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图看武汉 > 魅力武汉

 


陂北山区的六颗明珠

2007-03-20 14:38:08
华夏经纬网

风景优美的木兰湖,即夏家寺水库俞建华/图

    黄陂北部群山起伏,千峰叠翠,群峦之中,沟壑宽浅,谷地平坦。

    特有的地理环境,十分适宜于水库的修建。正因如此,在1957年至1969年的12年时间里,国家先后在这里修建了矿山、巴山寨、夏家寺、梅店、院基寺、泥河6座大中型水库。水库的修建,对于黄陂全境内的农田抗旱、人畜饮用水、发展渔业生产及后来的生态旅游开发,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今年盛夏,我在冒着暑热探寻黄陂北部山区中部分古寨古寺遗址的同时,也游览了这些以山名、寨名、寺名、店名、河名而命名,坐落在青山群峰中的水库。

    矿巴水库改变乡民为水争斗的历史

    矿山水库在矿山(亦称云雾山)西南,是黄陂境内最早修建的中型水库,1959年底建成蓄水。

    巴山寨水库1960年5月基本建成,因库边有巴山古寨而得名,是黄陂境内最小的中型水库。

    矿山水库和巴山寨水库通过矿巴内部联结渠把水泄入巴山寨水库,从巴山寨水库溢洪道泄出。巴山寨水库没有单独渠系,所存之水,通过联结渠补充到矿山水库。矿巴水系灌溉面积约7万亩。由于两水库均落于矿山西南,毗邻黄(陂)孝(感)之间的界河,两库连接,相距不远,所以人们习惯叫矿巴水库。

    矿巴水库未建之前,水库周边方圆十多公里,特别是以南五公里多的一些地方,在干旱之年,农民常为用水发生本塆人与本塆人、本塆人与外塆人、黄陂人与孝感人的争斗。曾为用水动过刀枪(鸟枪),发生过流血死人的事件。

    矿巴水库建成后,两水库的水由主干渠、支干渠流向泡桐店、李家集、土庙,祁家湾等界河边的各处农田。界河两岸的黄(陂)孝(感)农民,过去为水争斗自此成为历史。两岸百姓和睦相处,亲密无间。那首:“河水一条县两个,天旱争水生灾祸,轻的隔河骂爹娘,重时枪打刀斧剁……”的歌谣也自然被人遗忘了。

    一线穿珠梅院泥

    《黄陂县志》载:“梅店、院基寺、泥河三座水库是一个灌溉系统,一套渠道。梅店水库的水,通过5.8公里长、20个流量的联结渠和2座共长520米的隧洞,流入院基寺水库,再通过3.75公里长的院泥联结渠流入泥河水库。然后通过高低两条主干渠,自北向南输到碾子岗、罗汉寺、李集、横店、黄陂城关等7个灌区。全系统灌溉面积30万亩”。由于三座水库一线穿珠,人们称之为梅院泥水库。

    梅店水库位于黄陂北部正北山间,地跨蔡店、姚家集、长轩岭3个乡镇,拦截滠水支流栗树河而建。周边有腊梅山、平峰顶、素山寺、马鞍山等峰峦相峙环绕。

    梅店水库得名于被水所淹的梅店街。梅店街建于明初。初建时只有几户梅姓人家在此开设酒店、杂货店,故名梅店。到清末民初,梅店已发展成为有居民近200户、700余人、店铺40余家的小集镇。

    历史上的清道光至民国初的近百年间,梅店百姓谈到水、谈到修塘修堰,必谈必咒一个叫杨瑞的人。这是怎么一回事呢?相传清嘉庆初年,梅店街出了一位叫杨瑞的四品官。道光初年,杨瑞致仕后,闲居梅店。这年大旱,梅店街百姓的粮食歉收。翌年初,乡亲们欲在街前修筑一口塘,以蓄水防干旱,保粮食有个好收成。由于修塘资金缺乏,遂求助于杨瑞帮忙。杨瑞不但不答应,反而还霸占了准备挖塘的那块地皮,并耗费巨额银两,在那块地皮边上修建了一座豪华花园。杨瑞说:“杨府花园的修建,往后千百年任何人别想在此宝地上修塘筑堰,就是一个水坑也别想在花园周边挖!”道光五年前后,杨瑞全家被白莲教残党杀死,这位愚蠢官员的狂妄之言,也成为人们长久谈论的笑料。杨瑞更没预想到的是,在他死后才140多年,人民利用梅店特有的优越地理地势环境,修起了一座大型水库。

    院基寺水库在长轩岭镇境内西北山中,因唐代古寺院基寺而得名(上世纪70年代拆毁),发源于矿山和鸦雀山。院基寺水库东有西峰尖,南有洪关山,西有龙王尖,北有石门山,有大坝二坝和三坝。其中,大坝二坝就建在院基寺东西两侧。院基寺水库主水面即昔日的中和小盆地。盆地中,除原有宋末古镇方家潭外,还有连八口塘、鲍家寨、黄家畈、王兴泗等20多个村塆。水库蓄水后,镇和这些村塆全部被淹。

    泥河水库在长轩岭镇西南。东连官桥,南接赶鸡山,西邻珍珠岭,北靠青云寺三层楼山。泥河水库得名于库水中原有一泥河。

    夏家寺水库:昔日抗旱灾,今天成风景

    夏家寺水库即今日之木兰湖。位于木兰乡境内,北枕磨盘寨,南临红岗山,西濒棺材山,东连马鞍寨,拦截滠水支流长堰河,灌溉面积20万亩。当年修建夏家寺水库,革命老区木兰乡和长堰区22个行政村、410个自然塆的人民,以国家利益为重,迁徙他乡,谱写了一曲舍小家、为大家、全力支援国家建设的颂歌。

    夏家寺水库未建前,黄陂东乡王家河、长堰、蔡榨、六指、甘棠等乡镇干旱频繁。每遇大旱,区域内河港断流,塘堰亮底。无计可施时,只好求助于天,偶尔,也能求得来雨,但大多数次求雨只是白忙一场。历史上,黄陂东乡因干旱曾上演过一场盛大的11寺同时求雨的故事。结果,只下了个湿灰雨,仅打湿了地皮,旱情依旧,百姓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禾苗成为枯草。这一年,许多百姓颗粒无收,只好外出逃荒。光绪三年是丁丑年,民间称之为“丁丑祈雨”。

    夏家寺水库建成后,黄陂东乡人民受煎于干旱虐待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即便是百日大旱,也用不着再求雨,农业照样确保丰收。以时隔100年后的1978年为例。这年,90多天没下过一场透雨,黄陂东乡人民响应黄陂县委“搬大水、抗大旱、全面抗、抗到底”的号召,在夏家寺水库摆开抽水抗旱的战场。王家河、长堰、蔡榨等6个公社的人民,靠提夏家寺水库之水(有数十处是4—5级提水),保住了12万亩农田的用水,使当年的早中稻和其他农作物仍获得较好收成。1979年是继1978年后的又一个大旱年,全县河港断流,湖泊接近枯竭,2/3的塘堰底裂,黄陂东乡旱情更是严重,所有塘堰基本亮底。这年初,东乡人民遵照县委“搬大水、搬远水、千方百计开辟水源”的号召,又在夏家寺水库提水抗旱。通过抗旱,早稻下秧水和栽秧水基本解决,当年的早稻又获较好收成。

    黄陂北部山区的这六座水库,是镶嵌在群山中的六颗闪亮的明珠,她们以自己美丽饱满的身躯,滋润着百姓的心田,造福于黄陂。■杜有源/文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