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图看武汉 > 魅力武汉

 


秋色斑斓清凉寨

2007-03-22 15:46:18
华夏经纬网

清凉寨峡谷之中,一泓碧水如同天池。

    城市是有边界的,可你知道,武汉的最北边在哪儿吗?

    城市也是有天际线的,不仅仅包括高高低低的建筑,还有其自成肌体纹理的山形地势,可你知道,武汉广阔的土地上,哪里是至高点吗?

    秋冬时节,在武汉郊区“村村通”公路修好之后,我们来到武汉北部的黄陂区,黄陂北部的清凉寨,触摸到这个在不久前还因为远离市区、交通不便而鲜为人知的武汉“北极村”。

    清凉寨位于蔡店乡西峰尖、黄牯石、刘家山等崇山峻岭之中,群峰绵延,沟壑纵横,极具山地风光特征,山体平均海拔600余米,年平均气温低于武汉市区6摄氏度左右,是武汉市海拔最高的村庄,也是武汉市区最北部的一个村庄,与孝昌县接壤。

    驱车从武汉市区出发,到达黄陂区再向北行,一条平整的盘山公路也不知拐了多少个弯,把我们带到一个眼前一亮的小村庄。这就是颇具江南风韵的“小桥流水人家”——刘家山村。村中有风格统一的古老民居和淳朴的民风,更有自然清新的高山风光和神秘奇奥的峡谷飞瀑。这一片高山村落和峡谷湖泊,统称为清凉寨。

    植被丰富——天然的森林浴场

    踏入清凉寨的山体之中,远远近近都是各种各样的林木,称这里为“氧吧”或“森林浴场”是恰如其分的。据统计,清凉寨内森林覆盖率达97.5%%,良好的森林植被有效地改善了当地的自然环境,我们不由得加深了呼吸,真想多吸收一些这样清新的空气。

    清凉寨中不仅植被覆盖率高,而且植物品种也十分丰富。林木以次生混交林、经济林为主要构成。次生混交林有杉木、黑松、马尾松、枫树等代表树种。经济林以银杏、板栗、柚木、油茶为主。山上还有蕨菜、白花菜、珍珠菜等多种珍贵的野菜。

    油茶、柚木、银杏被称为当地三件宝。

    这里有近2000亩油茶,300亩青茶。油茶是一个集经济价值和观赏价值于一体的木本常绿树种,茶油是绿色食品中的高级食用植物油。油茶花期长达一个半月之久,盛开时节,漫山遍野,碧波中白茫茫一片,美不胜收。

    清凉寨景区中的刘家山村,也是有名的高原银杏山庄。村中至今还完好地保存着古银杏树近百株,每年产银杏5万公斤左右。其中有数十株百年以上的银杏。我们去时,正是银杏收获的季节,家家户户的门口,堆晒着刚刚采摘下来的银杏果。

    据村民介绍,刘家山村中还有一棵神奇古松。大炼钢铁时,这棵松木也在指定的砍伐之列。由于天公作美,骤临一场大雷雨,才免遭厄运。至今这棵生长近千年的古松,寿高而不显苍老,英姿勃发,生机旺盛。

    薄叶润兰是生长在峡谷中央石缝中的另一种造型奇异的珍稀树种,树身由数株同类树干并列组合,常年枝繁叶茂,花蕊平齐向上,叶片并列下垂,层层托起,分布均匀,有如人工精心修剪而成。这个树种,整个清凉寨仅发现两棵,被喻为托塔天王李靖的化身。

    美景天成——神奇的飞流峡谷

    领略了清凉寨丰富的植物,后面还有更大的惊喜。

    从刘家山村往山下走去,一派层林尽染、花树繁盛、山水相依的自然风光尽情流泻在一条神奇的峡谷之中,让人沉醉,这就是飞流谷。

    相传,飞流谷原是一条大蟒蛇的修炼地,成龙上天时,山体崩裂,巨石飞翻,山洪倒流,形成峡谷。峡谷两侧山体陡峭,不可逾越。唯谷口下段有一处巨石覆盖、天然形成的几何图案洞口,使峡谷贯通,两山相连,其鬼斧神工,是为趣观。

    飞流谷是三条峡谷——百花谷、仙河谷和飞石谷的汇集地段,全长1.5公里,直接通天湖尾岸。谷中溪潭竞秀,奇石媲美,异木争雄。原始幽静的花湖林海和奇美壮观的飞瀑沉峡,天然绘织成一幅风光独秀的画卷,蜿蜒在崇山峻岭之中,令人留连忘返。

    谷中有通天湖、刘郎河、陪嫁沟、飞流谷、飞石谷瀑布等众多水体景观,还有道人洞、道姑洞、炭窑等洞穴景观,以及“李女陪嫁”、“刘大人回乡”、“道人修炼”等传奇故事。

    虽是秋冬季节,红的杜鹃花、白的山茶花仍然挂在枝头,随处还可看到一些不知名的小花。更为壮观的,是一片片金黄的银杏树、火红的枫树,以及苍翠的松树,与时隐时现于山谷之中的小溪、湖泊和飞瀑一起,组合成一幅色彩浓艳的风景油画。

    飞流滩是峡谷源头一道瀑布景观。飞流直下,流水欢歌,水戏石逗,妙趣横生。谷间还有当地民间脍炙人口的读书林、习字石、洗笔池、醒脑池等动人传说。

    历史悠远——遗迹尚存的骡马古道

    以自然风光引人入胜的清凉寨,历史上却并非高山无人之所,曾经也有过它的辉煌、繁华和烟云,只是许多往事,都已随时光远去了。

    在西峰寨及其附近一带,至今我们还能看到西峰古石寨、西峰双阁、骡马古道等历史遗迹。

    “西峰古寨幽,骡马古道远。”

    巍峨壮观的古寨城墙,位于海拔700余米的清凉寨顶峰,相传,花木兰替父从军,得胜回朝,谢绝天子官封尚书郎的赏赐,荣归故里,途经清凉寨时,见此地风光秀丽,顾不得归心似箭。情不自禁地策马扬鞭,奔向清凉寨巅,站在山顶,极目远眺,倍觉心旷神怡。由衷发出“东有青狮岭(今木兰山),西有清凉寨”的感叹。为纪念花木兰荣登清凉寨,后来人花五年时间,修了一条长1.5公里的寨墙和山顶石塔,取名荣归塔。寨塔建成后,踏青赏塔,登高览胜的游人,纷至沓来,后又有十余户迁居山寨。西峰古寨至今保留完好。石塔和房屋遗址依稀可辨,石碓、石碾等生活用具还在原地留存。

    石寨之下,据说是南方向北方驮运茶叶等货物的古道,而今已经掩没不知多少年了。想当年,石筑的古寨墙中,也有过人流、物流繁忙的景象吧。

    历史不经意地残留下一点点蛛丝马迹,留给后人无穷想象的空间。在山高林密的清凉古寨,暮色四合之际,我们强烈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沧桑的氛围。(■韩玉晔魏和平)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