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台办特稿

 


台湾民族主义与中华民族主义

2006-06-26 15:25:54
华夏经纬网

论文提要:台湾民族主义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中叶台湾抗日运动的产物,是一批台湾政治精英在台湾抗日运动中,鼓动的一种旨在以台湾脱离日本统治,获得解放的政治意识形态和政治行动。它与中华民族同一血脉,主要体现:第一,台湾民族主义的核心是对中华民族国家为凝聚力的一种意识和行动。第二,台湾民族解放运动与祖国大陆的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斗争是互相支持,互相依存的血肉相连。第三,台湾民族主义的文化自觉是认同中华民族。

 

战后,台独分子臆造出来的台湾“民族主义”在历史上是不存在的,在法理上是站不住脚的。它们刻意制造的“民族主义”只是民粹主义,是分裂国家统一制造出来的政治图腾。第一,台独利用台湾人民对国民党暴政统治不满,提出了”台湾独立”的政治诉求。第二,杜撰“台湾四百年历史”,企图从历史领域着力,为“台湾民族主义”寻求历史根据。第三,台独的主要理论偷换了概念,制造逻辑混乱。最典型的例证就是将“民族自决”改为“住民自决”。 第四,以“人民主权”为理由,为公投台独寻求理论支持。第五,“台湾民族主义”与美国的两面台海政策有密切的关系。

 

关键词:台湾民族主义 中华民族主义 血脉 “台湾民族主义” 分裂

 

在讨论本论题之前,必须对民族主义(nationalism)下一个准确的定义,然而这却并非易事。民族主义是一个历史性的概念,所谓具有近代意义的民族主义是西方工业革命以后的产物,随着工业文明的发展逐渐形成的一种完整的思想体系。20世纪随着全球民族解放运动的风起云涌,具有近代意义的民族主义也在世界全方位多层次地高扬。有学者指出:“民族主义是近代以来对世界历史进程最具影响力政治和社会力量之一,是现代化的产物,经历了形成时期、发展和扩散时期,在世界范围内确立时期等不同阶段,存在着原发型和传导型两种基本类型。民族主义在历史上既起到过积极作用,也造成过巨大破坏和灾难。”①世界是多元的,由于意识形态等复杂原因,人们对民族主义的解释是五花八门。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从纷繁多元的解释中,找到一些共同点。

 

民族主义作为一种与物质相对的非物质现象,是一种与民族密切相关的意识形态。因此它具有时代性、稳定性、区域性(地域性)、民族性。所谓时代性,有两层意识,一是它的产生是一个历史过程,二是它的产生在特定的时期里,具有特定的政治、社会、经济、文化的背景。所谓稳定性,指具有相对的时效性,不是今天一个说法,明天又是一个说法,不断地变化。所谓区域性,不是单纯的一个地理概念,而与国家紧密联系。也就是说所谓区域是指一个国家说拥有的疆域,而不是随意指任何一个地方。所谓民族性,一般来讲是特指一个民族,在多民族的国家里,主要指起主导作用的民族精神和力量。其构成要素一般包括国家意识、民族认同、本民族文化的自豪感、复兴民族的抱负等等,其核心是对民族国家为凝聚力。

 

实践已经证明民族主义亦是一柄双刃剑,积极、健康的民族主义推动了社会的进步,推动了人类文明现代化;反之则成为世界动荡的主要祸源之一。

 

台湾的民族主义原本是清楚的,它与中华民族文化血脉相连,是中华民族主义的一个分支,但战后,特别是当代,成为岛内歧义最滥的一个政治名词,台独分子为了分裂国家,杜撰出来的“台湾民族主义”,被岛内有识之士称之为“民粹主义”,成为文化台独和分离国家的行动。那么台湾民族主义从何处来,它究竟有那些内容,它与台独分子杜撰的“台湾民族主义”有什么不同,则是本文论证的目的。

 

台湾民族主义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中叶台湾抗日运动的产物,是一批台湾政治精英在台湾抗日运动中,鼓动的一种旨在以台湾脱离日本统治,获得解放的政治意识形态和政治行动。它与中华民族同一血脉,主要体现:

 

第一,台湾民族主义的核心是对中华民族国家为凝聚力的一种意识和行动。台湾的历史有其特殊性,就在于1895年日本打败了中国,强迫清政府与之签订了不平等的《马关条约》,从而将台湾从祖国分裂出去,成为日本的殖民地。正是由于这个历史事件,催生了台湾民族主义的产生。也就是说随着日本对台湾的占领,台湾人民就掀起了长达半世纪以上的反对日本侵略的民族解放运动。最初运动的主要形态是武装斗争,台湾人民用武力反对日军对台湾的占领。有台湾学者将台湾武装抗日运动大致分成台湾民主国的乙未保卫战(18955月-11月)、台湾义勇的反侵略战争(18951902)、日本深化殖民统治政策时所激起的反帝反殖民抗战(19071915)这样三个时期。②

 

1920年台湾议会设置请愿运动为发韧,进行体制内的自治主义为中心改良诉求,揭

开了台湾非武装抗日运动的序幕。非武装抗日民族运动的主要分子是留学日本、祖国大陆的

 

①宁一:《世界历史视野中的民族主义》,《历史教学》2005年第10期。

②林国章:《民族主义与台湾抗日运动》第142页,海峡学术出版社,2004

 

台湾藉知识精英,他们通过成立社团、办报刊,作“岛民启蒙运动”,从事文化抗日。他们透过文化宣传,从事反日民族思想启蒙,高扬民族意识,要求民权,反对日本殖民统治;开展白话文运动,倡导中文,反对日本同化教育等。

 

无论是武装抗日,还是非武装抗日,斗争的终极目的是相同的,就是反对日本殖民统治,以求台湾民族解放,最终回归中国。在武装抗日初期,台湾官绅自主建立的台湾民主国,其回归中国之心昭然若揭。就是这批爱国官绅,在清政府与日本签订《马关条约》前,力陈反对割台,主张备战保台。在清政府弃台,日本侵台已“如势难挽回”的情况下,他们只好“唯有自主,推拥贤者,权摄台政”,等待事平之后,当再“请命中朝,作何办理”。他们所盼望的仍是“能以台湾归还中国,则愿以台湾所有利益相回报”的初衷。①这个思想几乎贯彻在改建台湾民主国的全部过程中。在以“台湾民主国总统前署台湾巡抚布政史”名义,发布的就任大总统文告里,宣称:“惟是台湾疆土,荷大清经营缔造二百余年,今虽自立为国,感念列圣旧恩,仍应恭奉正朔,遥作屏藩,气脉相通,无异中土。”②民主国定年号为“永清”,表明他们“永戴圣清”。国旗也是仿清朝之清龙旗,制为蓝地黄虎旗,显示龙在天,虎在地,表示尊卑有别;而虎首内向,尾高首低,更有臣服清朝之意。

 

在第三期的武装抗日运动中,不少的武装起义明确昭示驱逐日寇,回复中国为号召。如1913年苗栗罗福星等人起义的目的是将台湾收归中华民国;1914年南投沈阿荣起事,以台湾归复中国为目的;同年大湖张火炉起事,企图收复台湾归复中国等。

 

在非武装抗日运动时期,虽然斗争策略由武装,改为改良、合法形式,但与中国同脉的精神处处体现。所谓“岛民启蒙运动”的核心是彰显中华民族意识和文化。1925年成立的厦门中国台湾同志会,公开声明“我们是汉民族,是中华民族”。 1926年成立的广东台湾革命青年团宣言:“台湾是中国的土地,台湾人也是中国人”。 19458月中国人民获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消息传到台湾,“日本开拓50年之文化已在一夕间化为昨天之梦。全岛各地连这样的乡下地方(指高雄旗山)都在讴歌‘复归祖国’、‘台湾光复’。今年的(农历丙戌年)的除夕,家家户户已扬弃稻草绳,改以贴上中国式的红纸门联,上面的‘还我河山、祝台湾光复’等字句,充分显示着台湾人再也不向任何人低头的由衷喜悦。”⑤这位日本特高警察的目击录从反面说明了台湾人民对祖国的向往和对中华民族的炽热情感。

 

第二,台湾民族解放运动与祖国大陆的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斗争是互相支持,互相依存的血肉相连。台湾人民反对日本侵略和殖民统治的斗争始终得到大陆人民的关注和支持。孙中山先生一直系念台湾,派人到台湾建立革命组织,传播三民主义。兴中会、中国同盟会、中华革命党、中国国民党成立后,均在台湾有组织,或有台湾藉的人士加入之。1897年孙中山派陈少白到台湾,与吴文秀、杨心如等成立了台湾兴中会。中国同盟会成立,台湾青年翁俊明、蒋渭水、杜聪明、苏樵山等参加,成立同盟会台湾分会,到1914年发展会员70余人。

 

孙中山四次莅临台湾,或寻求革命支持,或指导台湾革命运动。1900928日至1110日,孙在台湾停留44天,主要是策动惠州起义。191385日孙暂避台北。19186月上旬经台湾转赴日本,这次孙“想和台湾同胞见面,发表意见,宣传他的主义,唤起民族意识,鼓舞爱国精神”。⑥最后一次是19251115日,孙中山先生北上时,再次路过基隆,未上岸转而北上。孙中山四次到台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表明孙中山心系台湾同胞,鼓舞着台湾同胞的奋斗精神。1925312日,孙中山在北京逝世。次日《台湾民报》

 

①③④ 转引自林国章《民族主义与台湾抗日运动》,第136194195页。

王柄耀:《甲午中日战辑》(三),第243页,1895年编。

寺奥德三郎:《台湾特高警察物语》,第611页,台北文英堂出版社,2000

  戴季陶:《孙中山与台湾》,台北《传记文学》第11卷第5期。

 

发表《哀悼中山先生》一文,表示:“中山先生虽死,中山主义决不死;中山先生虽亡,民众运动决不失败。”①自到今天,孙中山先生的人格魅力和思想在台湾仍具有不可撼动的地位,尽管台独分子妄想将孙中山先生说成是外国人,立即在岛内遭到痛批和声讨。最近台北国父纪念馆现任馆长张瑞滨先生说得好:“孙中山来台湾就是为了推翻满清,建立中华民国,民国建立,他时时刻刻没有忘记台湾。中山先生与台湾历史,与中华民国是密不可分。因为历史古迹是时代的见证,永远的纪念,也是现在与过去之间的对话。”②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发动了侵华战争,台湾人民的抗日运动和祖国大陆的抗日战争互为支持。1941129日,国民政府正式向日本宣战,宣布废止中日之间一切不平等条约,将收回台湾作为抗战的诉求之一。194312月国民政府与美英发表了著名的《开罗宣言》,宣布将日本窃取的中国领土满洲、台湾、澎湖群岛归还中国。1945815日,日本天皇正式宣布日本战败投降。1025日,日本驻台日军向中国投降的仪式在台北举行,随后,中国战区台湾受降区受降官陈仪庄严宣布:“从即日起,台湾及澎湖列岛已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已置于中国主权之下。”③

 

中国军队与国际反法西斯的力量成为战胜日本军国主义的决定因素,有力地鼓舞了台湾人民的抗日运动;台湾人民采取各种行动反对日本的殖民统治,声援了祖国人民的抗战。许多台湾同胞回到大陆,直接参加抗日战争。193810月在华南成立的“台湾民族革命总同盟”,在宣言表明:“台湾的解放运动和祖国的民族革命,是具有不可分离的关联。同时,我们又相信台湾革命斗争,在祖国的对日全民族抗战上占着极其重要的地位。”④1941年成立的“台湾革命同盟会”制定的基本纲领第一条就是“台湾乃中国失地,台湾革命为中国国民革命之一环,中国抗战胜利之日,即台湾人民获得自由之时。本会决忠实遵行三民主义及抗战建国纲领,······积极开展革命斗争。”⑤台湾义勇队在浙江、福建等沦陷区,展开“对敌政治,医务诊疗,生产报国,宣慰军民”为主要工作的抗日活动。

 

第三,台湾民族主义的文化自觉是认同中华民族。众所周知,台湾是一个以汉族移民为主体的地区。语言和历史是一个民族的根,也是人们对民族认同感的基本原素。台湾民族主义起源于明末清初的三次大陆(福建、广东)移民潮,随着移民潮,汉文化成为台湾地区的主流文化。无论是郑成功建立的承天府,还是清政府设立的台湾府、台湾省,均在台湾“建圣庙,立学校”,开科取士,传承儒学,以经世精神为本,在文化上确立了以中华文化为主体的文化系统。这样形成的台湾民族主义根,为抗日运动时期形成的台湾民族主义奠定了文化基础,至今用汉字、说汉语,传承汉文化的习俗等状况并没有改变。日据时期,日本殖民统治者强行推行皇民化运动,企图在台湾人民消除中国文化的影响。这个殖民文化的奴化统治,遭到了台湾同胞的强烈抵制,开展广泛的汉学运动,使中国文化的薪火代代相传。今天台北忠孝路、仁爱路及许多儒家文化的地名和旧址清楚地嵌刻下中国传统文化的印记,至于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深入台湾同胞的行为规范和心理活动,则决不是“取中国化运动”

 

    转引自李云汉《国民革命与台湾光复图辑》,台北《近代中国》第19期。

    张瑞滨在孙中山与日本殖民时期台湾政治社会运动学术研讨会的致词,《孙中山与日本殖民时期台湾政治社会运动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国立国父纪念馆,2005。又注:关于孙中山与近代台湾政治社会运动的关系的最新成果,集中反映在200411月中旬台北国父纪念馆主办的“孙中山与日本殖民时期台湾政治社会运动学术研讨会”。会期一天,宣读论文10篇,20059月由国父纪念馆将其集纳成册,名为《孙中山与日本殖民时期台湾政治社会运动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转引自张春英主编的《海峡两岸关系史》第2卷第555页,福建人民出版社,2004

④《民国日报》(云南)19381031日。

转引自林国章《民族主义与台湾抗日运动》,第338页。

 

能够轻易抹去的。

 

台湾民族文化是一个历史演进过程,时代不同,其内容亦有所变化,但它的每一个变化都是与中华民族文化的变化联系在一起的。五四新文化运动对台湾的影响是深刻的,直接开启了“岛民启蒙运动”的大幕。在五四运动87之周年之际,中国国民党举办了“五四名人书札展”,马英九主席发表纪念文章中,提到了台湾藉爱国人士张我军,来证明五四运动所倡导的民主的人本理想精神在台湾的回应。张我军(19021955)原名张清荣,笔名一郎、速生、野马、以斋等。“日据时代生于台北县板桥镇,童年生活贫苦,勤奋自学,后来负笈北京,正值「五四」运动高潮,张我军深感台湾文学仍处于古诗文唱和阶段,未能召唤民众奋起的热情,乃几次投书《台湾民报》,呼吁台湾应推行中文白话文运动,进行思想启蒙,掀起台湾文坛新旧文学论战。”1925年,他的新诗集《乱都之恋》在台湾出版,是台湾第一部新诗集。1926年始陆续发表《买彩票》、《白太太的哀史》、《诱惑》等作品有力地揭露与批判了黑暗时代,不仅开创了台湾新诗创作的现实主义传统,也拓宽了早期台湾小说创作视野与领域。使之成为台湾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他“与当时旅居北京的台籍菁英连震东、洪炎秋、苏芗雨等先生并称‘四剑客’”。①五四运动的先驱陈独秀、胡适、鲁迅等的作品和思想,也被台湾藉文化精英蒋渭水等人传播到台湾,使台湾新文化运动的火焰熊熊燃烧。

 

在国民革命时期,三民主义成了台湾民族解放运动的主导文化。有“台湾孙中山”之称的蒋渭水深受三民主义影响,在台北经营的文化书局经销《孙文民生主义》、《孙文建国方略》等书籍,在台湾宣传孙中山革命思想。1927年在台中市成立的台湾民众党很显然是受到三民主义和“联俄、容共,辅助农工”思想的影响,其宣言比照中国国民党改组宣言,“确定民本政治”,采取“以工、农、商、学各界为基础”的民族运动。因此台湾民众党和蒋渭水等先进精英成为孙中山之革命思想与台湾近代民族运动连接的桥梁。战后,国民党统治台湾半个世纪,三民主义成为台湾地区的主导文化,至今仍起着任何文化不可替代的作用。

 

通过以上历史的记忆,证明台湾民族主义与中华民族是一脉相传则是不争的事实,在抗日运动中产生的台湾本土意识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分支。台独分子臆造出来的台湾“民族主义”在历史上是不存在的,在法理上是站不住脚的。它们刻意制造的“民族主义”只是民粹主义,是分裂国家统一制造出来的政治图腾。

 

第一,二战后,台独利用台湾人民对国民党暴政统治不满,提出了”台湾独立”的政治诉求。台湾回归祖国是全体台湾人民的心声,当年台湾人民倾城而出欢迎国军的盛况足以证明这点。但是国民党不尊重台湾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治诉求,实行专制统治和对台湾同胞采取岐视的政策。这种统治和岐视的第一恶果就是“二·二八”事件,给台湾人民造成了难以愈合的创伤。随后长达38年的戒严,实行的暴政统治,将民权主义置之脑后,撕裂了台湾同胞的民族感情。台独分子利用了民众对国民党威权统治的强烈不满,制造出了“台湾民族主义”。这个以”台湾独立”为核心价值取向的“民族主义”与日据时期的台湾民族主义是风牛马不相干。

 

第二,杜撰“台湾四百年历史”,企图从历史领域着力,为“台湾民族主义”寻求历史根据。台独分子的这个企图是徒劳的,因为大量的文物已经证明,早在两三万年前,台湾就有先民高山族的活动。明清前,台湾已有大陆汉民到那里定居。制造“台湾四百年历史”的目的,是企图说明在荷兰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前,台湾是“无主之地”而非中国的领土,四百年来台湾人民饱受荷兰、中国、日本等国的侵略,受到外来政权的统治。

 

任何国家的疆土的形成是一个历史过程,其完整的疆土是由许多“无主之地”连接而成的,是侵略还是合并,其区别就是特定的土地是“无主之地”,还是它国之地。台湾在没

 

  马英九:《开创理性社会的新时代—纪念「五四」87周年》,台北《联合报》200654日。

 

有并入中国版图之前不是一个国家,它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后,就成为中国的象征之一(主权、土地和人民)。这不仅是历史事实,而且在法理上也具有不可撼动的依据。世界权威版的《奥本海国际法》(简称《国际法》)指出:“由国家或政府首脑签署、以会议公报形式发表的正式声明和其中所达成的协议,依照协议规定的明确的行为准则之程度,可认为对有关各国具有法律约束力。”①开罗宣言、中美三个公报、联合国2758决议,这些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说明了台湾回归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的合法性。

 

所谓“台湾地位地位未定论”则是与《国际法》背倒而驰的,因为《国际法》中的“国家”首先是指“当事国”,在“台湾地位地位未定论”为依据的旧金山和约(1951年),当事国——中国非但没有参加会议,反而对此加以谴责。台湾当局亦没有参加会议和签字。因此“台湾地位地位未定论”既违背了中国人民的意识,也违背了《国际法》,当然没有法律效力。

 

第三,台独的主要理论偷换了概念,制造逻辑混乱。这方面最典型的例证就是将“民族自决”改为“住民自决”。所谓民族自决,是人权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各国人民,特别是被压迫民族反抗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统治,争取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的神圣权利。这个原则在《联合国宪章》被确认。196012月,联合国通过的《给予殖民地国家和人民独立的宣言》和1970年颁布的《关于各国依照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及合作之国际法原则之宣言》,对此有明确的规定,所谓民族自决是指受殖民主义征服、统治和剥削的人民拥有自决权。为了防止“民族自决权”被滥用,《宣言》第7条又明确规定,“任何旨在部分地或全面地分裂一个国家的团结和破坏其领土完整的企图都是与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相违背的”。十分明显,《宣言》既要求彻底消灭殖民统治,主张实行民族自决;又反对在“民族自决”(或“全民公投”)的幌子下,不加区别地搞分裂国家团结和破坏其领土完整的活动。台独分子将“民族自决”偷换成“住民自决”,企图混水摸鱼是徒劳的。“民族”和“居住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果这种逻辑成立,那么世界的正常秩序就将大乱,台湾任何地方的居住民亦有权在该地举行公投宣布“独立”。这显然是很荒谬的。

 

第四,以“人民主权”为理由,为公投台独寻求理论支持。“人民主权”是卢梭的政治价值观的精髓,体现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精神,也可以理解为人民掌握主权的政治制度。因此所谓“人民主权”必须有国家作为载体。有鉴于此,卢梭提出了主权的具有不可转让、不可分割,完全绝对、完全神圣、完全不可侵犯的原则。因此人民所拥有的民主权力是指一个国家内的人民对国家所负有的责任和义务,并非指他国“人民”对另一个国家所拥有的民主权力。如果是这样,世界就失去了秩序,使侵略合法化。“人民主权”体现了人民管理国家所拥有的民主权力,同时也具有保卫国家,避免国家被侵略和被分裂的责任。台独所故吹的“人民主权”的思想是有强烈的政治目的的,它的意思就是2300万台湾人民有权决定自己的命运,通过公投可以宣布“台湾独立”。台湾人民是我们的同胞,台湾人是中国人,台湾和大陆都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如果一个国家中某一个地区的人民“以人民主权”为理由,可以任意举行公投来宣布“独立”的话,那么这个国家就不成其为国家,分裂国家也就不成其为“叛国罪”。这亦是十分荒谬的。

 

第五,“台湾民族主义”与美国的两面台海政策有密切的关系。美国台海政策是美国政府全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在历史中逐渐形成的。美国外交战略、政策是为美国国家利益最大化服务的。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美国有拉拢新中国之意图。19501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对台湾问题发表的声明中,明确表示“美国目前无意在台湾获得特别权利,或建立军事基地”;“美国政府也不拟对在台湾的中国军队供给军事援助”② 也就

 

①《奥本海国际法》上卷第二分册,第306 ,商务印书馆,1981年译本。

梅孜主编:《美台关系重要资料选编》第71页,时事出版社,1997

 

是说当时美国政府不打算打台湾牌。19505月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府迅速调整远东战略,除了直接出兵朝鲜外,还扶植日本,将台湾划入其保护的范围。19519月,在旧金山和约上,制造了“台湾地位未定论”,成为日后台独在所谓国际法上的法理依据。

 

美国与中国人民共和国建交后,在台湾问题上,美国政府从一开始就执行的是两面政策。它公开宣称对台海政策是不支持台独,坚持中美三个公报,反对台海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这个政策本身就是互相矛盾的,因为中美三个公报都是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的政府,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①在所有中美公报中,中美双方确认“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是指导中美关系的根本原则。”但就在中美建交3个月后,美国国会就通过一个所谓国内法《与台湾关系法》,严重干涉中国的内政。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实行的两面政策和两面策略,一个分治的中国才是在最大程度上符合美国利益,从战略层面上讲,分裂的中国符合美国的利益。又由于美国与中国有政治、经济方面的互利,因此不战而分治的维持现状是美国目前台海政策的最佳方案。美国的两面政策成了民进党政府积极推动文化台独,法理台独的国际背景。只不过陈水扁玩过了头,屡屡冲击美国维持现状的底线,不断造成台海关系的紧崩,从而破坏了美国在远东的平衡,有将美国拖入战争的危险,因此美国才叫他为“麻烦制造者”。

 

总之,台独分子对台湾民族主义下了颠覆性的定义,企图将台湾从中国割裂出去,成为将海峡两岸关系推向危险的战争边缘,造成岛内族群撕裂,社会动荡,经济停滞的祸首。

 

①在1982年中美“八一七公报”里,美利坚合众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并承认中国的立场,即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虽然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较为模糊,但从前后文来看,公报中的一个中国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则是清楚的。

 

 

作者单位:中国武汉市湖北大学政法与公共管理学院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