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图看武汉 > 历史足迹

 


寻访千年湖泗窑

2008-04-16 15:23:57
华夏经纬网

寻访千年湖泗窑

江夏舒安王麻窑址发掘全景。祁金刚 供图

寻访千年湖泗窑

湖泗镇浮山村一古窑因大树倒塌而暴露出的窑内一角。徐志刚 摄

寻访千年湖泗窑

当年王麻窑火膛内匣钵出土现场。祁金刚 供图

寻访千年湖泗窑

祝志林告诉记者:这就是当年发掘的浮山古窑址。文艺 摄

  在武汉市江夏区东部的梁子湖和西部的斧头湖沿岸的丘陵地区,分布着大大小小数以百计的古代制瓷遗址堆积。自上世纪70年代在江夏湖泗夏祠村首次发现窑址以来,经过省、市、区文物考古工作者的不懈努力,这一规模庞大的古代制瓷窑址群,逐渐展现出它古朴的风貌。在南北长约40公里、东西宽约30公里的范围内,迄今已发现古窑址145处,窑膛170余条。因为首先在湖泗夏祠发现窑址,根据考古学上的惯例,命名为“湖泗窑址群”。实际它包括梁子湖沿岸湖泗、舒安、保福、土地堂、贺站所发现青白瓷系窑址和斧头湖沿岸安山、法泗、范湖所发现的青瓷系的窑址,两个瓷系其年代上起唐末五代,主要造烧在宋代,下至元明时期。

  湖泗窑址群规模大,分布范围广,延续的时间长,在长江中游地区已发现的古代窑址中实属罕见,再现了湖北地区1000多年前陶瓷生产营销盛况,改写了湖北无瓷窑的历史,引起了中外陶瓷专家的高度重视。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古陶瓷专家李知晏认为,湖泗窑址的发现是长江中游古陶瓷生产的一个重要链接,使南方和北方、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陶瓷生产的历史得到衔接,使中国大地的陶瓷生产的长河成为一个完整的系列。2001年6月,国务院将“湖泗瓷窑址群”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世纪80年代至今,湖泗窑址群中有5座古瓷窑得以发掘:舒安王麻窑(1988年)、土地堂青山窑(1989年)、湖泗浮山窑(1995年)、安山杨家澥窑(1999年)、安山陈家垅窑(1999年)。这些古窑是怎样发掘的?古窑中有些什么东西?出土的文物价值几何?近日记者探访了其中2座古窑。

  王麻窑:改写了湖北无瓷窑历史
  
  王麻窑是湖泗窑址群中发掘的第一座古窑。王麻窑址位于江夏区舒安乡西约5公里的官山村王麻湾南边的小山丘上,西北临梁子湖汊,东北至纸坊镇约35公里。四周平原、丘陵和湖汊交错分布。虽然原发掘的窑址已经回填,但依山而筑的巨大窑堆和散落的瓷片,仍让人感觉它的古老和壮观。

  据随行的湖泗镇文化站长祝志林介绍,1982年,武汉市文物处文物普查队曾对该窑址进行过专题调查,发现堆有瓷片和窑具的窑堆63座,王麻窑堆就是其中之一。1988年该窑堆遭到严重破坏,农民修路取土时暴露龙窑一座,并破坏了窑炉尾部遗迹。同年秋至1989年夏,武汉市博物馆考古队与江夏区博物馆联合对该窑堆进行抢救性发掘,揭露出较完整的龙窑一座,出土大量青白瓷器和窑具。1995年春夏,上述两单位再次合作,对窑炉两侧的废弃堆积进行发掘,并在窑炉前部发现5组作坊遗址。

  王麻窑址出土的遗物主要是日用陶瓷器、窑具和工具三大类。日用陶瓷器是王麻窑址出土数量最多的器物。据有关部门统计:王麻窑共出土陶瓷器(片)7080件,器类有碗、盏、碟、盘、钵、壶、五管瓶、枕、薰炉、罐等。王麻窑的发掘,从此改写了湖北无瓷窑的历史。

  据当年参加发掘的武汉大学考古系专家贺世伟考证,王麻窑的发掘是近10多年来湖北陶瓷考古的重要收获,它为全面研究湖北地区乃至长江中游青白瓷业的发展提供了新材料。该窑产品类型丰富,式样变化多样,釉色以青白釉为主,其次为青釉、白釉,酱黑釉最少。胎色以灰白胎最多,铁青胎较少。装饰技法多样,题材丰富,窑工综合运用刻、划、粘贴、雕、印、镂、剔等方法在器物上装饰菊、莲、水草等花纹,风格简练飘逸,带有浓厚的江南水乡气息。

  其中,出土的一件青白瓷枕做工精致,是王麻窑的代表作。1992年江西省文物工作队在江西景德镇德安宋墓中发现湖泗窑生产的青白瓷碗和钵,证明宋代湖泗窑的青白瓷与景德镇的青白瓷具有同等价值,广受社会欢迎。

  浮山窑:经典的南方宋代龙窑

  浮山窑位于江夏区湖泗镇浮山村西北的一座低矮山丘上,它是依梁子湖汊冲积而成的滩地,南临浮山小学,其四周分布着不少含有文化遗物的窑堆。该山丘海拔40.4米,据说,未发掘前,其上生长着低矮茂密的灌木丛和杂草,地面上到处可见废弃的窑砖、匣钵片、垫饼和影青瓷片。1995年秋至1996年初,武汉大学考古系、武汉市博物馆与江夏区博物馆联合对该窑址进行首次发掘,获得了重要的成果:发掘出龙窑遗迹两座,清理出瓷器(片)、窑具等文化遗物数万件,极大地丰富了湖北陶瓷考古研究的内容。

  那天记者一行到浮山窑时,正逢下雨,想不到这场春雨竟给我们带来了意外收获。在离浮山窑200多米的一处山丘上,一棵大树由于山水冲流倒塌,将一座古窑的尾部掀开,从山腰处滚落下一片黄灿灿白花花的窑土、匣钵、垫饼和瓷片,真让人大开眼界,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窑烟飘浮瓷器叮当的宋代。湖泗镇文化站长祝志林说,这样的场景是难得一见的。

  祝志林告诉记者,当年他参与了浮山窑的发掘,出土的瓷器颇为丰富,大多数是青白瓷,器类有碗、盏、碟、钵、壶、薰炉、器盖7大类。浮山窑是典型的中国南方宋代龙窑,其特点是窑炉的布局合理,二窑皆南北向顺山丘地势俯冲而下,东西并列而建,很有地方特色。这对于节约建窑成本,降低生产消耗有很大意义。

  武汉市考古研究所专家许志斌推论,浮山窑的使用效率是很高的。从两窑窑床砂层的情况来看,至少可经过4次连续烧造,由于不断地烧造,使得窑床不断加厚加高,从而被迫增高窑墙,加大窑室,以减小建窑周期,增加产量,使瓷器生产得以连续进行。浮山两窑的发掘为研究我国宋代龙窑的结构、烧制技术、建筑水平提供了珍贵的实物材料和研究信息,丰富了我们对中国南方宋代龙窑的认识。

  链 接

  湖泗窑址为何出现密集窑群

  从已发现的170余处古瓷窑来看,湖泗窑址大都集中在江夏境内的梁子湖和斧头湖地域。作为湖北惟一的地方窑口,湖泗窑为何在江夏沿湖地块扎堆?记者日前走访了江夏区文体局副局长祁金刚。据他分析,湖泗窑址群如此密集与它所处的地质、地貌有联系。

  祁金刚介绍,江夏沿湖地区有着丰富的瓷土,瓷土是陶瓷的主要原料,它由云母和长石变质而成,且带有一定的粘度。祁金刚认为,水源和燃料也为湖泗窑址群的形成创造了物质条件。梁子湖、斧头湖宽阔的水域,以及附近小山丘上的茂盛松枝,都是烧窑必不可少的原材料。这些原料给湖泗窑烧瓷提供了方便,节省了大量的成本费用。另外,优越的交通给湖泗窑运销提供了便利。江夏地处长江中游之腹地,梁子湖、斧头湖通过小河与长江相通,在以航运为主要交通的古代,为湖泗窑瓷器出境创造了条件。由此可见,湖泗窑址在江夏一带如此密集,与天时、地利的自然因素是分不开的。

古窑故事

本版撰文:徐志刚  祁金刚 余晓春 

寻访千年湖泗窑

浮山村湖泗窑遗址群碑。徐志刚 摄

寻访千年湖泗窑

村民吴礼义向记者讲述古窑故事。文艺 摄

寻访千年湖泗窑

湖泗夏祠窑出土的瓜棱执壶。祁金刚 摄

寻访千年湖泗窑

王麻窑出土的青白瓷弈棋瓷枕。祁金刚 摄

寻访千年湖泗窑

塔盖执壶。祁金刚 摄

一锄头挖出的国家文物

    在武汉市博物馆“古代陶瓷艺术”展馆,有一件湖泗窑出土的北宋青白瓜棱执壶瓷器格外引人注目。日前记者在江夏湖泗浮山村采访,听说了这件瓷壶被出土和被征集的故事。

  得知记者探听这件执壶,居住在湖泗镇浮山村下符山湾的吴礼义立马打开了话匣子。他说,这壶是上世纪70年代由湾子里的吴经炳挖出来的。

  “吴经炳挖出瓷器并不稀奇,因为在我们村子里经常有人挖出过这类东西,”63岁的吴礼义轻描淡写地说道。“当时吴经炳在自家园子里挖土种菜,一锄头下去,刨出了个瓷壶。”

  据了解,吴经炳挖出来的瓷壶又名执壶,是一种盛酒器皿。壶高21.5厘米,口径7.2厘米,底径7.4厘米,为瓜棱形壶身,斗形壶口。壶配以扁形曲柄,细长弯曲壶流,造型优美。壶釉为青白色,釉上布满谷粒状细小开片,晶莹透明,有玻璃质感,是一件陶瓷珍品。

  瓷壶没有损坏,一直放在吴经炳家中。后来武汉市文物商店在春秋两季所进行的下乡文物收购中,这件瓷壶被征集收购。“当时来收购的人还给了吴经炳几块钱作为奖励,”吴礼义解释说。“那时候人们都没有收藏的意识,思想又比较单纯,所以一想到是国家政府来收购,都主动上交。”

  据悉,这件北宋青白瓜棱执壶当年曾被选送到北京故宫进行展出,后被专家列为国家珍贵文物。

湖泗窑寻宝

弈棋瓷枕:造型独特的瓷中精品

  1996年,在位于江夏区舒安乡的王麻窑中出土一件别具特色的弈棋瓷枕。全枕为一座长方形戏台模型,平面呈四曲椭圆形,上刻两道弦纹。枕面为瓦形,前低后高,中腰下凹。立面呈“亚”字状,中空开有四个较对称的长方形窗,内有四束发高髻、面容庄重严肃的老者相互面对而座,围一棋盘,盘面有7个棋子。窗外四壁堆贴模印的树状物3个,上划斜线表现树枝,窗与窗之间壁面粘五模印梅花,共有17朵,窗下左右角各有两个鼓凳,共8个。此瓷枕施青白釉,灰白胎,顶面长17.2厘米,宽12.8厘米,底面长14.4厘米,宽11.2厘米,高10—13厘米,为国家二级文物。  
  
  瓜棱执壶:见证宋代酒风的稀世之物
  
  宋代发达的酿酒业与宴饮之风,推动了制瓷业的发展。瓜棱执壶是非常精美的盛酒器,是湖泗窑的代表之作。1972年,一个老农在湖泗夏祠窑址挖地时挖出了这把瓜棱执壶。该壶高21.5厘米,口径 7.2厘米,底径7.4厘米。壶腹呈瓜棱形,肩部下侧有细长直流,流口外移。另一侧贴宽带状曲柄,上连口沿,下连肩腰腹之间,圈足。通体施青白釉,釉上布满谷粒状细小开片,造型优美秀丽。此壶为国家二级文物,不仅是实用器皿,也是件稀世的陈设品。
  
塔盖执壶:北宋古墓中的陪葬珍品
  
  宋代青白瓷塔盖执壶,是1993年发掘江夏区安山镇新窑村窑嘴东南部的一座北宋古墓时出土的陪葬珍品,现为国家二级文物。该壶高17.4厘米,口径4.8厘米,腹径10厘米,足径5.4厘米。整个壶造型优美,线条典雅流畅,壶盖呈三级宝塔形,盖沿成塔座,小浅盘口,束颈呈圆柱形,溜肩鼓腹。肩与颈部装饰有一对系耳,并装有曲形手柄,肩与腹之间有一通棱角。器物通体施青白釉,釉色青中泛白,玻光极好,并伴有细小冰裂纹,胎质细密灰白,成温较高。这件青瓷壶从造型、胎质、釉色都与湖泗浮山窑的同类产品完全相似。
祝志林:护窑走遍湖泗每一寸土地

  用湖泗窑址保护神来形容48岁的江夏区湖泗镇文化站站长祝志林似乎一点都不为过。这位基层文化工作者自1979年参加工作以来,就一直与湖泗窑在打交道。

  “最开始是走路,后来就骑自行车,我为湖泗窑走遍了全镇的每一个村落。”祝志林指着镇政府的一张湖泗地图如是说。

  当年有一段时间,得知湖泗村民家中有瓷器,不少福建、广东、武汉的文物贩子跑到湖泗来收购。知道这一消息后,祝志林心急火燎。他一边向上级反映情况,请求召开由群众代表、先进模范、村组干部组成的“三级干部会”,一边又专程到浮山、夏祠等几个窑址集中的村子,拿出文物法,向村民们宣讲国家关于文物的政策,以求提高他们对文物的认识。

  “迫不得已的时候,我甚至是连哄带吓。”祝志林说:“我告诉村民,倒卖文物不仅要罚款,而且要坐牢。随着文物法在村民中的深入,后来文物贩子也少多了。”

  湖泗全境有40多座窑址,由于绝大部分都没有挖掘,因此窑址堆积物丰富。有一次祝志林听说某村用窑址中的匣钵残渣和瓷片填铺路基,他连忙赶过去制止。对方见他只是一区区乡镇文化干部,没把他当回事,依旧我行我素。见此情景,祝志林倔劲上来了。不仅苦口婆心地劝说,还把文物法的书籍送到当事人的家里,结果硬是叫别人停了下来。

  村民吴松家也是在与祝志林的交往中主动上交文物的。那是1993年,上级派祝志林到浮山村驻队,当他看见吴家喂鸡盛水用的瓷碗、瓷壶都是湖泗窑文物时,立即给老吴做起了文物属国家的工作。后来,祝志林还陪同他一道上纸坊(江夏区政府所在地),上交瓷碗等文物。祝志林因此也被评为文物先进工作者。

湖泗窑和景德镇有联系

  最新考古研究表明,湖泗窑的产品从五代开始一直延续到元末,尚没有发现明代以后的产品。

  湖泗窑为何明清不见了踪影?专家解释,由于湖泗窑属于民窑,故相关史书上大多没有记载,因而考古学者、历史研究者一直没有作出解释。然而近期记者在湖泗窑遗址走访探听到,当地流传着不少湖泗窑的消失与景德镇窑有一定的关联。

  “上浮山,下浮山,中间有个夏祠湾”。这是至今还流传在湖泗境内的一首民谣。据湖泗浮山村村民介绍,这首民谣所说的,就是指湖泗境内的九十九座窑。

  传说湖泗窑在宋代发展到了顶峰,当地窑户正准备修建第一百座窑时,突然有一天,一位窑主睡觉梦见了“簸箕大的鱼跳龙门和耕地用的犁耙坏了”。他不知其意。第二天请附近的半仙解梦,没想到半仙大惊失色地说,你们得罪了窑祖,鱼跳龙门意味着此地将缺少水,犁耙损坏代表着挖不出瓷土,这是湖泗烧窑两件必不可少的原料啊!

  恐慌中的窑主当即祭祀。但似乎这梦的阴影无法散去,窑户或这或那等原因始终建不起第一百座窑。众窑户见湖泗窑的风水已尽,只好迁徙江西景德镇。临别时,对湖泗窑特别留恋的窑工们还挖了一些湖泗的高岭土带至景德镇。后来,他们把这些土和当地的瓷土掺和在一起,使景德镇在明朝成为我国最出名的瓷都。

  这种传说固然不可信,但湖泗窑与景德镇有联系却是有据可查的。在景德镇发掘的不少墓地中,都出现了湖泗窑的产品。而考古研究也表明,湖泗窑以匣钵、热饼为主的“仰烧法”的烧制工艺与北宋早中期江西景德镇湖田窑烧制方法相似。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