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图看武汉 > 历史足迹

 


三镇:“码头历历在,厂房无处寻”

2007-06-12 10:47:46
华夏经纬网

大王庙电厂旧貌

新开张的既济电力商城

光绪年间地界碑

原电厂排水口

汉阳铁厂东码头

裕华纱厂码头

江汉路上的原既济水电公司公事房

既济水电公司水塔原貌

  武汉兴办工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得水之利,工业尤其是近代工业对水的依赖性是十分明显的。无论是汉阳铁厂还是麻纺四局,都建在汉水长江之滨,并且有众多的码头支撑着。
  追溯武汉近代工业遗迹,保存较为完好的还是那些相关的码头,它们给武汉历史悠久的码头文化注入新的内容。
  1909年的《汉阳府城附近最新图》上,清晰地标明有汉阳铁厂码头达6处之多。这些码头大多还在水边,不过需要考察确认。如郭茨口汉水边冬季水枯时出现木桩,就是原汉阳铁厂的采石码头,主要是输出赫山一带的石头,铺筑卢汉铁路汉口到滠口的一段。汉阳铁厂用煤大量来自江西萍乡,要经水路从洞庭湖运来,因此汉阳铁厂的煤码头有3个。汉阳晴川饭店下游是汉阳铁厂的东码头,也是输入矿石和输出钢材的主要码头,其保存完好可谓令人吃惊。我们数次凭吊这座红砂石码头。那些黑色的铆固件还在,根据江水的涨落在上面置钢轴以便卷扬机拉货。其他的设施,如缆桩还剩一个,粗大的锚链仅存一截。虽历经劫难,它们在江边存在了一百多年。
  武昌麻纺四局和后来的诸纱厂,所用原料大部分来自棉产区江汉平原和鄂南。江边码头不仅是原料通道也是员工专用轮渡码头。鲁履安任总经理的民生公司即备两艘拖轮接送女工上下班,并派警卫保护女工路途安全。抗战胜利后恢复轮渡出现困难,几家纱厂慷慨支持,故轮渡公司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纱厂职工乘船免费,这一陈规一直延续到上世纪70年代。现在虽历经江滩改造,这些码头台阶仍整齐地排列在原处,只是上面再没有纷沓的脚步和吭育吭育的号子声。
  利济路河边的原既济公司大王庙电厂有个码头,趸船叫马达房,是为电厂大量抽水用的。如今,通向岸上的20余级青石台阶上,行走的多是汉正街的经商者。驳岸上还有直径粗大的排水孔道和刻于光绪年间电厂碑,叫很多人看了不明究竟。只有老武汉才清楚,这里曾是汉口最大的火力发电厂。也就是近两年时间,原来的发电车间已被高大的“既济电力商城”取代,原来躺在厂区的一块既济水电公司地界碑已不知去向,还有一块被汉正街博物馆收藏。
  宋炜臣时期的既济水电公司水厂码头在上游宗关。那里还有一栋英国人设计的办公楼和老泵房是原物,去年百年庆典时,市水务集团将其整旧如旧,以显示公司历史的悠远。而当时汉口也是武汉最高建筑的水塔,现在不仅其高度被新的楼群所淹没,外表也为商业符号所遮盖。至于原汉口一码头太平路、现江汉路步行街上的那栋房子,过往行人很少知道它曾是既济水电公司的公事房。
  “码头历历在,厂房无处寻。”遍观武汉近现代工业遗址,汉阳铁厂和麻纺四局,大抵终结于70年前的战乱,为无可抗拒的历史原因;而震寰、一纱及既济水电公司的电厂部分,则完全是消亡于现实的商业大潮,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但是,这种选择是理性的吗?
  5月30日,冯天瑜、皮明庥、张良皋、严昌洪等聚首张之洞与汉阳铁厂博物馆,发表了不乏精辟的看法。专家们指出,武汉的工业遗产不是多了而是越来越少,既济电厂要拆时遭到很多人反对,结果还是拆了。汉口王家墩机场在没有经过任何调研的情况下整体拆除令人非常痛心,这里是悲壮的武汉三次大空战战机起飞的地方,有许多故事发生。如果留下一点改作航空俱乐部等,既有文化价值也有经济价值。武汉还有许多国有大型企业,如武重、武锅等当代工业遗产,如果将它们通通拆光,一个城市的文明发展历史因物化证据的人为湮灭而被割断。
  去年4月,又有9处近现代工业遗产入选第六批“国保”单位。巧合的是,摆在前两位的一个是钢铁一个是纺织:即位于黄石的汉冶萍煤铁厂矿旧址和由著名实业家张謇于1895年创办的南通大生纱厂,这两处都与武汉的钢铁、纺织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其渊源都在武汉,而在我们的城市已找不到厂址了。
  工业遗产是具有历史学、社会学、建筑学意义和技术价值、审美价值和科研价值的工业文化遗存。工业遗产饱含着大量的历史记忆和工业生产、建筑、美学及其他人文信息,是城市个性的生动体现。在工业遗产渐受关爱的今天,保护我们城市文明年轮的问题变得异常重要和紧迫。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