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黄鹤之乡 > 辛亥首义园地

 


一代名舰中山舰

2006-12-27 09:53:58
华夏经纬网

    一部中国近现代史的缩影
    一座中华民族的不朽丰碑
 

   “最能体现其重要性、并使其名扬中外的是中山舰所承载的特殊历史价值。”历史学家皮明庥认为:从辛亥革命到抗战之初,中国政局波澜迭起,发生了诸多重大历史事件,中山舰“有幸”成为这些事件的亲历者。
    从晚清重振海军的“遗腹”舰,到伟人蒙难时与之“同生死共患难”的座舰;从震惊中外的“中山舰事件”,再到武汉保卫战中的金口殉难。中山舰在其26年的服役期间,共历经了1916年的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护国战争;1917年反对段祺瑞独裁的“护法”运动;1922年孙中山广州“蒙难”时在该舰上指挥平叛;1926年国民党右派将中共党员、中山舰舰长李之龙等抓捕的“中山舰事件”;以及1938参加“武汉保卫战”等五大历史事件。这几起事件均与中国革命前途和民族命运有着重大关联,尤其是孙中山广州蒙难和武汉金口抗日喋血,终于将中山舰铸成一代名舰和英雄之舰。
    中山舰所经历的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既是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领袖孙中山先生革命历史的重要缩影,也是中国抗日战争历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极大的历史意义和价值。历史学家程涛平博士深有感触地说:“中山舰不仅是中国近代史的重要见证物,从一定程度上说,它也是一部中国近现代史的缩影!这也是今天我们为什么花如此大的气力打捞这艘沉舰的重要原因。”
    许多历史名人与中山舰有着紧密联系,孙中山、宋庆龄夫妇,还有蒋介石、汪精卫、胡汉民等中国近现代政治舞台上的风云人物,都曾在中山舰上从事过相关活动。皮明庥认为,这其中最能代表中山舰精神的是孙中山先生的伟人风范,他在永丰舰上50多天的经历和处变不惊、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品质感天地、泣鬼神。而另一代表人物——舰长萨师俊的英雄壮举也可歌可泣,他率舰与日机英勇作战,临阵不乱、临死不屈,不愧为中华英烈、民族忠魂。
    不畏强暴,抵御外侮的爱国主义精神是近现代中华民族的最强音,而中山舰的战斗历程及全舰官兵在武汉会战中的铁血壮举,也正是这种中华民族精神的生动写照。
    一位曾参与当年打捞工作的老人深情地说:“我们打捞的不仅是一艘英雄之舰,更是一座中华民族不朽的精神丰碑!”

    独具魅力的文物价值 
    不同寻常的历史地位 

    沿着临时搭建的舷梯,当我们在一个冬日的早晨,登临这艘曾经千疮百孔的战舰时,呈现在眼前的那一门一窗、一枪一炮……仿佛仍然在向我们诉说着那一段段风云激荡的历史往事。
    陪同参观的中山舰博物馆馆长叶俊之先生告诉记者,中山舰是我国目前最大的可移动性文物。当年中山舰被整体打捞出水时,随之出水的各种文物达3400余件,其数量之多、范围之广在中国近现代文物发掘(发现)史上极为罕见。经专家鉴定,仅被确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的就有51件(套)。而目前包括中山舰的这批出水文物在内,我市所有馆藏“一级文物”加起来共150余件,其分量和价值可想而知。
    谈起这些珍贵的出水文物,这位对中山舰充满感情的文物专家如数家珍:“按用途来分,这些文物主要分为舰载设施、武器装备、生活用品及铭牌标志四大类,其内容涉及历史、政治、军事、经济等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不仅特色鲜明,而且其文物价值独具魅力。”
    中山舰出水文物分为永丰舰时期和中山舰时期两个阶段。前一时期最为珍贵的文物是永丰舰出厂时的厂牌,上面除铭刻有“长崎三菱造船所”和“明治四十五年六月制造”等中英文字样外,还铭刻有三菱公司的商标图案和出厂编号,它是永丰舰原始的出生证和身份证。
    中山舰作为中国近现代史特别是国民革命史上重要的历史见证物,为数众多的历史名人也在舰上遗留了不少珍贵的历史文物。其中最为珍贵的是1935年4月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汪精卫乘坐中山舰时题记的“精神如见”银质匾牌,上面短短72字概述了孙中山“广州蒙难”登临永丰舰的历史及意义。
    另外,中山舰上最多的文物是官兵大量使用的日常生活用品,它们中既有反映西方现代工业的产品,也有反映中国传统文化的器物。特别值得提及的是民国时期中国民族工业的许多著名品牌均在该舰中有所发现。
    这些生活用品除来自中山舰本身外,也有诸多来自中国海军的其他舰艇,它们中有“海筹号”(当时中国海军第一舰队的四大主力巡洋舰之一)的“海筹舱面”搪瓷缸、“平海号”(为1937年我国自行制造的第一艘轻型巡洋舰,中国海军第一舰队的旗舰)“平海”字样的搪瓷脸盆。经考证,上述物品是在有关舰船遇难后,由幸存官兵带至中山舰上的。
    叶俊之激动地说:“中山舰出水文物以其丰富的内容和深刻的内涵,全面、真实地反映了中山舰的历史风貌,在研究我国近现代史特别是国民革命史中占有不寻常的地位。” 

    近代海军史最为久远的见证 
    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城市品牌
 

    中山舰是甲午战争后清政府为重振海军,向日本和欧美国家批量订购的舰船之一。历经近百年后,这一时期的舰艇目前所能见到的仅中山舰一艘,因此它是我国近代海军发展史上目前惟一的、年代最为久远的历史见证物。
    海军工程大学从事海战史研究的张立先生认为,中山舰不仅是中国近现代历史的重要见证物,同时也是我国近代海军史上一艘著名的军舰,它所经历过的曲折航程和曾创立过的不朽功绩,也使其军事价值愈显深厚。
    中山舰上现存的武器装备,除从弹药舱里面发现的一门1898年法国制造的37寸舰炮外,主要是一些轻型枪械和刀具,其中最为珍贵的是一支79式步枪,该枪枪托上铭刻有国民党党徽和海军专用锚链标志,还刻有“革命军人为主义而战不怕死不爱钱”的誓言。据考证,该枪应为中山舰举行重大活动时仪仗队专用枪械,为北伐战争时期产物。
    据叶俊之介绍,随中山舰打捞出水的炮弹,年代最早的为“光绪十二年”制造的炮弹。有关军事专家认为,这是目前我国自行制造、现存年代最为久远的炮弹。除此,还有数百张随中山舰出水的“海军第一舰队司令部电报稿纸”及“中山舰电报稿纸”。这些经脱水处理后保存完好的电报稿,对研究当时的海军史和海战史均具有重要的军事价值。
    对此,张立感慨:“中山舰的重见天日和它特殊的身份,对关注历史、关注中国海军发展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难得的近距离触摸历史的机会。”
    正是因其独特的历史背景、强烈的民族精神、珍贵的出水文物及对海内外华人深远的影响力和感召力,也使一代名舰具有非常宝贵的旅游品牌价值和商业开发价值。湖北省旅游学会会长马勇教授强调:“中山舰旅游区的建设对丰富湖北旅游文化产品的类型、带动武汉文化旅游产业链的发展将产生巨大的推动作用。”
    据了解,关于旅游区的规划最初的设想是建“中山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05年初,市中山舰领导小组召开紧急会议更名为以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为主旋律的“武汉中山舰旅游区”,将之划分为中山舰博物馆核心景区、军事旅游区、杜家海旅游区、民俗风貌区、旅游产业开发区及槐山历史风貌区等功能区。
    作为规划的参与者和建设者,担任市中山舰陈列保护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程涛平解释说,之所以要改变原方案,就是要站在全市发展战略的高度,最大限度地挖掘、发挥中山舰的旅游价值和品牌效应,将旅游区打造成“国内知名”并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综合性风景区,助推地区经济的发展。

彪炳史册的壮丽航程 

 文/韩玉晔 

    12月的武汉,凛冽的北风和融融的暖阳交替光顾这座长江之滨的城市,前几天还是冷彻入骨,这几天却仿佛回到小阳春。正是在这样的风云变幻中,我们一次次重复着一个名字——中山舰,奔走在江夏金口、湖北船厂以及相关历史学家、研究专家的家中,追逐着一代名舰半个多世纪前的一段足迹。
    湖北船厂巨大的船坞中,阳光斜斜地照射在中山舰身带弹坑的钢铁之躯上。中山舰博物馆馆长叶俊之先生,带着我们登上甲板,一一参观维修后的炮台、驾驶舱、舰长室、大官厅……这本是一条极普通的战舰,然而就在它短暂的26年服役期中,却幸遇伟大的人物,并有幸见证并亲历了那个历史年代重大的事件。从它诞生的那天起,它注定要搏击浮沉经历一段绝世风云。
    历史学家皮明庥认为,如果把中山舰的历史写作一首悲壮的历史之歌,那么唱响序曲的,应该是晚清的海军大臣。
    甲午海战中,惨淡经营的北洋海军全军覆没,清政府的近代海防意识终于在《马关条约》的屈辱中有所苏醒。为重建海军,1910年,海军大臣载洵和北洋海军统制萨镇冰赴日考察,从三菱长崎造船所和川崎造船所分别订购了同样款式的钢木结构军舰两艘。然而,1912年两舰竣工下水时,清政府已在一年前被辛亥革命推翻,历史进入民国时期。袁世凯执掌的北京政府付清了造船的欠款,1913年元月,两艘军舰双双开抵吴淞口,正式编入北洋政府海军第一舰队,并分别命名为“永丰”和“永翔”。永丰舰即后来的中山舰,它是负载着重振中国海军军威的梦想起航的。
    然而永丰舰最初的出征却被妄想称帝的袁世凯政府控制着,它参加镇压过孙中山先生领导的二次革命。袁世凯的倒行逆施很快激起全国反对,永丰舰在风云变幻的政局之前,顺应时代潮流,积极响应海军的号召,以凛然之躯参加护国运动。皮明庥考证,这才是中山舰所经历的第一件历史大事,它写下中山舰革命而辉煌的第一笔。
    而紧接着永丰舰参与的两次护法运动,虽然最后均以失败而告终,但在这场孙中山领导的以拥护国会和《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为标志的革命运动中,中山舰为民主共和的思想远播,立下赫赫战功。
    永丰舰在1926年更名为中山舰,成为一代名舰,1922年的经历至为关键,这是它最惊险也是最幸运的一年。这一年,孙中山最信任的粤军总司令陈炯明在广州叛乱,炮轰总统府。孙中山驻节永丰舰,指挥平叛战斗。其间,一代伟人——中华民国缔造者在舰上饮食起居,从舰上发出平叛的指令,永丰舰作为总统座舰,冲出叛军火力包围,躲过暗袭爆炸,在最危险困难之际,与孙中山朝夕相伴55天。
    历史学家程涛平谈起中山舰的历史,对它与孙中山先生的这一段危难经历唏嘘不已。他认为这是中山舰最为精彩的生命片断之一,孙中山先生如果没有中山舰,中国近代历史也许会改变进程;而中山舰如果没有中山先生的避难与平叛,也顿失颜色,将不可能成为历史永恒的见证。而另外一个重要历史人物——蒋介石,正是因在中山舰上与中山先生共度难关,才获得孙中山先生的信任,国民党第一代和第二代领导间权力的交接,在这里埋下伏笔。
    如果说蒋介石的权力之源来自中山舰,而真正让他获得权力巅峰的,同样是中山舰。关于发生在1926年3月的“中山舰事件”,尽管事实真相扑朔迷离,内幕曲直多年来争论颇多,但对共产党员李之龙和这一事件的处理,却为蒋介石扫清了权力之路上的障碍,他从此成为国民党的一号人物。
    重要历史人物在中山舰上留下抺不去的痕迹。而另外一批同样被历史永远铭记的人,却在中山舰上发出最后的怒吼。
    再过几天,就是武汉离休干部铁锚的84岁生日,这位研究和收集中山舰相关资料50多年的老海军,在武汉161医院接受记者采访时,回想起中山舰的历史,不禁泪盈双眼。
    铁锚从上个世纪50年代与中山舰金口一役时的枪炮长魏振基结为好友,从此迷上中山舰。他穷一生精力,寻访中山舰幸存者,踏访中山舰足迹,搜寻相关资料数十万字。他向记者描述中山舰1938年10月24日下午最后的悲壮,其惨烈一幕,犹如亲见。
    阴云密布的长江金口水域,中山舰与日军轰炸机六架编队相遇交火。
    熟悉中山舰结构的日本侵略军,从空中包围了这艘战舰。日军飞机数次轰炸,均被中山舰以曲线航行巧妙避过。然而这毕竟是孤军奋战,激战不到半小时,萨舰长和随行24名将士血染长江,壮烈殉难。
    中山舰沉没两天后,武汉三镇相继沦陷。
    程涛平这样评价中山舰,在众恶环伺之下,中山舰昂起高高的头颅,为武汉保卫战划下一个悲壮的句号。它虽然沉没了,但所参与的武汉保卫战,极大地牵制和消耗掉日军有生力量,使抗战从防御阶段转入相持阶段。
    滔滔江水从中山舰的胸膛流过一年又一年,今天,它带着当年的弹痕,将重新屹立在长江之滨。有人说,读懂中山舰,就会读懂中华民国的中早期历史;有人说,走进中山舰,就走进我国近代海防的艰辛历程;还有人说,中山舰修复的不仅仅是舰船本身,而是再现不朽英灵的追求和梦想,映射出中山先生一贯反分裂、盼和平的理想;同时,它还回响着我们雪国耻、扬国威的呐喊。
    中山舰是不幸的,但又是幸运的,它所有曾经苦难、艰险、悲壮的遭遇,构筑成风云际会的历程,写下中国近代史上最为悲壮辉煌的篇章。

中山舰重大历史事件回顾

    A名舰诞生
    中山舰原名永丰舰。中日甲午战争,清朝北洋水师全军覆没,海防溃于一旦。为维持行将就木的封建统治,清政府决意重建海军。
    1910年(宣统二年),清廷筹办海军事务大臣载洵和北洋海军统制萨镇冰周游西方各国和日本,参观考察造船厂和海军机构,并订购一批军舰。其中,在日本三菱造船厂订造的一艘炮舰,即后来的“永丰”舰,定名取羽毛永远丰满之意。然而这艘为维护清王朝统治而建造的军舰,竟成为清朝覆灭的见证。
    永丰舰竣工下水时,已到推翻满清帝制之后的民国时期。几经周折,袁世凯执掌的北京政府付清造船的欠款。
    永丰舰上配置舰炮8门,其中前主炮1门,口径105毫米;后主炮1门,口径76.2毫米;3磅边炮4门,口径47毫米;舰中部左右舷有1磅炮2门。
    永丰舰的体量在当时的海军队伍中,并不算最突出的,但在当时东西方同型的炮舰中,性能较为先进,火力较强。
    1913年元月,在日本长崎举行永丰舰交接仪式,随后永丰舰开赴上海,正式编入北洋政府海军第一舰队服役,驻泊于上海,开始其波澜壮阔的历史航程。 

    B护法建功
    1917年,北洋政府国务总理段祺瑞拒绝恢复《临时约法》和召集国会。7月,孙中山在广州揭起护法大旗,海军总长程璧光率领海军第一舰队在上海起义,浩浩荡荡南下广州,参加孙中山领导的护法运动。
    永丰舰自讨袁(袁世凯)护国后再次参与起义,成为护法舰队骨干。
    8月6日,孙中山在广州举行盛大的欢迎护法海军大会,广东各界数万群众踊跃参加。“爆竹声、万岁声、鼓掌声,檐宇为震”。孙中山在会上发表演说,阐明护法大义。惊雷乍响,大雨如注。孙中山摘掉礼帽,走入倾盆大雨,张开双臂,激动地说“海军是离不开水的,今天天降暴雨,意在欢迎我海军将士,也是我护法舰队的良好开端。”海军官兵士气为之大振,高呼:“拥护孙中山先生,坚决护法到底。”
    11月8日,永丰、同安等舰开抵潮汕一带,以猛烈的炮火迎击军阀莫擎宇和李厚基部队,歼灭敌人大量有生力量。
    12月20日,永丰、海琛驻扎闸坡,截获龙济光6艘运兵船及1个营官兵,收缴大量军械。23日,又在海上俘获龙济光的平南舰。
    1918年1月5日,永丰等舰在程璧光指挥下驶往琼州,炮击秀英炮台等军事设施,有力配合陆军作战,击溃龙济光部。
    在护法战争中,永丰舰冲锋在前,英勇善战,立下赫赫战功。 

    C伟人蒙难
    1922年6月16日,粤军总司令陈炯明与北洋政府勾结,在广州公然叛乱,炮击总统府。孙中山化装潜出,在舰长冯肇宪的护卫下,辗转登上永丰舰。
    孙中山接见全体官兵代表,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为掩护孙中山而九死一生的宋庆龄也赶到永丰舰,与孙中山会合。她坚持留在舰上,与孙中山共患难。孙中山指着舰上低矮狭窄的房间说:“我们两个人都局促在军舰这斗室之中,怎么能施展得开呢?怎么去开辟更广阔的天地呢?”宋庆龄只好与孙中山依依惜别。
    7月10日,孙中山召集军事会议,决定永丰、楚豫等舰进军省河白鹅潭。孙中山亲自指挥战斗,他登上驾驶台瞭望,命令舰队炮击叛军炮台,并大声疾呼:“民国存亡,在此一举,今日之事,有进无退。”永丰舰官兵看到孙中山身先士卒,深受鼓舞,发发炮弹准确击中叛军炮位。永丰舰在枪林弹雨之中穿越前行,愈战愈勇。叛军得知孙中山在永丰舰上指挥作战,遂以密集炮火轰击永丰舰,舰体左舷中弹起火,情形万分危急。经官兵多次力劝,孙中山才移避下舱。在激烈的炮战中,永丰舰左舷炮位被敌弹击中,炮手阵亡。之后,永丰舰又身中数弹,舰体剧烈震动,人员伤亡惨重。官兵一面奋力扑火,一边奋勇还击,终于冲出火力重围,安全进驻白鹅潭。
    孙中山抵达白鹅潭后,叛军多方谋袭永丰舰。7月19日,永丰舰刚完成调头工作,忽听一声巨响,一丈多高的水柱在永丰舰原来停泊位置激起,舰体猛烈晃动。此刻,孙中山正在就餐,餐具全部移位。官兵听到巨响,知道军舰附近有水雷爆炸。经过搜寻,抓获两名施放水雷的罪犯。原来叛军企图炸毁永丰舰,以危害孙中山。因为江水退潮,永丰舰偏离原来泊位,炸舰计划终告落空。如其得逞,后果不堪设想,永丰舰又经历一次血与火的洗礼。
    经过历时55日的浴血奋战,孙中山终于脱险,8月9日,他离舰赴沪。孙中山坚守永丰舰期间,与官兵同吃同住同战斗,建立起深厚的情谊。一年后,孙中山偕夫人宋庆龄再度登上永丰舰,慰问官兵,并与全体将士合影,以纪念广州蒙难一周年。 

    D易名“中山”
    1925年3月12日,劳瘁一生的孙中山在北京与世长辞。
    伟人顿失,国步维艰,万民悲痛。4月13日,广州革命政府为纪念这位中国革命的先行者,表彰永丰舰追随孙中山的业绩,隆重举行“改名”典礼。
    这天清晨,永丰舰全体官兵早早起床。他们将军舰冲洗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威武的舰炮,直指苍天。宽敞的前甲板,布置成庄严肃穆的会场。孙中山先生的遗像,悬挂于会场中央,四周环以洁白的绢花和黑色的布纱。先生饱含深情的目光,似乎仍注视着眼前的战舰。铜板鎏金铸就的“中山”两字取代“永丰”的位置,镶嵌于舰尾,熠熠夺目。
    中午,国民政府党政要员和军界代表在军乐声中,登上军舰。舰长欧阳林率全舰官兵列队欢迎,并带领贵宾参观军舰。典礼上,广东省省长胡汉民发表演说:“1917年,孙中山先生南下护法,永丰舰由上海开赴广州,追随孙中山先生,投入反对北洋军阀的护法斗争。这是永丰舰的首义之举……为纪念孙中山先生,表彰永丰舰功绩,现在我宣布:将永丰舰改名为中山舰。”他勉励全舰将士继承孙中山先生的遗志,戮力革命,为国为民。从此,中山舰和一代伟人孙中山的名字相随相连。 

    E喋血金口
    1938年10月,武汉会战激战正酣,中山舰奉命从岳阳开赴长江金口水域布防巡弋,一场悲壮惨烈的海空血战就此展开。
    10月24日上午9时,一架日军侦察机疾速朝金口江面飞来,在中山舰上空盘旋。待其进入火力射程,萨师俊即下令炮击。敌机随即升入云端,远远遁去。敌机的侦察是一个信号,舰长萨师俊预感一场恶战即将爆发,下令全舰官兵严阵以待,准备战斗。
    下午3时,日军6架轰炸机编队而来,呈轰炸队形向中山舰发起攻击。江面上顿时腾起冲天浓烟和巨大水柱。萨师俊一声令下,舰上火炮齐发,交织成严密的防空火力网,敌机不敢低飞俯冲,而是在较高空域对中山舰水平飞行,投弹轰炸。中山舰开足马力,在江中蛇行前进,躲过敌机的攻击。正激战间,舰首高射炮因发弹过热,发生卡壳,左右两舷机关炮也突发故障。防空火力网出现空隙,敌机趁机向舰面俯冲下来,轮番进行轰炸,一时弹如雨下。刹那间,舰尾左舷中弹,舵机操作失控,转动不灵。锅炉舱也被炸,江水涌入,舱体渐向左倾。舰首高射炮位炸毁,几名炮手壮烈牺牲。炸弹雨点般泻向中山舰,整艘军舰笼罩在滚滚黑烟中。一颗炸弹落在指挥台附近,萨师俊倒在血泊中,右腿被炸飞,左腿遭巨创,左臂亦受重伤,遍体血肉模糊。萨师俊强忍剧痛,奋不顾身指挥战斗。全舰将士一面英勇反击,一面组织力量堵塞破损舰体,并设法将军舰驶向搁浅处。
    敌机持续投弹扫射,舰上官兵死伤枕藉。在火炮不能发射的情况下,将士们用机枪和步枪对空射击,决心与军舰共存亡。舰体逐渐下沉,当官兵要以舢舨载萨师俊上岸治伤,萨师俊不肯离舰,毅然表示:“诸人尽可离舰就医,惟我身任舰长,职责所在,应与舰共存亡,万难离此一步!”义正词严,令官兵为之动容。军舰即将沉没,副舰长和士兵强掖萨师俊到舢舨,敌机穷追不舍,向满载伤员的舢舨扫射,将之击沉。萨师俊和船上官兵壮烈殉国。不久,中山舰终因受创过重,沉入江中,结束其26年轰轰烈烈的壮丽航程。(转载自12月25日《长江日报.城周刊》)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主办单位:武汉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板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