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图看武汉 > 魅力武汉

 


访古探幽接天寨

2007-03-21 15:53:35
华夏经纬网

    初冬的一天,我们带着干粮和水,从新洲区徐古镇柳河乡通过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翻越将军山,乘车来到接天山的山脚下。抬头看去,接天山主峰云雾缭绕,像一头雄狮横卧在行云之中,古寨城墙倒像是一道拴狮的铁链若隐若现。这就是我们要去探访的“蕲黃四十八寨”之一的接天山寨。

    接天山地处新洲、团风、麻城、罗田四区县交界处,主峰接天山,在团风县境内,海拔近千米。东靠大崎山,西与新洲区将军山为邻,孤峰突兀,三面悬绝,险峻无比,怪石嶙峋,景色奇绝,非勇者不能攀。

    由于山高路险,主峰上的参天古松,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劫数,至今保留着原生状态,成为鄂东地区不可多得的一处原始森林,松下有古真武道观建筑群。登上接天山寨,一眼望去,四区县尽收眼底,故当地有“雄鸡一鸣四县闻”之说……

    断壁残垣诉说的沧桑历史

    “接天山,离天只有三尺三,人过要脱帽,马过要下鞍。”这首明代的歌谣,至今还在山民中广泛流传,接天山和主峰上接天山寨的得名,来自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传说明万历年间,麻城人梅之焕在朝官至巡抚。母丧回老家丁忧,守孝三年满,深知山民疾苦,回京后向皇上递交奏章,请求为家乡百姓免粮。皇上派员到实地查看。京官一行来到大别山接天山下,只见眼前一座大山挡住去路,山上被云雾包得严严实实,天地连成一体,高不可攀。京官再也不敢向前走了,只好草草了事,回京复命。皇帝闻奏后,准了梅之焕所奏“麻城免粮”一事。从此,百姓为纪念这位为民请命的好官,将挡住京官去路的高山,名之为“接天山”。

    而接天山寨的传说,同样跟梅之焕有干系。

    明代鄂东民间修房建寨只能用土砖,用土干打擂或乱石堆砌,不能取土烧砖。传说用青砖砌墙,是梅之焕从京城带回的。

    封建王朝等级森严,青砖建筑是官府专利,“京砖式样”的“京砖”更是朝廷独享,弄不好是僭越之罪。告老的梅之焕离任返乡,几口大木箱装满一船,由于船吃水很深,被人举报船内有金银,皇帝马上派人查封了船上的货物,带回京城亲自查验。当撬开木箱,发现箱内全是京城建筑所用的大青砖。

    皇上问,梅爱卿为何装几箱大青砖?梅之焕答道:臣为官无积蓄,家乡贫穷,老屋年久失修,臣想离任时带几箱砖回去,可砌一堵墙,挡避风雨,以度晚年。皇帝听后,深深被梅之焕的清廉所感动,当即赏赐金银。同时,特许梅之焕回老家仿“京砖式样”取土烧砖。

    此后,鄂东地区有了“京砖式样”的大青砖,建房筑寨,流传至今。

    明末,张献忠率领农民义军自随枣地区东进黄(冈)、麻(城),征战鄂东。梅之焕与地方官吏为抵御农民起义军,用烧制的“京砖式样”大青砖,在大别山脉建城垒寨,与安庆巡抚史可法等联贯皖、豫、鄂、赣四省之山寨结寨团守,形成“蕲黃四十八寨”,接天山主峰上的接天山寨便是其中之一。

    如今,古寨蜿蜒弃于山石之中,断墙残壁,向人们诉说着历史的沧桑……

    福地洞天接天山寨

    走近接天山主峰,其山势突兀,山峰如削,直插云霄。山之巅为一独耸的绝顶,西面和侧面为接近90度的绝壁,高度超过了百多米,东面是缓坡,南面的坡度在50度左右,宛如一头昂首跃起的雄狮,窥视着世间变幻,接天山寨墙顺山势将绝顶团团围住。

    唐代山水诗人孟浩然,游接天山时写下了《诸子登首山》———“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的诗句。据地方史记载,接天山历史上曾与武当山、木兰山齐名,都是道教祖师真武大帝修行的仙山,受到四方朝拜。民间有真武大帝“脚踏武当、手抚木兰、眼观接天”之说。接天山寨的真武观始建于唐,盛于明。山中许多名胜古迹与武当山、木兰山一样,记载着与真武大帝有关的故事。

    接天山上有一尊大佛石,相传就是真武大帝的化身。我们来到绝顶的崖壁,一尊天然大佛石像就在眼前。大佛庄严端坐于山崖壁上,从各个角度看比例都十分匀称,没有雕凿的痕迹,令人赞叹,真不知道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如何把握的。大佛不对称的发髻和五官、衣领、衣纹等等一一展现在人们面前。

    我们虔诚地礼拜了大佛,顺着山势沿大佛右侧的石阶往上攀爬,一路可以看到深山的美景,山上植被丰富,一片片油茶树林遮蔽了半个山坡。不时在树丛中露出一个采茶籽的村妇,站在山崖边的茶树枝干上采摘茶籽,那胆量着实让人赞叹。

    忽然,远处树丛中传来阵阵风铃声……

    顺着风铃声,前面山崖上一块悬着的崖石,离地面约三米,看上去摇摇欲坠,这是一块见证千古岁月沧桑变幻的石头———试心石。

    传说真武大帝在接天山修行时,能通过感观透视出各种不同人物的心理状态,处理了许多离奇疑难的事。他功行完满升天后,点化这块石头作为他的化身,在此检验人心好坏:做了亏心事的人站在试心石下,心颤腿抖;忠诚老实的人站在试心石下,坦然自豪;年轻男女站在试心石下跪祈,鸾凤结缘地久天长。

    接着登山,沿途路旁的石壁上有几处石刻,由于年代久远,只能看到一些痕迹了,这多少有些可惜。沿山脚拾级而上,在接近绝顶的山崖之中,有一个向上的山洞,与西岳华山的千尺幢相似,是登顶唯一的通道。

    这里山壁直立,其间仅容二人穿行,状如刀刻斧凿。两旁挂着铁索供人手攀。往上看一线天开;往下看悬崖峭壁,如同站在无底深渊之上,心惊目眩。

    从下而上吓得顾不得数有多少级台阶,仅容半脚皆不很宽的台阶,顶端有一个约容一个人转身的石洞,人们爬上最后一个石阶时,转弯便从洞中爬出,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因此,此洞名叫“鹞子翻身”。我们沿着崎岖的山中羊肠石阶慢步向上攀爬,好不容易到了主峰上的接天山寨,寨内几人合抱的古松,在云雾中迎接我们。刚刚爬山累得大汗淋漓,顿时,被阵阵松风吹得有几分寒意,迎面就是古老的真武道观。

    守观的邹师傅告诉我们,由于山高入冬后气候寒冷,道观内的老道人已外出云游,开春后才会上山。道观内供奉着真武大帝、八仙、龙王的塑像和几尊佛像,旧时留下的用整块大青石凿成的神龛和一些精美的石雕,深深地吸引着我们,我们无不为眼前精湛的工艺所折服。只可惜大量的殿宇毁于动乱的年代,只留下残存的基础,近些年才通过当地山民逐步修复。

    清雍正皇帝说过:儒释道三教同出一门。以佛善心,以道修身,以儒治国。在鄂东大部分山寨中,儒释道三教并存,为一独特的风俗,接天山寨也不例外的把儒释道人文景观和真山真水的自然景观融汇在一起了。

    寨内的太子坡、太子洞、舍身崖、洗儿池、梳头石、八仙洞、狮子口、仙人石等胜迹,无不折射出真武大帝的传奇人生的动人故事,也充分体现出人们千百年来对美好生活的渴求。

    链接:

    真武大帝:相传,真武大帝是“净乐国”王子,其母“梦太阳入怀而有孕,诞生之期,正应‘虚危’之宿,生有奇表,颖慧非常。”长大成人的王子常念父母深恩,遂舍弃王宫之贵,入接天山、木兰山、武当山修行42年。他游历四方,传道南北,自唐王道教盛行以来,一直被奉为道教祖师。

    接天山自助游提示:武汉港乘车至新洲城区(也可直达沙河),下车后转乘去徐古镇公汽到沙河下车,票价约20元,车程约110分钟。下车后坐单骑去接天山,协商票价约20元,约20分钟,全程水泥路面。山高路险,自助游技术不熟练者慎之。上山需自带干粮,山上无饮食住宿,当天可返新洲道观河住宿或返汉。李森林 周叶青/文并摄影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