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图看武汉 > 魅力武汉

 


藕节长江 两两相望

2007-06-27 13:07:04
华夏经纬网

地貌奇特的龙床矶上,传说赵匡胤曾在这里歇息过,因此被称为龙床叠被。

徐志刚/文 李浒 章扬/图

  摊开武汉市地图,你会发现长江在流经武汉纱帽到长江大桥一线时,河道跟其他河段相比特别顺直。这是为什么呢?

  在采访了有关水利地质方面的专家后,我们明白了这是因为岸边节点的作用。

  节点,在地质上是一种断层破裂带,长江河床正是沿着这些破裂带发育,当岸边有矶头“节点”时,河床紧束, 江水汇成一股;越过矶头“节点”,河床展宽,江心洲滩出露,水流分汊,如此一束一放,这就束缚了长江完全自由摆动的可能性,因而也就是节点为什么能够控制河道流势的原因。根据历史记载,这些山头、石矶大约在一亿多年前就已濒临大江,所以江岸一直比较稳定。

  有关部门曾进行过统计,长江从城陵矶到江苏江阴段,共有矶头103个。其中右岸有72个,左岸31个。除了左右岸数量上的差别外,节点在纵向上一般也有10—20公里的距离。像长江武汉境内从汉南纱帽山到长江大桥一线分布得如此紧密,如此对称的节点并不多。对这一自然现象,地质工作者形象地将其比方为“藕节状的长江”。

  按照地理顺序,在从纱帽到长江大桥河段中,有江夏张家墩、金口、沌口、长江大桥处四组对称节点。其中左岸分布有纱帽山、大军山、小军山、蛤蟆矶、龟山,右岸分布有赤矶山、槐山矶、龙床矶、杨泗矶、石嘴、蛇山。为了饱览这些地质奇观的独特景致,我们特选择在2007年长江枯水季节进行了一番踏访。
  
  纱帽赤矶隔江望
  
  纱帽山是长江左岸的一座小山,海拔39.8米。它位于汉南区纱帽正街的江滨。山虽然不高,但在一马平川的河滩上生成,临江兀立,岩突壁陡,气势颇为壮观。

  纱帽山,以船在江中行驶,远望此山,形同一顶纱帽而得名。据郦道元《水经注》载:江水左径百人山南,右径赤壁山北,昔周瑜与黃盖诈魏武大军所起也。相传东汉赤壁之战时,纱帽山处江心,黄盖带十舰百人掩蔽于石矶之中,乘机纵火烧毁了曹军主力,取得了战争的胜利,故纱帽山也称百人山。

  地质学家经过考察,据纱帽山地层断面上一红褐色条带古土埌层,判断出其地质年代属于更新世晚期的堆积物。上世纪60年代,在纱帽山上先后出土了一批石器、陶器、铜器、兽骨等商周遗物。现在,为保护古文化遗址,汉南区在纱帽山半腰以下砌有石质护坡加以保护。

  与纱帽隔江相望的是江夏的赤矶山。赤矶山,又名赤壁山,赤圻山。清康熙五十三年的《江夏县志》记载:“赤壁山在金口,盖周郎破曹操处。”清同治八年的《江夏县志》也记载了这一史实:赤壁山在县南七十里,高耸如笔,旧传楚有五赤壁,此其一也。

  由于赤矶山土质是石灰岩,蕴藏有质量好的石灰石。所以当地在清代就已经开始在山上采石炼灰了。长期的开采,使得山体的毁损不少,此次展现在我们面前的赤矶山只剩下了光秃的半座山。
  
  军山槐山封江喉
  
  从纱帽顺流5公里,是第二组节点——大军山、槐山、龙床矶。

  大军山之名,与附近小军山、设法山、百人山、尸骨墩、诸葛城一样,多以汉末三国鼎立的事实纪之。据明嘉靖《汉阳府志》载:“三国魏吴相战,陈兵两山之间,故以大军山名。”关于这一说法,目前大军山的半山腰上留存的当年诸葛亮草船借箭时的擂鼓墩和当年借东风时祭风台的遗址,就是1700多年前这段历史的最好佐证。

  海拔197.3米的大军山,独踞于附近四五十米高的山地丘陵之中,加之“江水东径大军山南”,构成了一幅山雄水美的景观。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大军山历来也为兵家必争之地和交通要塞。太平天国时洪秀全率军鏖战于此。北伐时,大军山曾是北伐军渡江北上,围歼武汉守敌的重要渡口。抗日战争时,一代名舰中山舰就是在大军山水域沉没的。
 
  从大军山过江,是金口槐山。由于山矶濒江而峙, 挡水迎波,故这一段水流湍急,航行十分危险,所以在清光绪年间,府衙就在槐山立碑示禁,提醒过往船只小心行驶。

  在槐山下游,是号称金口八景之一的“龙床叠被”。龙床叠被,是一天然矶石,页岩层叠,石面平坦,形状奇特,如灵芝状。矶从武金堤顶迭落江中,景象壮观。民间传闻:宋太祖赵匡胤登基前曾在矶石上睡了一觉,后来做了皇帝,把此矶封为龙床矶。

  军山槐山夹江,形如锁阴,异常险要,是长江中游的天然门户之一。此情此景,我们觉得套用民国时蔡甸籍名儒余季雅所描绘的“奇横江锁阴,屏障当稀世,磅礴气氤氲,雄关独冠群”是最恰当不过了。

  此处节点,洪水时江面宽1500米,平常时江面宽1100米,枯水时则为1000米。高程分别是洪水时40米,平常32米,枯水时25米。
  
  沌口石嘴挑江流
  
  顺江而下15公里,是位于沌口的节点。这一组节点中,北岸的蛤蟆矶、小军山与南岸石嘴对峙,河宽约1450米。

  石嘴,从地名便可窥见其演变过程。在明末清初时,此地有10个沙嘴伸入江中而名十嘴。后因江水冲刷,岩石裸露而改称石嘴。现在的石嘴,上有杨泗矶,猫子山迎流,下游河坡山收尾,形成了一段长约2公里的山体矶头节点带。

      位于上游的杨泗矶,因常年淹没于水下,历来是长江武汉段的防汛险段和航运隐患。此次去杨泗矶,正赶上今年长江超低水位,目睹了矶上顽石林立的场景。走在露出的矶石上,摸着泛着红色的矶石,感觉它特别硬,完全没有类似龙床矶石一捏成粉状的脆弱。更让人叫绝的,是在离岸边约两百米,单独呈现出一块面积约四五平方米的礁石,隐隐显露出一角,其暗石穿江的布局,颇有点杜甫笔下的“孤石隐如马”的味道。

  与杨泗矶一衣相邻的,是猫子山。猫子山,虽叫山,但我们认为似乎称其为矶更为形象贴切。只见其山矶如鱼鳞状层层顺势滑入江水之中,景象蔚为壮观。在杨泗矶与猫子山之间,是一大片平静的港湾。熟悉了江中风浪的渔民,多喜欢把小划子停靠于此,来避免江中的波涛。

  石嘴对岸,是长江北岸的两处山矶,前面是小军山抚江,后面有蛤蟆矶挑流。

  小军山,海拔108.6米,也以三国的古战场而得名。小军山的下游,是沌口的蛤蟆矶。矶单侧挑流,把大江主流自左岸向右向中偏流。由于它是在东荆河口不远,又是矶头伸江,所以此地多是渔民江面的作业区。蛤蟆矶,历来也是汉阳防汛的险段。早在清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汉阳县令王庭桢加固蛤蟆矶“砌石六层,高五尺有余”。不过现在,险点已经变成了景点,在有关部门的建设下,蛤蟆矶已成为了一座百花争奇斗艳的江滩花园。

  长江水过蛤蟆矶、石嘴这一对节点后,河床逐渐放宽,水流开始分散,流速变小,挟沙力降低,因而有利于沙洲的形成。同时,下游的龟山和蛇山这一对节点挟江,造成对上游方面壅水,减小水面比降,更促使上游宽河段内泥沙沉积成为江心洲。从有记载的文献来看,在这一区域,或上或下,或左或右,始终都有沙洲的出现。历史上的刘公洲、潜洲、鹦鹉洲以及目前长江三桥的白沙洲都是在这一河段生成的。
  
  龟山蛇山锁大江
  
  江水过白沙洲,鹦鹉洲后,就是有名的地质奇观“龟蛇锁大江”了。

  龟山脚下是禹功矶。矶呈南北走向,长约30米,海拔高程约20余米。矶临江一面,怪石嶙峋,直劈江水。据说历史上它是突兀到江中的,可“走江中数百步”。但现在的禹功矶与上下游的岸线相比,突出江中的距离并不远。这可能是长江上游水土流失,使江流中泥沙沉积,河床抬高,岸线往江中推进造成的。

  龟山对岸,是武昌的蛇山黄鹄矶。黄鹄矶,为蛇山西端突入江中的矶石,由石英砂岩和砂砾岩构成。水流触矶,形成回旋。

  龟山与蛇山锁江对峙,形成了长江中游的天然屏障。依托两山的重要地理位置,1957年修建了武汉长江大桥。尽管在两山之间是断层的陷落地带,江底的岩层曾受过扭折和挤压,个别的基础较差,但专家认为在这里建桥比较其他地方的岩层距江面为近,且两山间1060米的江面宽距也较为狭窄,不及下游的一半,山坡更可利用作为天然的桥台和引桥。然而由于长江大桥武昌桥头修建在黄鹄矶上,所以现在我们很难看见黄鹄矶了。而且这桥建在水中的八墩九孔,使得本来是锁口的龟蛇山节点更加束窄。

  雄伟的长江大桥武昌一头就建在黄鹄矶上。

  槐山矶上的留云亭,传说是为纪念达摩祖师从这里一苇渡江而修建的。

  枯水季节,铁板洲露出江面。

  沌口、金口、纱帽、大军山均为乡镇街道所在,食宿比较方便。

  ☆交通小贴士

  由于目前长江中没有游船来往于文中所述的四组节点,故只能采用陆路加轮渡的方式游览。如对这一地质奇观感兴趣的朋友,不妨按以下方式前行。

  1、位于市区的龟山蛇山,可乘市内公交车或轮渡前往。

  2、游览江南的张家墩、金口、石嘴可乘公交910路。其中张家墩节点在江夏的范湖乡,坐910路到金水闸后步行2公里即是。

  3、游览江北的蛤蟆矶,可在汉阳乘58路、204路到汉阳造纸厂,问电塔村江边即是。

  游览江北的小军山,在沌口新街坐沌口—军山的中巴到小军山。下小军山,仍坐此线路到军山街,可游大军山。

  游览江北的纱帽山,在大军山少管所坐到纱帽的5101路到纱帽正街,走至江边即是。

  4、在军山街渡口,有开往江夏金口的渡轮。在纱帽山渡口,也有开往金口和赤矶山的渡轮。想从江中饱览的朋友不妨一坐。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