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图看武汉 > 历史足迹

 


武昌:“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2007-06-12 10:46:02
华夏经纬网

12残存的锚链(上)及构件(下)

丝麻四局时期的并条机

最后的烟囱和厂房

裕华时期的老厂房

  武昌“蓝湾俊园”小区有一栋漂亮的小洋楼,原一纱厂办公楼的保留成为武汉近现代工业遗址保护的典范孤例,我们在武昌的踏访即始于此。
  武汉近代纺织工业肇始于张之洞创办的麻纺四局。
  中国社会长期以来形成的小农经济与家庭手工业相结合的传统产业结构,随着开埠后外国企业倾销而至的洋货而受到强烈冲击。为此,洋务运动为挽救民族权利,先后开办了一些近代机器纺织企业,如左宗棠兴办的兰州机器织呢局、李鸿章兴办的上海机器织布局等。在华中地区,直到张之洞督鄂才兴办了湖北布、纱、丝、麻四大官局。
  光绪十五年(1889年)张之洞在广州呈给光绪皇帝的奏折中说:“窃自通商以来,中国之财溢于外洋者,洋药而外,莫如洋布洋纱”、“今既不能禁其不来,惟有购办机器,纺花织布,自扩其工商之利,以保利权。”获清廷批准后,他立即电请中国驻英国大使刘瑞芬订购织布局所需机器。1889年8月8日,张之洞调任湖广总督并移驻武昌,将原订购的机器亦移到了武昌。
  四局中创建最早的是湖北织布官局,地址选定在武昌文昌门外沿江一带,占地约10.3万平方米。1892年11月20日正式开工生产时,张之洞在大门口亲题楹联:“布衣兴国,蓝缕开疆。”斯时,3万枚纱锭、1000台英国布机、2000马力蒸汽动力、1140盏照明电灯等设备一起运行,其喧嚣岂仅仅是“唧唧复唧唧”,但其间并非“木兰当户织”。因张之洞最初禁用女工,所以湖北织布官局雇用了2500名男将。他们男做女活,做出的产品有14支与16支棉纱、原色平布、原色斜纹布等。投放市场销路很好,“甚合华人之用”。现在,在该局的遗址上不再喧闹,早已成为静谧的武汉音乐学院紫阳路分校。
  湖北织布官局初见成效,张之洞又筹建湖北纺纱官局。北纱厂选址在织布官局上首的江边一带,占地约5.3万平方米,1897年建成投产,迄今整110年。在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的一年中即获利银5万。但由于财力不逮,计划兴建南纱厂的4万纱锭无法动工安装,这批纱锭后由张謇接手建成了江苏南通大生纱厂。现在,湖北纺纱官局的大部分遗址,已成为了武昌造船厂的西北区。
  由于当时机器绸丝的售价为土法绸丝的3倍,张之洞乃决定利用鄂东及荆宜一带盛产生丝的优势兴办湖北缫丝官局。1894年年底,官商共同投资,遴选候补同知黄晋荃主持其事,实行官督商办。厂址选定在武昌望山门外巡司河北岸,占地1.2万平方米。雇用女工约400名,大部分从上海招来,武汉的第一批纺织女工即肇始于此。湖北缫丝官局的遗址,后来成为武昌造船厂的东南区。
  湖北制麻官局原址在武昌平湖门外右侧的江边一带,现武昌平湖门水厂厂区。当时占地3万平方米。1897年动工兴建,由德商瑞记洋行承办购德国织机,聘日本技师,1906年建成投产。主要产品有麻纱、粗细麻布及麻袋,平均日产麻纱300斤,麻织物450米。虽然规模不大,但它却“为吾国机制麻业之滥觞”。
  湖北布、纱、丝、麻四局,构成了比较完整的近代纺织工业体系,使武汉在清末形成华中最大的纺织工业中心。但是随着国运的艰难,四局惨淡经营,几经起落。至1938年武汉沦陷,四局机器一部分迁陕西咸阳,一部分迁四川万县。留在武昌的设备被日机炸毁或沦陷后被日军劫走。称雄一时的麻纺四局不复存在,现在连相关的地名也没留下。
  与麻纺四局有传承关系的武昌一纱、震寰、裕华三大纱厂,民国初期兴起,成为遐迩闻名的纺织工业群,其厂房林立烟囱冒烟的景象可与后来的青山武钢相媲美。
  一纱的创办人李紫云曾任汉口总商会总理,民国建立后,由于不许外国开辟租界,奥地利商人所筹建的武昌水厂计划告吹,其征用的土地搁置了下来。李紫云通过湖北督军王占元的关系,用一万银元买下了这块土地兴建一纱。一纱位于武昌武胜门外曾家巷沿江一带,占地面积11.27万平方米,规模当时数华中第一。为了体现不与官股合作,一纱的全称定的是“商办汉口第一纺织有限公司”。解放后,该厂经历了公私合营最终定名为国营武汉第六棉纺织厂。从1919年冬正式开工投产至上世纪90年代末该厂彻底破产,厂区建筑变卖后全部被拆,建成了蓝湾俊园住宅小区。所幸其厂区西大门正对着汉水的入江口的办公大楼完好保留下来,见证着它的已逝年华。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我国纱布市场由于洋货骤减一时发生求过于供现象。武昌巨富刘逸行、刘季五兄弟自日本留学归来,积极着手发展民族棉纺织工业。1919年,刘氏兄弟俩伙同汉口大买办刘子敬在武昌上新河创办了震寰纺织股份有限公司,1922年5月建成投产。该公司简称为震寰纱厂(即后来的国棉五厂),占地面积4.1万平方米。刘逸行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并取得建筑工程学博士学位,经他亲自设计该厂主车间濒靠上新河呈一字形布局,为现浇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的三层楼厂房,其外立面为红砖清水墙,可以说是艺术性与实用性相结合的难得精品。至20世纪末,该厂破产后被卖给房地产开发商,厂区内大批珍贵的历史建筑全部拆毁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住宅小区。
  江河日下,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走到新河路。这是填平河流而修筑的道路,在它的路边,依然能找到原来河边驳岸十分粗壮的花岗岩。1912年,黎元洪批准楚兴公司接租湖北布、纱、丝、麻四局,徐荣廷任总经理,张松樵此时专管织布局。楚兴公司结束后,其巨额盈利由有关投资者分享。张松樵筹资50万两在武昌下新河附近自办了一座小厂。后又邀集汉口纱帮投资组建成了裕华纱厂。1920年裕华纱厂进行改组,由于徐荣廷为董事长经营得法该企业长期处于赢利状态。
  80多年过去了,昔日的裕华纱厂现已改制成为了裕大华公司。它是武汉市至今唯一还在生产经营的、创建于二战以前的民族纺织大型企业。厂内还保留着带罗马柱的十字中空式办公楼、红砖清水墙红瓦四坡水大厂房、锯齿形连排车间等历史建筑。
  但是,当我们想进去瞻仰并领略这弥足珍贵的工业遗产时,厂方不愿合作,其原因可能是怕宣传报道后影响拆迁。站在月亮湾江边我们不禁长叹,武昌硕果仅存的工业遗产裕华纱厂难道最终也难逃消亡的命运吗?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