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襄樊台办
西晋我国著名医学家??王叔和
2007-11-05 14:19:25
华夏经纬网

   王叔和(西元二一O年至二八五年),名熙,西晉高平人,個性沉靜,博通經方,是晉武帝時的太醫令,高平縣志記載有王叔和製藥石室的史蹟,湖北新洲縣有其墓,稱為「藥王墓」,並有「藥王廟」供奉其塑像;王叔和在中國醫學史上的重要貢獻有兩項-第一是整理編輯張仲景的《傷寒論》及《金匱要略》,并重新編次成書,名為《金匱玉函經》,第二是撰寫中國醫學文獻中第一部專門講求脈法的著作-《脈經》,宋《太平御覽》引高湛《養生方》說:王叔和「編次張仲景方論為三十六卷」,由於王叔和整理編輯張仲景的著作,而成《金匱玉函經》,後代醫家對其褒貶不一,褒之者如金成無己、元王安道等,認為張仲景之學能保存下來是王叔和的功勞,貶之者如清喻嘉言、方有執等,認為王叔和將張仲景原書次序完全顛倒,使人無法得窺其原貌,雖然各派研究之角度不同,但對於繁榮中醫藥學術,尤其是傷寒學,王叔和確實功不可沒。
        
        王叔和宗《難經》,獨取「寸口」之法(寸口是西醫說的橈骨動脈,橈骨近大拇指,脈管顯露,是切脈最便利之處),其著作《脈經》是集古代脈法之大成,書中列舉五臟六腑病症的各種脈象,指導臨床的診斷和治療,奠定中醫脈學診斷的基礎,且首列「脈形狀指下秘訣」,定脈象為二十四種,並謂浮與芤相類,弦與緊相類,滑與數相類,革與實相類,沉與伏相類,微與濇相類,軟與弱相類,緩與遲相類等,他同時又闡照兩手六脈所主五臟六腑陰陽順逆,以辨三部九候脈證,此種簡便方法,為後世醫家所採用。除了有關脈學及整理《傷寒雜病論》之外,王叔和在養生方面亦有精闢論述,他在養生學上屬於醫家養生流派,主張從起居飲食方面進行調攝,提出飲食要適量,不可過於雜亂,因為「多食令人彭亨短氣或致暴疾」,從夏至到秋分,要少吃油膩食物,如果不節制,則氣候驟變之時,就會誘發各種疾病,甚至死亡,這可說是中國最早以飲食制度養生的系統論述。

来源:《医药学家传记》   
 
 

王叔和的故事

  一千七百多年以前,高平有个小村子叫王寺村,村里有家世代相传的医药铺子,主人姓王。王记药铺传到王叔和的时候,规模没比从前大多少,家产没比以前多多少,但那治病救人人名气却比从前大的多了。北并州南许昌,谁个不晓得太行山的王先生。上至王孙公子,下到庶民百姓,千里迢迢来高平王寺村就医的络绎不绝。王叔和秉承祖德,不尚虚名,不贪金银,山下修一盘药碾,村边摆一副药臼,家中开一间药铺,日常里或为人治病,或上山采药,或潜心研究他的《脉经》,倒也悠然自在。

  可惜好景不长,到了魏末晋初,北方战争频发,瘟疫流行,老百姓的生活苦不堪言。穷苦百姓得了病,还要挣扎着去做工挣钱,及到病入膏肓打熬不过了,这才不得不求医。试想这等病人那有好治的!王叔和是个直性子人,既不会说那好听的绕弯话,又不会把麻缠事推出手,依旧是尽心尽力为人治病,却不料看一个死一个,瞧两死一双,一时倒叫人心浮动,人们因怀疑他的医术而不敢上门了,过去门前车水马龙的情景不见了。

  再说高平城里有座杂货铺,铺子里有两个年轻伙计,一个叫大二,一个叫小三。这一天,伙计两正在铺子里站柜,忽然看见王叔和从铺门前走过,免不了议论一番,大二说:"这王先生可是越来越不行了,先前是个济世活人的菩萨,如今变成了要命的阎王。"小三道:"这话不对,那些病人原是他自个病的没救了,如何怨得王先生的医术!",大二道:"你也好笑,没病谁个求医,求医原为活命,难道为了找死?"小三道:"照你这么说,便是好人经王先生搭手也要亡命了,我今天偏要请王先生诊脉,看看我死了死不了!"伙计讴了满肚子气,就吃饭去了,那小三子是个一根筋儿,和大二拌了嘴,心里很不痛快,下死地吃着小米捞饭,刚放下碗,就看见王叔和又从铺前走过,小三心里一急,喊一声"王先生!"一个猛子从里屋跳到当街上,接着,身不由已地躺倒在地上,大喊肚痛!王叔和见地下躺着的楞小子,热汗满面,就地打滚,忙蹲下抓住他的手腕切了脉,叹口气道:"此人无救了"。那大二一听此话忍不住笑道:"真真是大白天碰上勾命鬼!我师第半点病症也无,原不过讴气,打赌考考你,你就真当他要死了,这样的庸才还吹什么'太行山上……'"话没说完,只听小三呼了一声就不动了。上前伸手一探,已没了气,心下大惊,连叫"怪!怪!王先生真真把个活楞楞的小伙子给看死了!"那小三本因吃饭过饱,又猛力一蹦,使胃肠崩裂,但那些街头看热闹的不去细究其因,亦不听王叔和的解释,只附和大二的说法,立刻一传十,十传百,加枝添叶,把王叔和描绘成了灾星魔头瘟祖宗,别说谁来找王叔和治病,就连他原先的街房邻居,也唯恐避他不及。这样一来,王叔和在家乡一时难以立足,感慨一番,挑起个药担儿云游乡去了。

    且说太行山下有个济州城,城里有家"济生堂"药店,这店里前些日子新聘了位坐堂医生。那坐堂的虽说新来乍到,治病配药颇具神通,特别精于内科诸症。一天,济州城里有一家出殡,看那将将就就的殡仪,就猜得出是个贫寒之家。那口薄板棺材从济生堂抬过时,沥下几点鲜血。正在柜台前坐堂的先生,瞥见血迹,陡然一惊,再定睛细看就大叫:"那出殡的,如何将活人往外抬?"出殡队里哀哭的,哀歌的,吹打的,各司其职,无人理会。坐堂先生一急,上前拉住拉灵幡的半大孩子不放行,一连声地嚷道:"棺里是活人,棺里人没死!"出殡的队伍乱了套,几个后生以为他有意胡弄,扯住他就要打。吹鼓手是个老者,见多识广,看坐堂先生不象作恶的,止住年轻人,唤过一位中年汉子叫他裁夺。中年汉子姓午名逢生,棺里殓的正是他的妻子贾氏,年仅二十八岁,因产中血崩脱阳暴亡。当地风俗,年轻女人死于流血等症,统称"血光之灾",为不连累家人街房,须及早入殓安葬。当日贾氏刚刚昏死,族中长者便硬张罗出殡。这午逢生中年丧妻,无限悲伤,听坐堂先生一说竟也异想天开,甘愿开棺验尸。此言一出,几个愣小子一拥上前,"嘎吱"一声把棺盖撬开。坐堂先生抓起死者的人中、吴元等穴,顷刻之间,那贾氏时而换气,继而呻吟,再而略睁双目,半欠身子意欲起动。这一件医案,倾刻轰动了济州城。一打听坐堂先生的姓名,才知道是太行山上的王叔和,于是稍知其情者,又绘声绘色地讲起王先生上年在家乡行医,医运不济将活不愣腾的店铺伙计"诊"死的事。一时间,一传十,十传百,把王叔和传成了当今扁鹊、再世华佗。种种奇异传闻,传到了都城许昌,王公大臣们便三聘五请,硬把王叔和弄到京都里当了太医令。

    悠悠千载,沧海桑田,王叔和当年用过的石碾、药臼,一直遗留到文化大革命前夕,一对古董,惹的那尚古的不断来观摩,多事的常好说:"太行山上的王先生……"。

 
王叔和的《脉经》
 
  王叔和,名熙,晋朝高平(今山西高平人)人,生于东汉建安十五年,即公元210年。他学识渊博,为人诚实,做了当时的太医令。在中医学发展史上,他做出了两大重要贡献,一是整理《伤寒论》,一是著述《脉经》。

  经过连年的战争,许多书简(当时还没有发明纸,书都是写在竹简上的)都散落佚失或残缺不全了,即使是几十年前才完成的《伤寒杂病论》也是同样的命运。作为太医令的王叔和(太医令相当于今天的最高级医院的院长)深知这部医学医著的伟大价值,心中十分不忍,便下定决心使这部旷世的奇书恢复其真正的面貌。于是他搜集仲景旧论,到各地寻找该书的原本,终于成功地得到了全本的《伤寒杂病论》,并加以整理和修复,将其保留了下来,就是我们今天见到的《伤寒论》。但书中只有伤寒部分的内容,没有找到杂病的那一部分。直到唐朝,人们发现了一本已经被虫蛀了的小册子,里面的一部分内容正与《伤寒论》相同;另外还有一些内容,是论述杂病的文句,当时尚未见诸于世,但其文风和词藻却与《伤寒论》极为相似。从形式上来看,这本小册子是一种摘抄本,并非完整的内容。虽然有些遗憾不能得到原本,但终究是一大收获,于是将伤寒部分的内容删去,将杂病部分整理出版,取名《金匮要略》。虽然只是不完整的内容,但这部分关于杂病的论述,为后世医家处理许多棘手的医学问题提供了极大的帮助,而王叔和对《伤寒论》的整理使得《伤寒论》能够流传至今,功莫大焉。

  第二大贡献,就是王叔和著成了《脉经》,这也是继《难经》之后的一部脉学专著。诊脉是中医学的独特诊断方法,脉象也在诊断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参考意义。在此书中,王叔和对脉学的描述和阐释深刻而细致,可见他对于脉学的造诣之深。他将脉象分为24种,其中对于每种脉在医生指下的特点,代表病证等等,都描述得十分贴切,语言生动准确,非常实用。并与“平脉”(正常人的脉象)做了比较和区别。古时诊脉是诊三部九候的,就是人迎(气管双侧的颈动脉)、寸口(手臂外挠侧动脉)、趺阳(足背动脉)三部,每部三候脉共九候,诊疗时过程繁琐,患者还要解衣脱袜,不太方便。王叔和将诊脉法归纳整理,又大胆创新,将这种方法改作了“独取寸口”的寸口脉诊断法,只须察看双侧的寸口脉,便可以准确地知晓人身的整体状况。

  这一重大的改革,从表面上看是将诊法简单化了,但实际上,这是在对于医理深刻地推衍之后才有可能做到的一种创新,丰厚的医学知识和大量的临证经验才是革新的根本,而且此法至今仍在沿用,几千年来屡试不爽,实实在在的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这一重大成功是大胆识与大学问的结晶。

  另外,他还强调诊脉时要注重患者的年龄、性别、身高、体型、性格等不同因素,不可一成不变,不能脱离实际情况。他在《脉经》序言中提到,诊脉是很难掌握的,“在心易了,指下难明”,也就是将学会背会的脉学知识灵活准确地应用到实践中是需要一个艰难的过程的。这句话也成了千百代医家教授和学习脉学时的“警世”之言,对于业医者来说,几乎不可不知。在脉诊的艰苦学习中,习医者也能充分体会重在临床实践,不可纸上谈兵的重要性。

  王叔和整理千古奇书《伤寒论》,著述传世佳作《脉经》,在中医学的发展史上,是重大的成就。这位太医令,也堪称难得的人才,为学医者作出了榜样。在对于中医学的学习和实践过程中,先要遵古、博古、习古之书以继承前学,才能知新、用新、创新理论以发扬医理,这才是学习中医学,宏扬中医事业的正道。
 

 
王叔和与《脉经》
  
    【生平】
    王叔和,名熙,晋朝高平(今山西高平县)人,一说今山东省邹县人。据《针灸甲乙经》序称王叔和是“近代太医令”,表明王叔和与皇庸谧生活年代相当靠近;而皇甫谧是生活在魏、西晋两个时代的人物,王叔和也极有可能是生活在魏和西晋两个时期,惜正史未能为王叔和立传,其他文献亦无具体资料可考,致使王叔和的生卒年代无法确定。一说是三国时期魏人,一说是晋人,但多数文献记载其为西晋名医,是大致可信的。

    【佚事】
    王叔和学识渊博,为人诚实,性格沉静。他潜心研究医学,洞识养身之道,精于切脉诊病,并做到了当时的太医令(太医令相当于今天的最高级医院的院长)。他平生雅好著述,在中医学发展史上,主要做出了两大重要贡献,一是整理了《伤寒论》,一是著述了《脉经》。

    在王叔和生活的时期,因为经过连年的战争,许多书简都散落佚失或残缺不全了,即使是几十年前才完成的《伤寒杂病论》也遭到同样的命运。作为太医令的王叔和深知这部医学医著的伟大价值,便广泛搜集仲景旧论,到各地寻找该书的原本。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终于成功地得到了全本《伤寒杂病论》。他加以整理和修复,并将其论述伤寒部分定名为《伤寒论》,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见到的《伤寒论》。经过王叔和的整理,才使得《伤寒杂病论》能够流传至今,功大莫过于此。

    第二大贡献,就是王叔和著成了《脉经》,这是继《难经》之后的第一部脉学专著。在此书中,王叔和将古时的三部九候诊脉法归纳整理又大胆创新,改作了“独取寸口”的寸口脉诊断法。他将脉象分为24种,并与“平脉”(正常人的脉象)做了比较和区别,对于每种脉在医生手指下的特点,代表病证等等,都描述得十分贴切,语言生动准确,非常实用。这一脉诊方法的重大改革至今仍然沿用,几千年来,屡试不爽,实实在在地是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这一重大贡献是大胆识与大学问的结晶。

    王叔和整理千古奇书《伤寒论》,著述传世佳作《脉经》,在中医学的发展史上,可谓丰功伟绩。在对中医学的学习和实践过程中,先要遵古、博古、习古以继承前学,才能知新、用新、创新以发扬医理,这才是学习中医学,宏扬中医事业的正道。

    【学术成就】
王叔和不但是一位精通脉学的医家,也是一位相当重视针灸学的著名医家,对针灸学的发展作出了相当大的贡献。《脉经》虽以论脉学著称,但其中也有较多篇幅用来阐述针灸学的内容。书中对经络病候、腧穴理论、辨证分型、刺灸方法等均有所涉及,补充了针灸学的部分理论,对针灸学的发展有较好的促进作用,现将《脉经》对针灸学的贡献归纳如下:

    (1)倡导针灸务先切脉。王氏认为:在进行针灸治疗以前,必须进行诊断,而诊断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切脉。《脉经》中的诊疗特点是将切脉与脏腑经络辨证密切结合等,以脉象为先导,然后论述证候或症状,最后决定针灸治则及方法。

    (2)临证时主张针、灸、药结合。王叔和的《脉经》中,常可见针刺、艾灸、方药综合治疗的论述,可以看出王氏对针刺、艾灸、方药三者无偏颇。

    (3)补充了俞募穴理论。《内经》、《难经》中已经出现了“俞”、“募”穴的名称。但《内经》中只有五脏背俞穴的名称和位置,对于六腑之背俞穴仅提出“六府之俞各穴”,并未列出穴名和位置;《难经》中也仅仅提到了“五脏募在阴而俞在阳”。《脉经》中则明确了五脏六腑中的十个募穴和十个俞穴的名称及有关定位,大大丰富了俞募穴的内容,使俞募穴理论向系统化和条理化的方向发展,距六脏六腑十二俞募穴的完整理论已经近在咫尺。

   (4)发挥了五输穴与俞募穴的协同作用。《脉经》在运用针灸治疗疾病时,倡导五输穴与俞募穴配合使用,以发挥五输穴与俞募穴的协同治疗作用。如在《脉经》卷六,王氏将五输穴与俞募穴配合使用治疗神志病,确实是一种较为鲜见的独特方法,拓宽了配穴思路。

 

主办单位:襄樊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联系电话:0710—3610382 E-mail:xf-tb@126.com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