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 湖北襄樊台办 > 两岸随笔
走进台湾:少年眼中的宝岛
2007-12-05 13:57:03
华夏经纬网

    今年暑假,我有幸参加了襄樊市青少年赴台参访团,踏上了宝岛台湾,并在岛内停留了六天。时间虽短,印象深刻,忍不住想让大家随我去看看。

  2007.08.16

  火车到站了!迟到了20多分钟才踏上深圳的土地,但还是很激动。没有多少闲暇瞎逛,一下车便直奔罗湖车站,忙着过关。中间出了一点小插曲,“湖边”(对其中一个队友的昵称)的证件“擅自离队”失踪了,好在,大家一起帮忙,顺利通关!

  到了香港境内,坐了一站地铁,便上了大巴,驶往机场,沿路的风景还真是漂亮:

  远处,云融在蓝天之中,天笼在高楼四周,视线中,楼顶好似衔接着天—美!

  天,乃自然之恩泽;楼,乃人类之造化,天禀和人赋结合在一起,好一派壮丽景象!

  眺望了一会儿,我有点头晕目眩—醉了?!也许吧。

  到了机场,又忙活起来,拿机票,托运箱子,填表,交证件。最终,找到了候机室,安顿下来,等候飞机。

  待上飞机的时候肚子已经饿得差不多了,“迫不及待”地等待盒饭被送来,还没看清是什么,便狼吞虎咽起来—嗯,味道怪怪的。

  将近两个小时行程,飞机落在了台湾的高雄机场,再次坐上大巴,开始了我的台湾之行。

  大巴载着我们驶往美丽的高雄港,一路上,兴奋和激动代替了一路的劳累和辛苦。到了港口,我们的任务便是拍照了,“喀嚓”“喀嚓”!得意的时刻到了,我拍得了一张绝世经典的风景照哦——在两条大坝的缺口处,刚好有一束阳光透过云层射下,恰恰嵌在缺口处,按古埃及的说法,这应该就是法老们通往神界的梯子吧。

  接着,去了爱河。顾名思义,情侣们最爱来这儿了。下午的爱河似乎没什么,到了晚上,我们数过,短短几秒钟,就有5对情侣从河上方的桥走过!结论:名副其实~

  接待我们的是“中华文化经济交流协会”的刘先生,按照当地的习惯,三十出头没成婚的刘先生被我们亲切地称为刘哥。当晚,刘哥热情地带领我们一队人马去逛街。向前向前向前,向新崛江商场出发!逛了一圈,物质收获虽不小,可印象最深的,还是载我们去的出租车司机老伯。听说我们是大陆来的学生后,他显得异常兴奋,问了我们许多关于内地的情况,我们在一一向他解答的同时,也深感两岸信息交流的不对等。老伯热心地询问我们明天的行程,得知我们要去垦丁,便开始向我们介绍那儿,十分的好客。可爱的老伯!

  一个好的顺利的开端,接下来的几天,一定也不错哦!

  2007.08.17(因台风,行程有改动)

  传说已久的台风已热烈地向台湾扑来,大概是在以她的热情欢迎我们吧。可还是有点go too far了。

  蜿蜒了一个早晨的时光,总算是打着寒战到了阿里山2200米的高峰,冷!不过,翠色欲滴的美景还是拥人入怀,予人温暖的。

  走在原始森林中,颇有点“绿光森林”的境遇,偶尔遇上一点花与水的点缀,美!清!纯!新!赞口不绝。

  一些看似不规则的树木,却构成一幅极和谐的画作,漫步其中,流连忘返。相机是最累的,面对美不胜收的林海,应接不暇;人脑也不闲着,飞速运转,接收Uncle陶传授的摄影知识—为了拍下这妙不可言的丽影。

  又醉了……

  2007.8.18

  今天行程不多,因为台风的缘故,一行人在宾馆待了一上午,直至十一点左右,才动身向安平古堡驶去。很可惜,安平古堡和下面要去的赤坎楼也都因台风而大门紧锁,只能看到高于围墙的堡顶和郑成功雕像的头部。民族英雄—连雕像都是顶天立地!

  赤坎楼也不用说,同样是以雕像高度赞扬了我们的英雄。

  该谈谈台湾的风味小吃了,这应该算是今天的重头戏。从艺术角度讲(也装一回资深专家啰),它们大胆运用了色彩,显得十分个性:白色的荷包蛋上笼着一层鲜红的西红柿酱;鹅黄色的面条中,隐隐泛着绿光;金黄的蚵卷(一种海味),看起来很是养眼……大伙纷纷拿出了照相机,为它们拍照。场面之壮观不亚于Jay的记者招待会。

  不过,漂亮的东西轮到我们真正吃起来,可就有点水土不服了,大伙吃饭时的表情似乎有些滑稽,但实在是盛情难却,同志们,加油吃吧……

  2007.08.19

  一日之计在于晨,早上是学习的好时光,所以,一大早,我们便来到了台中自然科学博物馆。

  这里还真是千奇百怪,连门票都十分个性,进门时,每人的手上都要盖一个小老鼠状的印章—以作门票。

  进去后,则更是眼花缭乱,巨型鱿鱼王的标本,威风的恐龙化石以及生动形象反映人类演变过程的CD……真的是受益匪浅!走进另一个大厅,又是另一番壮丽景象,古人们历尽心血造出的航船、指南针、石桥……,让人不得不为华夏子孙的勤劳、勇敢与智慧而赞叹!

  在珍稀动物模型的展厅中,有这样一段话,引人深思:“这只美丽的鸟儿几乎就要在野外灭绝了。最后,美丽成为它唯一的护身符,人们饲养它以供玩赏,它也因为关在笼中而得以继续繁衍。”

  我们是不是该给我们同在一个家园的动植物朋友们多一点关心与呵护呢?

  下午,我们驱车驶往台北国父纪念馆。运气不错,赶上了一小时一次的卫兵交班仪式,看着卫兵们熟练的“表演”着,转着枪,庄严而不失风趣,一个字—COOL!在那,将自己行前写下的一幅书法作品献给了接待我们的“中华文化经济交流协会”。有点小得意,也是,为这幅字可真是付出了不少。

  忘记是为什么,没能进101金融大楼里面看看,但我们这帮“恰同学少年”还是把它花样翻新了一把:照大楼外观的时候,我们把相机一斜,“咔嚓”—比萨斜塔版101金融大楼出世了!

  2007.8.20

  总算是等到“看白菜”的日子了。早闻台北故宫博物院珍宝不计其数,今日博得一见,果然不凡!镇馆之宝—翡翠玉白菜尤为突出,巴掌大的玉石雕成一颗翠色欲滴的白菜,且纹理分明,线条圆润,不愧为巧夺天工。更有历朝历代的石器、青铜器、玉器、日用品,甚至皇亲国戚的配饰。历史在这里复生了!

  纪念品也是花样繁多,标有台湾“国立故宫博物馆”的橡皮;印有珍宝图案的明信片;微型的编钟模型;仿制的“小白菜”(当然不是翡翠啦)……样式多,可价格也是不菲的,不过,有特色的东西,还是物有所值,值得一买。

  下午到了日月潭,天气不太好,雨下的不小,许多人开始埋怨天气影响心情。但在我看来,日月潭的雨景也是难得一见哦,乐观一点啦!尽管不时有雨点投入怀抱,但日月潭还是给人以静谧的感觉。很小的时候便听过有关日月潭的神话传说,也幻想过许多,虽然今日所见与想象有出入,但能见到美丽神话的发生地,还是很开心的。

  因时间关系,原定参观的绍族文化村未能去看看,不过,从买到的绍族娃娃玩偶来看,绍族人应该是很个性,很可爱的。如果还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2007.8.21

  说起今天的主题,就会不由得想起周迅的《看海》。一上午都在台湾岛的最南端—垦丁公园欣赏大海,尽管“圣帕”已去,可海边的天气还是有些“恶劣”,似乎在和我们恶作剧—一到目的地,本来晴朗无云的天空便下起倾盆大雨,一些已经下车的人瞬间成了落汤鸡,待大家都已像难民一样冲回大巴后—雨停了!唉,把我们气得七窍生烟,再下车,始料未及,又下雨了,好在比上次的小一点,可伞还是被吹翻了几次,勉强照了几张相,取名—风雨中的微笑。等回到车上才发现衣服全湿了……

  接下来,就是一直打着伞看海了,望着碧蓝碧蓝的大海,心胸忽然开阔了许多,眼界也似乎放宽了不少,难怪要用大海来比喻一个人的心胸开阔。看海,真好!

  下午可没这么开心了,甚至,有些小惆怅。要离开台湾了,仅仅六天的时间,却让我爱上了这个地方,爱上这里的青山,爱上这里的海浪,爱上这里的高楼,爱上这里的沙滩,爱上这里的历史,更爱上这里热情有加的同胞们,血浓于水的真谛也许就在这里吧。

  真的舍不得离开这儿……陪伴我们一路的刘哥送我们到了机场。临行前,我们叮咛了很多遍,请他一定到我们家乡来,他答应了。

  终于,我们还是依依不舍地上了飞机。

  再见了,台湾!再见了,我美丽可爱的宝岛!

    后记:因台风“圣帕”的关系,原定的一些活动如参加小琉球岛挑战营、与台湾学生交流等活动被迫取消,让所有的人都深感遗憾。不过出门在外安全毕竟是第一位的。台湾在我们眼里,虽近犹远,虽疏却亲。希望不久的将来,她能和我们一样,成为在母亲怀抱自由撒娇的孩子,也许到那时,就不会再有遗憾的机会了。(叶一珺)

 

主办单位:襄樊市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联系电话:0710—3610382 E-mail:xf-tb@126.com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