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第32届楚才作文竞赛
·台胞创业在武汉
·第十二届湖北武汉台湾周
·楚才汉台青少年夏令营
·高山流水觅知音 两岸少年楚天
·2014海峡两岸楚才作文竞赛
·第十届 湖北武汉台湾周
·第九届 湖北武汉台湾周
·第八届 湖北武汉台湾周
·第七届 湖北武汉台湾周
·辛亥首义武汉文化周
·第六届“湖北•武
·台湾苗栗县代表团访汉
·2013湖北宝岛文化交流之旅
·斯米克美加集团:十年树屋 百
·采之韵服饰:提倡传统伦理的现
·武汉天外天度假村(华中商贸园
·武汉统一企业食品有限公司:人
·武汉新乔登教育集团:永远领先
·湖北威汉汽车:与巨人共同成长
·治庸问责台商谈
·武汉市台协会长谈台胞投资新法
·台商访谈——周育志
·汉台合作新机遇
·台商访谈——吴德盛
·台商访谈——胡益铭
·今日大武汉
·武汉台企
·武汉台商新春联谊会
·跨越海峡 走进宝岛台湾
·最新环境保护法全文
·新商标法 台商避开四地雷
·台商土地取得争议问题分析
·企业闲置土地将恢复征收使用税
·城镇土地使用税减免审批权下放
·深度解读2014年施行的最新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金融支持小微
·15日起大陆居民可申请办理赴
·武汉市民办理到台湾个人游的手
·2012年民诉法修正案重要亮
·海峡两岸投资保护和促进协议
·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武汉市各区台办
·武汉台商投诉协调中心
·武汉台资企业协会
·武汉市政府
·武汉旅游网
·武汉长江网
·武汉台商服务网
当前位置>>
  奇人绝活
扎彩 纸马铺
2007-08-20 11:22:29     华夏经纬网

  民间传统绑扎粘糊彩纸的行当,是为扎彩,我们武汉把经营这行当的店铺称之为纸马铺。

  这个行当起源于何时,不好考究。早先诸侯们“薨”了,多兴以实物陪葬,而皇帝老儿“大行”了,还要以活人殉葬的,用不着纸糊纸扎的玩意——当然啰,也许民间的小民百姓家境不怎么好,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物品给死者带到另外一个世界去,就用纸扎的糨糊糊的物件,一把火烧了,风一吹,飘飞到不可知之处,算是送给亡故者的礼物——如果是这样的话,扎彩这行当真还不好说是么时候就有了的。

  扎彩或者说纸马铺的经营范围,大致有这样三个方向。一是为死人服务,具体地说,就是为死者扎制裱糊冥具冥品。本来,人生在世,孰能无死?无论这世界如何的“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可这人生在世,也就是一遭而已,无法重新来过,所以,“除死无难事”,人们对于死,一向看得很重。“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如此这般定格死的意义,固然很伟大,但这伟大,寻常人、寻常时代,却是难得实现。绝大部分芸芸众生,多半也只能“存者长偷生,死者长已矣”罢了。当然,如果所有人对死都这么唯物、这么达观、这么洒脱,把呱呱坠地到撒手归西仅当作生命必然的起点和终点,那么,扎彩行当也就没有存在的市场了。可对于人类来说,生命,生命的过程乃至生命的终结,其间的添丁抓周满月喜筵,弱冠及笄的成年仪式,风烛残年撒手人寰的白喜事,都已然成为一种文化。于是,在宗教和迷信相混杂的漫长历史岁月里,这民俗文化中的丧葬部分,其内容就日益地变得庞杂复杂起来,乃至在很长的历史岁月里,蛮多人相信世界有两个,阳世和阴间,亦即我们喘气的这个现实世界和停止喘气后“住”的称之为冥界的世界。有了这样的文化底子,风俗所及,一般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跟自己不恶且有一定关系的人去世了,再也见不着了,采用点么方式悼念、纪念一下,即或这方式有些迷信色彩,人们也多半能够理解,不以为过。于是,就有了扎彩业的需要:给亡人扎糊些纸牛纸马,以期到另一个世界去生活的亲人能继续农耕,自给自足,不愁饭吃;扎糊些个纸箱纸柜,让亡故的亲人在冥界生活起来方便些,扎糊起这些家什之后,在亡人的坟前焚化。当然,随着这些扎彩物件焚化的,免不了还有一些冥币——钱这玩意,无论在哪里,自然都是缺不得唦……

  除此之外,扎彩业的另一项业务是扎糊顶棚,这倒是直接为活人服务的。旧时民居,多为那种屋顶起脊的平房,房子造成之后,一般是没有天花板的,抬头就是人字形的屋顶而已。穷窘人家,也就罢了。稍微讲究点的人家,就需要造个“天花板”了。这其实就相当于眼下居室装修里的“吊顶”,只不过旧时没有装修和吊顶这一说。需要“天花板”的人家,就到纸马铺请扎彩匠来扎糊一番:先用木方楞和木条作龙骨,在屋檩子上钉牢,造出一展平的平面来,再用粗苇秆绑扎成一些方格来,扎缚在龙骨上,然后用糨糊将纸糊在这些方格上。最后一道工序就是在纸上粉刷白浆,等白浆干透,白晃晃的顶棚——天花板就很受看了……扎彩匠的另一样业务是扎糊喜庆牌楼。这是样户外的活,客户绝对是家财万贯的商贾官绅人家,对于纸马铺来说,这就是大买卖了。扎糊喜庆牌楼,工艺技术和工序用材与扎糊顶棚相距不远,也就是先龙骨作架,后苇秆之类绑扎造型,再表面糊一层纸,只不过扎糊顶棚一般用白纸,少有用彩纸的。喜庆牌楼肯定用彩纸糊:红喜事用红底彩花扎糊,白喜事亦即老者的寿终丧事用蓝底白花扎糊。

  旧时武汉的扎彩业还是相当发达的,纸马铺遍及三镇,还留下了一些以此行当命名的行业街巷。武昌有杨纸马巷,巷内多纸马铺,以一杨姓扎彩匠的手艺最为有名,故在纸马巷前特意加一杨字。汉口也有一纸马巷,比邻打铜街,挨着江家院,后被其他街巷吞并……其实,与纸马铺技艺相近的行当,还有如扎灯笼、扎花灯之类,只不过纸马铺做得最多的还是冥器,为图吉利,相近的行当不愿与其为伍,另立扎灯笼扎花灯的行当,所以,旧时武昌、汉口除了杨纸马巷、纸马巷之外,另有几个这类行业街巷如灯笼巷以示区别。

  眼下,早已没有纸马铺了,但扎彩这个行当,还存续着,且业务大有与时俱进的势头,尽“生产”些“科技含量高”的玩意:电视机、冰箱、空调、电脑、手机、小轿车……其实,明知过世亲友不可能“享用”,表表心意而已,那么,与其花费真钞焚假钞表心意,不如在亲友活着的日子里,多费些真情真物,或尽人子之孝,或尽夫妻之义,或尽友朋之谊,不亦悦乎?

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