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图看武汉 > 历史足迹

 


阅马场发现明楚王宫遗址

2007-03-28 15:23:44
华夏经纬网

疑为明代楚王府宫殿建筑构件的青条石就是在此处被发现的。图中白圈处为此石。

青条石上所雕刻的花草纹饰与楚王陵宫殿建筑纹饰“别无二致”。

图中白圈处为所发现的“文化层”。

    阅马场与红楼是武汉市民再熟悉不过的地名和建筑物了,正在如火如荼规划建设中、以彰显“首义文化”为主题的首义文化广场更是将全世界的目光聚集于此,人们越来越迫切地认识到,从一场革命到一笔珍贵的文化遗产,辛亥首义已成为我们这座城市最具个性特征和历史蕴含的精神文化财富。
    而在阅马场施工现场,随着一批明代楚王府建筑瓦石构件“文化层”的被发现,不仅对揭开楚王府之谜和对武昌城的考古研究工作具有重要作用,更使人们对这块千百年来,风云际会之地的历史脉络和人文积淀有了更深入、更全面的认识和了解。对于首义文化广场的建设,也由此将人们的思考引发一个新层次:在跨越千年的城邑文明和人文积淀上,我们该如何让历史与现实接轨,建设好首义文化广场,使之成为武汉走向世界的名片?

    阅马场施工现场惊现楚王府建筑构件

    辛亥革命博物馆梁华平馆长至今对大半年前的那次发现兴奋不已。
    2006年6月26日,一个炎热夏日,红楼大院门外不远处的大片土层因首义广场地下通道建设,被工人们挖掘、翻开。那天中午,梁华平来到封闭式施工现场,在距孙中山铜像西南方向10米左右的一处开挖地段,意外发现在离地面1.3米至1.5米深处竟有一处厚20厘米至30厘米的“文化层”,层内堆积着浅黄或浅绿的古代琉璃瓦碎片。取出几片碎瓦清洗后,发现在一些脊瓦碎片上,还刻有精致的龙头纹饰。
    梁华平推断,此瓦非一般民间之物,可能与明楚王府有关。
    随后,另一个惊奇的发现证实了他的推断:在距离此处不远的红楼南院墙附近,他们发现了一块被工人们从土层里翻出来的残缺青条石,约一米长。青条石上也雕刻有精美别致的花草纹饰。随后的一段时间,他们又发现了不少大小不一的多块古代建筑石砖构件。其中还有一块“踏脚石”,光滑的表面显示出古人在此活动的气息。
    受邀而来的原省文物处处长、著名古建筑文物专家孙启康在认真考察研究后,也初步断定:从瓦片和石件的纹饰上看,应为王宫宫殿建筑物,很可能就是明代楚王府遗存的建筑构件。
    为了进一步证实这一推断,今年3月7日,梁华平馆长一行数人专程前往位于武汉市郊的龙泉山楚王陵考证。
    明朝初年,朱元璋第六子朱桢被封为楚王,以此地为楚王墓葬区。其后,有庄、宪、康、靖、端、愍、恭诸陵依然保存完好。遂成为著名的“八王陵”。此外,还有贺王华奎附葬于此,总共九座坟陵。在园陵内,还有碑亭九座、龟碑、明楼亭殿、拜台、拱桥、九龙台等建筑。
    通过勘查,专家们发现,红楼附近所发现的青条石等建筑构件的纹饰图案与楚王陵主殿外墙“嵌面石”上的纹饰“别无二致,一模一样”,而且这种特殊的花草建筑纹饰为明代帝王专属,一般民用和官府建筑不敢使用这些“皇草”纹饰。因此,基本可以断定,今天所发现的这些建筑构件为明代楚王府主要建筑之遗存构件。
    按照已有的说法,今天的阅马场与红楼所处位置为明清时期的演武厅之所,并非楚王府遗址所处位置,缘何在此处会发现如此集中、被封埋于地下的楚王府建筑构件?

    今天的阅马场可能为明楚王府遗址

    史载,明代楚王府建于洪武四年(1371年),与明代武昌城同时建造。在明朝两百多年里,武昌城一直是楚王府把持的天下。1644年,张献忠攻破武昌,楚王府及其城墙被全部毁坏。
    据《明史?仪卫志?亲王府制》所记载:“(楚王府)城高二丈九尺,正殿基高六尺九寸,正门前后殿,四门城楼,饰以青绿点金,廊房饰以青黛。四城正门,以丹漆,金涂铜钉……”
    从史料记载来看,楚王府为一庞大的建筑群,城中之城,东西宽2华里,南北长4华里。关于楚王府的具体地理位置,《武汉通览》一书中说:“楚王府故址位于武昌蛇山中峰高冠山南麓,前临大朝街(今复兴路),右邻长街(今解放路),左为阅马场。”
    那么,这些楚王府建筑构件又是从何而来呢?答案只有两个:一是被人们作为回填物运到此处填埋;二是此处就是楚王府的遗址所在地。
    通过对此处“文化层”及“文化层”上填土情况的考证,专家们否定了前一种说法,认为此处即为昔日楚王府部分宫殿所在地。
    而这一判定又与一些史料所记载的“(楚王府)与阅马场(也称演武厅)相临”相悖。这又作何解?
    “要解释这一问题,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今天的阅马场与明清所称的阅马场并不在同一地理位置上。”梁华平馆长通过查阅相关历史文献资料,得出这一结论。
    关于阅马场的来历,有关资料是这样介绍的:清代初年,巡抚刘兆麟在明代楚王府之东辟建练兵演武的校场,场上有演武厅,是举行武科考试的场所,名阅马厂。解放后在书写时改“厂”为“场”,已经约定俗成。其实据有关历史文献记载,在明代,楚王府之东就已有阅马厂了。
    梁华平说,我们今天所指的阅马场东至蛇山洞延伸出来的武昌路,南至阅马场小学,西至湖北剧场,北至蛇山南麓,东西长200米,南北宽400米,是个知名度很高的广场。武珞路以此为起点,横贯广场的中部,向东伸展,西北与长江大桥的引桥公路相连,西南与彭刘杨路相通,是连通武汉三镇的主干道。
    根据清人陈诗所著《湖北旧闻录》,在“社稷坛”一节有“社稷坛,在阅马厂”的记述,其地理位置在“城东黄鹤山(今蛇山)下废营地一区”。古人所称阅马厂可能位于今武昌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大门以外至湖北省图书馆这一地域,并非今人所指的阅马场区域。
    梁馆长等专家认为,今天的阅马场、红楼所处位置应是明代楚王府遗址的一部分,而且从已发现的建筑构件来看,为王宫主要建筑群之遗存。

    广场建设可否融入更丰富历史文化内涵

    “也许对这一判断的最终确认,尚需学者、专家作进一步的考证和研究,但这一发现使我们对阅马场——这块千百年来、风云际会之地的历史发展脉络和人文积淀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梁华平说:我们脚下的这块“弹丸”之地的确太不平凡了!
    今天的红楼原是清末湖北咨议局所在地,始建于1909年,1910年落成。今天,不仅因其主体建筑为红色楼房,有“红楼”之称,还因为它是辛亥首义的象征,并一度成为中华民国鄂军都督府(即湖北军政府)所在地,成为全国革命的中心和今天彰显首义文化的核心。而自楚王府被焚毁之后的数百年间,除了武昌首义,这里还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历史活剧:
    1688年6月,武昌发生兵变,推举夏逢龙为总统兵马大元帅,设指挥部于此。
    1853年元月,太平天国攻占武昌,在此搭台宣讲革命道理,并举行了进军南京的誓师仪式。
    “五四”运动爆发之际,这里又成为千万名爱国学生举行集会和示威的阵地。
    1926年,北伐军攻克武昌,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和国民党湖北省党部均设在红楼内,武昌人民在此集会,庆祝北伐胜利;翌年春,在此召开湖北农民协会第一次全省代表大会,毛泽东被聘为大会名誉主席。
    1949年5月16日武汉解放后,中共湖北省委也曾在此办公。
    1979年3月,国家名誉主席宋庆龄亲笔为此题写“武昌起义军政府旧址”横幅……
    梁华平感慨:如果在此地继续探挖下去,会发现更多的“文化层”,阅马场这个地方就如同一棵千年古树,而那层层叠加的“文化层”,就是一层一层历史的年轮,它们见证了一座城市的历史,显示着一个民族生生不息的历史脉动。
    一位学者深有感触地说,今天的阅马场不仅阅尽岁月沧桑,成为终结中国数千年封建专制统治的象征,让矗立于此的红楼成为举世瞩目的中华“民国之门”,也成为浓缩一座城市发展和变迁的载体和历史舞台。它为今天首义广场的建设和规划提供了更开阔的思路。
    还有专家提出,正在建设的首义广场,如果能在充分体现和彰显其首义文化内涵和主题的前提下,将这些丰富的历史人文元素有机融合进来,让人们更多地了解阅马场的过去及深厚的历史人文底蕴,必将使首义广场内容更丰富,文化更多彩,更富于吸引力。当然,这种融合一定要是有机的,是相得益彰的,而不是冲淡首义文化的主题。(蒋太旭/文辛博/摄影)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