物准备的种种细节,比如,是切丝还是切片,是切成滚刀块还是梭子块,是煎是炒是红烧还是清炖、是文火煨还是急火爆等等等等。人类不仅很在意所吃食物的颜色味道形态和口感,甚至还很在意吃的整个过程包括形式排场之类——文化学者们说,这,就是人类的饮食文化了。的确有道理,当人类解决了基本饥饿问题之后,在吃的对象、吃的形式上,的确是做足了文章的——仅就吃的种类和吃食的加工上,有谁能说得清楚,我们人类所吃的食物有多少种、所吃的食物有多少种花样呢?

  就拿我们的凉粉凉面来说吧,这么好吃的东西,别的国家有几多人晓得?

  往日汉口沿街叫卖的凉面,往往是与凉粉配合着卖的。如果要说特色,这应该算是特色之一吧——

  江城的盛夏时节,空气中似搅腾着一层热浪,夜晚,这热也不消停。在电扇是稀罕物、空调未发明的年代,汉口人是么样熬过来的呢?夜晚,家里肯定是呆不住的,这就有了竹床上街、大街小巷都成汉口人的卧室的神州奇观。正当人们热得难耐,蒲扇芭蕉扇油纸扇摇得噼啪有声的时候,一衣履整齐精壮马力的汉子,用一根红橙橙两头嵌着黄铜云头的枣木扁担,挑着一副用白桐油髹的锃亮的挑子,过来了:挑子的一头,反扣着一盆晶莹如玉白嫩嫩胖嘟嘟的凉粉,上盖一层光鲜洁白的新毛巾,另一头是一堆黄得清爽油光亮霞的凉面,凉面的周围是一圈复杂的作料罐。这副挑子,对这精壮精神的汉子,似乎毫不吃力,在肩上一闪一闪,就这么转悠过来了。

  汉子不仅衣着整洁,人长得精神,面相也不恶,转到竹床阵边了,悠扬地喊一嗓子:“哎——撩撩——撇撇咧——!”那热得睡不着家长里短聊天的,或三朋四友就着一碟猪顺风几颗花生米对付一瓶汉汾酒的,听到吆喝声,晓得是卖凉粉凉面的来了。东边的竹床喊“来一碗填下子五脏庙噢!”西边的喊“弄两碗过来咽酒哇!”面对比天气还热的生意,卖凉粉凉面的倒显得一点也不忙乱,也不要帮手,就他一个人,脸上那不卑不亢的笑,一直就在那里挂着,两只手咧,如乐师演奏一般协调:抓起一把凉面,丢进那高脚碗里,操起那特制的满是筛孔的铁瓢,围着那堆凉粉转上一圈,细嫩的凉粉从筛孔进入瓢里,就成粉嘟嘟的粉丝了;凉粉盖在凉面上,丢下瓢,手指如穿花蝴蝶一般,在那些作料罐子上一通游走,芝麻酱、海带丝、绿豆芽、酱萝卜,胡椒香醋虾米蜇皮榨菜,朝碗里一阵浇盖,那缤纷繁杂的颜色,那诱人复杂的香味,用一言难尽来表达,是最准确的!

  可惜的是,溽暑难耐,大码头的大汉口,扛包挑脚拉板车的人们,白天流了一天的汗,夜晚的这顿夜宵,恨不得喉咙里伸出一只手来扒拉进肚里去,哪里还顾得上赏色品香咂味哟!再说了,那盛凉粉凉面的碗,看似高高大大的,装的也似满满漫漫的,实际上,那高的,只是碗底,真正盛吃食的,也就浅浅如碟子一般的面积,看着堆得蛮高的一碗凉粉凉面,称起来不足二两——看来,卖凉粉凉面的汉子,不仅精壮精神,亦且精明精悍……好在小贩人物衣着都清爽,看着舒服——如果是个胡子拉碴衣裤邋遢满脸皱褶的老汉干这营生,莫说冇得人买他的吃食,走到人跟前人家都要开赶!也是,汉口人都习惯了卖凉粉凉面的这等模样这等生意经,就如习惯这模样汉子的吆喝一样,不去追究他为么事把“凉粉凉面”故意含混地喊成“撩撩撇撇”。当然啰,汉子自己心里是蛮亮堂的:“撩撩撇撇”,我赚钱几容易哟——撩撇,汉口方言,简单、容易之意也……

  眼下,汉口街头巷尾,一年四季都有卖凉面的,只是多为门面小馆,或是自制的装有四个轱辘的流动小摊,卖者也七长八短,不仅难得说衣着光鲜,就连整齐干净的也不多见——再也难见到那样清爽的一担生涯一肩挑的精壮小贩了。至为遗憾的是,时下的凉面,仅仅凉面而已,再无凉粉盖凉面那般形制,也无卖者那悠扬的吆喝了。思量起来,让人觉得岁月如水,不仅漂走了往日的蛮多穷蹇,也漂淡了含在穷蹇里的诸多值得品咂的市井滋味……(彭建新/文、图)

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