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陕西渭南台办 > 渭南
史圣司马迁故里
2007-10-18 15:19:39
华夏经纬网

    渭南“山川之秀,钟于一人”,此人就是史圣司马迁。

司马迁祠献殿

    “迁生龙门,耕牧河山之阳"。这是司马迁自传的开篇。当他带着我们难以推测和想象的复杂心情写下这个简单的句子,就开启了他大起大落的人生。

    韩城司马祠内有一块梦碑,它记载了一个离奇的爱情故事。永徽二年九月,唐代文豪诸遂良路经此地,梦见一个高髻盛妆女子掩面而泣,自称是汉太史司马迁的侍妾,姓随名清娱,年十七事迁,同游名山大川,后来司马迁去了朝中,清娱留在此地,相思成疾,病故于此。这个凄艳的故事具有两重意义:一是“怜卿薄命甘做妾”,二是“天若有情天亦老”。司马迁在二十岁那年便开始了漫游生活,他应该是玉树临风的男子,后来才有可能被汉武帝选为侍郎,清娱与他并肩而立,好一对如花美眷。可惜好男儿志在朝中,抛下儿女私情侍从武帝,几年后,又继任太史令,他以极大的热情来对待自己的职务:“绝宾客之知,亡室家之业,日夜思竭其不肖之才力,一心营职以求亲媚于主上”。这样经过了四、五年的准备,司马迁正式写作《史记》,时年四十二岁。

    这一年,那个名叫清娱的女子已然相思成疾,香消玉陨,似这般如花美眷都付与断井残垣,司马迁甚至忘记了她。正当司马迁专心著述的时候,巨大的灾难降临在他的头上,由于“李陵之争”他得罪了汉武帝,天汉三年受“腐刑”。

    “士可杀不可辱”还是“大丈夫能屈能伸”?这对于司马迁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抉择,最终,他完成《史记》,给这个民族留下一部“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伟大著作。在他的命运中,爱情不占重要位置,生命不占重要位置,悲剧不占重要位置,这是一种强大到可怕的力量。

    在渭南的一些小学里,早读时间会传出朗朗背书声:“龙门有灵秀、钟毓人中龙、学殖空前富、文章旷代雄、怜才膺斧钺,吐气作霓虹。功业追尼父,千秋太史公”。

 
主办单位:陕西省渭南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电话:0913-2126423 邮箱:shenlansky111@163.com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