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图看武汉 > 魅力武汉

 


南岸嘴:"泾渭分明"显奇观

2008-03-19 15:07:23
华夏经纬网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不仅切剖出数百年来武汉“两江分三镇”的奇特地貌,而且也造就了汉阳南岸嘴“泾渭分明”的水文特征。自上世纪末开始,横陈于两江交汇处的这一渚头,被人们称作武汉的“城市之眼”,其“泾渭分明”的奥秘究竟何在呢?

汉阳南岸嘴二江交汇处“泾渭分明”奇观。  谢育堂 摄

  □江城探奇

  “一瓢舀起两江水,半杯清茶三镇香”。在武汉这座现代城市的中心,汉阳南岸嘴分别与汉口龙王庙、武昌大堤口夹江而峙,两江四岸和三镇中心的标志性景观尽收眼底,亚洲最大的河流长江与它最大的支流汉水交汇于此,形成雄浑与清澈的“泾渭分明”,吸引过无数人的“眼球”。
  
  上苍赋予江城的一大福祉
  
  《诗经》中有:“泾以渭浊,湜湜其沚”之句。“泾渭分明”是一句比喻界线清楚的古老成语。泾河源于宁夏,至陕西汇入源自甘肃的渭河;古时泾河水清,渭河水浊,两水交汇时清浊界线显然。由于黄河流域水土流失等环境恶化,正宗的泾渭分明今人已难得一见。而久居江城的“老武汉”对于在南岸嘴、龙王庙所见的“泾渭分明”,却是司空见惯。

  其实,世界上位于两江交汇处的城市并非少见,如美国“河流之父”密西西比河畔的维克斯堡和孟斐斯;我国长江与嘉陵江交汇处的重庆;长江与黄浦江交汇处的上海;黑龙江与松花江交汇处的同江;浔江与桂江交汇处的梧州等。但遗憾的是,它们要么是主河道与支流界线不清晰不明显,要么交汇点不是处在楼厦林立的特大城市中心,要么周边没有人文景点相匹配,实在缺乏南岸嘴这样的“市区景观”价值。

  惟一可与南岸嘴媲美的,大概就是被誉为“日耳曼民族的骄傲”的德国老城科布伦茨的“德国角”了。穿越欧洲数国的莱茵河与清澈的莫塞河交汇于此,其“泾渭分明”的美丽神秘风情吸引着无数游人。“德国角”与南岸嘴的地理位置极为相似,甚至河流走向及周边景点布置都惊人地一致。但科布伦茨这座仅有几十万人口的城市主要集中在莫塞河以南,河的北侧和东侧相对空旷,“德国角”实际就是两河相交的尖三角地带,在那里无法领略到特大都市的磅礴与恢弘。

  可见,“身居闹市”的南岸嘴的“泾渭分明”奇观,或许是当今中国乃至世界绝无仅有的。这,岂不是大自然给予武汉的恩赐吗?
  
  且说江城“母亲河”
  
  如果将长江比喻为武汉的“父亲河”,那么汉水无疑就是武汉的“母亲河”了。从高空俯瞰武汉城区的地理构架,它是一个由水轴山系构成的大“十”字:水轴是“沉沉一线穿南北”的长江;山系是东西走向的珞珈山、小洪山、洪山、蛇山、龟山、梅子山等等。南岸嘴恰好就在这大“十”字的交叉点上,其形成离不开汉水。

  汉水又名汉江、襄河,古称沧浪、夏水等,在陕西宁强县有三源——沮水、嶓冢山和玉带河,蜿蜒流淌1532公里,东至武汉南岸嘴汇入长江,流域面积15.9万平方公里,为古老的汉民族和汉文化发祥地之一。

  汉阳、汉口乃至武汉的命名都与汉水密切相关。隋大业二年(606),依“水北为阳”之旧例,汉津县更名汉阳县。直至明朝以前,汉水主道经古汉阳城之南的诸多湖泊入江,当时仅有汉阳,尚无汉口,龟山之北还是一片水乡泽国。明成化(1465-1487)年初,汉水下游连年大水,近百湖泊堤岸溃口,最大洪汛在汉阳排沙口、郭师(茨)口之间决堤,径直东下,与龟山之北的多股汊水合而为一,汇入长江,“劈”开汉阳与汉口两方境土,从此改变了古汉阳的地理状态(见《明史?地理志》),形成了此后的南岸嘴。

  汉水流经武汉境内约20.57公里。在南岸嘴入江口,人们常见江河之水半浊半清,界线晰然。洪汛期间,两江往往水势湍急,汹涌喧哗,使人触目惊心;而洪汛过后的大部分日月,这里又恢复“泾渭分明”之态。1998年—2002年,南岸嘴及周边数千户民宅悉数拆迁,此地建起坚固的驳岸堤和风景宜人的景区,其水上奇观的旅游价值凸显出来。
  
  两江“泾渭分明”成因初探
  
  笔者曾在晴川街辖区居住43年,其间还在晴川街办事处工作过十几年,对于南岸嘴旁两江的“泾渭分明”,早已熟视。长江水常年浑黄,无须细言;而汉水多数时日绿波荡漾,每年“漫江碧透”的时间长短不等(约240—300余天),出现的月份和季节不尽相同,清澈程度也不一。它真的无规律可循吗?其成因何在呢?

  带着疑问,笔者造访了汉阳区水务局专家熊延安。这位在防汛部门工作32年的“老水务”说:南岸嘴旁的“泾渭分明”其实是有一定规律的,其成因主要为5个方面。其一,含沙量是首要因素。长江的含沙量较高,水也就常年浑浊,一旦处于含沙“饱和”状态,江水甚至会发红;汉水的含沙量在多数时日相对较低,所以汉水通常比长江清得多。清水汇入浊水,分界线自然明显。其二,是水的流速。它影响着含沙量,流速愈快,含沙量愈高。长江武汉段没有大的弯曲,酣畅奔流,浩浩荡荡;而汉水却弯曲蜿蜒,非汛期流速相对缓慢,水中泥沙沉淀,进入汉阳后又被几道大弯所“梗阻”,水也就清澈了。其三,为水位不一。多数时日,浑浊的长江水位略高于汉水。这种状态下,汉水在入江口因受长江的“顶托”而显平缓,流速很慢,水便“澄清”。此种“水位差”愈大,汉水愈清澈,两江的“泾渭”愈分明。其四,为两江上游的天气差异。若长江上游连降暴雨(以梅雨季节居多),各支流暴涨,造成泥沙俱下,江水即浑;假如此时汉水流域无雨或少雨,清澈程度就会变化不大,入江口仍会“泾渭分明”。其五,为汛期的发生时间不同。在有洪汛的年份,长江多为夏汛,汉水多为秋汛,洪峰通常错开时间,因而夏季两江交汇处往往更加“泾渭分明”。不过也有例外,如果两江洪峰“相逢”于武汉(如1983年和1998年夏),或遇长江水位较低时汉江“发流水”,在南岸嘴就看不到那么明显的两江“泾渭分明”了。曾防汛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