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图看武汉 > 历史足迹

 


汉口的墩台

2007-03-20 15:07:48
华夏经纬网


    汉水改道是武汉地形、地貌的一次大裂变,它使汉阳、汉口之间出现了一条鸿沟。

    原先,汉口乃一片低洼的湖塘、河滩,长着芦苇。在此芦荡泽国中,人民难以栖身。因此明代天顺之前,汉口没有民居之记载,但有汉阳人在此垦种和渔猎。王葆心在《续汉口丛谈》中指出:汉口在明代本屯地,为汉阳十九屯之一。

    当然,汉口地势虽低,总还有些陆地,稍稍隆起在水平面上。而成化之前的汉水河道不宽。汉阳人过河,只要驾着小舟,就可到此捕鱼打猎。范锴在《汉口丛谈》中,根据前人记载,述及明太祖朱元璋在征讨陈友谅之子陈理时,曾率军至潇湘湖(汉口后湖)一带,朱元璋赋诗曰:“马渡沙头苜蓿香,片云片雨度潇湘,东风吹醉英雄梦,不是咸阳是洛阳。”范锴还解释说:“惟汉口之后湖,当时为襄河故道,一名潇湘湖,勒马赋诗,或即此耳。”明朝初年,在这荒滩野湖上,建过寺庙。根据《汉阳县志》所载,明朝永乐二年(1404年),在今汉口黄陂街上段地域,建过一个塞口寺。据说,1521年,嘉靖皇帝从钟祥出发,北上京师接帝位时,行舟临幸此地,乃敕赐塞口寺为回龙寺。一首描写回龙寺的诗云:“地僻门无径,松间榻有阴。秋山分野阔,寒水入云深。荒草高僧意,斜阳过客心,漫从星月下,枕石作长吟。”由此可知,塞口寺建在荒泽僻墅之上,一脉“寒水”、“荒草”,连入寺之路也不好找。但毕竟还是有和尚住在寺中,并且在寺中还栽了松树。此外,还有所谓马王庙(约在今汉口黄陂街下首)和天宝庵,这是以后的事了。

    汉口有居民始于明英宗天顺年间(1457-1464年),时值汉水成化改道之前夕。这里的“河滩废壤”,由江夏县民萧二承佃,萧氏遂成为此处的“二地主”。百姓张天爵父、祖来此筑基盖屋,每年要向萧氏交银三分。成化年间,这里形成了汉江河道的惟一入江口,水口地方称为“汉口”,渐渐各处商民在水口两岸建房造屋,商船也来此停泊,市场开始出现。
 
    汉口地势低洼,汛期时更是泽国一片。早期的汉口居民,只能选择地势较高的墩子上营造房舍,形成了水上人家。但夏秋水涨时,墩台随时可能被洪水吞没。为了保住身家性命,人们艰辛地在住地筑堤,形成围垸,抗阻水患。同时采土填平湖塘、低地,抬高地面。修圩围垸成为汉口人与水患搏斗的最早水利工程,是汉口人保护和营造家园的第一个发明创造。后来,修圩围垸演变成建筑堤防的巨大水利工程。从汉口几百年的发展看,汉口可以说是一个由堤防围筑的城,是由世世代代劳动人民用一筐筐泥土填平夯实的城。这一延续数百年的填土、筑堤工程,堪称世界城市史上的奇迹。今天这些在水网上星罗棋布的墩子早已不存在了,仅仅留下一些地名作为古汉口的遗踪。在武汉三镇,墩台星罗棋布,迄今为止,三镇以墩命名的地段有185处之多,东西湖区、汉南区、洪山区、汉阳区等都有墩,其中尤以汉口为最,共86个。

    墩的命名具有特殊的历史地理和人文特点。罗家墩、易家墩、唐家墩、韩家墩、金家墩、贺家墩等主要来源于姓氏。当时在这些墩台上聚族而居。世代繁衍,终于形成了具有姓氏特点的墩台地名。有的是以居民原籍而命名,如天门墩、鄂城墩、阳逻墩等,反映了该墩居民来自天门、鄂城、阳逻。还有的来自其相对地理位置。如双墩(硚口区)是因为此地两墩并列。下何家墩位于江岸区新马路与京汉铁路相交外北侧。两墩相距不远,但有上下之别。再有一些是来自墩台本身的某些人文特点或自然特点,如汉口八古墩据传来源于有一家八房头在此落户,故名八古墩。老鸹墩在汉口西北东西湖,昔为老鸹栖息之地,树头鸹巢繁多,所以就叫老鸹墩。江岸区丹水池的凉墩是因此地原为荒野坡地,近水迎风气温凉爽而命名。

    在汉口的墩台随着历代堤防的修建以及堆土填平洼地,逐渐消失,留下的是一个墩台的地名,在这些历史遗留下的地名中,都有汉口人祖先创业维艰的故事。(皮明庥\文史青龙\图)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