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 -> 新疆好地方 > 新疆

红山

2005-08-11 10:31:19
华夏经纬网
 

   红山是乌鲁木齐市的象征。它是一座褶皱断层山,突兀挺立在市区中心地带,由于山体主要是由二叠纪的紫红色砂砾岩构成,故名红山。它隔乌鲁木齐河与西面的雅玛里克山遥遥相望。

  红山海拔910米, 在神话传说中它是博格达天池里飞腾出来的一条神龙,因而被视为神灵,备受古人的顶礼膜拜。

  清嘉庆四年(1799年)曾修建玉皇庙一座,此庙“殿宇巍峨,赤土垩壁”,俗称红庙子。山麓还修建有大佛寺、北斗宫、地藏寺等宗教建筑。当地官员百姓有登红山向东“遥祭”博格达的习俗。后因战乱,上述庙宇皆毁于战火。如今山顶庙宇为近年新建。

  昔日,乌鲁木齐河经常洪水泛滥,肆虐成灾,为了“镇山锁水”,清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清都统尚安下令在红山之巅建造了一座统高10.5米的九级实心青砖“镇龙宝塔”,至今完好无损。红山宝塔已成了乌鲁木齐市的象征,“塔映斜阳”也成了乌鲁木齐八景之一。解放后,引水上山,广植花木,修道建亭,辟园筑湖,建庙造楼,已建成一座总面积逾50.6万平方米的山顶公园。游人攀登红山绝顶,乌鲁木齐雄姿可尽收眼底。

  在距今2.7亿~2.25亿年前的二迭纪,乌鲁木齐一带是辽阔的内陆古湖盆,古湖盆中繁衍着数量巨大的古鱼类、古两栖类、古鸟类、古昆虫和节肢动物以及茂密的古植物。它们死后被泥沙及时埋藏,经过复杂的地质作用,变成化石被完整地保存了下来。乌鲁木齐红山和妖魔山一带的地层中埋藏着丰富的化石,它们被地质工作者乃至一般的居民都能方便的发现和采集到。化石是重要的地质遗产,它能揭示古地理生态环境和古生物的演化历史,同时也是一项可供观赏和考察研究的旅游资源。古生态地理学家海涛先生对红山地区古生态地理悉心研究20多年,采集到近千件珍贵的古\代生石,除大量的古鳕鱼、古鸟类、介形虫、瓣鳃类、古昆虫、芦木、羊齿等古代动动植物化石外,还发现了新的种群和珍稀化石。
 
   其中,非常有价值的是在二叠纪地层中发现了古两栖类有尾目肩鳍类--蛙鲵化石,该化石将古有尾目生存的年代由泥盆纪延续到了二叠纪,即整整延长了1.3亿年左右。这一新发现,对研究两栖类的进代、进化、进层划分及其在二迭纪的地理分布,具有重大的科研价值。而更有价值的是,他先后在红山地区距今2.7亿年前的二迭纪地层中采集6例“鳍翅鸟”化石标本。该鸟类化石的鸟翅具有鱼类胸鳍的特征,其形宽大而长,故称为鳍翅,左右翅展开长度相当体长,故定名为“鳍翅鸟”。鳍翅鸟已初步发育有前爪、背羽、有鸟头、鸟颈,但仍保留鱼的背鳍和尾鳍,这可能是鱼类向鸟类进化的临界生态化石。红山鳍翅鸟的化石年代比德国侏罗纪地层中发现的“始祖鸟”要早1.2亿年。鳍翅鸟的发现在世界上还是首例,它揭示鸟类可能是直接从鱼类演变而来,从而冲击了鸟类是由两栖类演变来的传统观念。鳍翅鸟的发现和对其进一步的科学研究有可能要补充或改写古生物的进化史,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上述珍稀化石曾多次在乌鲁木齐公开展出,引起社会各界广泛注意和轰动。

  1997年3月海涛先生继续在红山进行野外考察时,又有惊人的发现,他除了采集到大量鱼类、两栖类、古植物类化石外,还在红山中部北坡二叠纪的油页岩地层中采到一块类似人类鞋的印的化石,该鞋印长约27-28厘米,为双重缝印的皮底鞋印,鞋印的中后部还印着一条鱼类化石。难道二亿年前地球上就有人类的踪影了吗?真是不可思议,这堪称是个不解的世界之迷!据发现者讲,这种鞋印他已是第二次发现了,十年前,他就在红山采集到与此一模一样的一件化石鞋印,由于感到不可思议,无法解释,而抛弃了,这次因为鞋印与鱼类化石共生,他就保存并公布于世了。根据《化石》杂志1996年第3期上登载的彭学彦的文章《奥帕茨:一个不解之迷》得知,类似红山鞋印化石的发现世界上也有多起,请看文章报导:“1975年,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黑台地发现了许多人类足迹化石,然而这化石的地层竟是中生代白垩纪的砂岩层,这一纪正是恐龙称霸地球的时代,人类还没有出现”。“1972年,在美国内华达州菲夏峡谷的三迭纪(1.9-1.6亿年前)石灰岩层中,发现了鞋印,且是双重缝印的皮底鞋印。”美国的上述发现被称作“奥帕茨(ooparts),它是由out-of-place-ar-tifacts(不符合场合的加工物)缩成的新词,专指那些从远古地层中发掘出的,不符合那些从远古地层中发掘出的,不符合那一地层时代的出土物。红山发现的类似鞋底印,也是一种奥帕茨,它与美国发现鞋印似出一辙,互为印证,值得引起国际学术界的重视,加以深入考察研究,以揭开这世界不解之迷。 其中,非常有价值的是在二叠纪地层中发现了古两栖类有尾目肩鳍类--蛙鲵化石,该化石将古有尾目生存的年代由泥盆纪延续到了二叠纪,即整整延长了1.3亿年左右。这一新发现,对研究两栖类的进代、进化、进层划分及其在二迭纪的地理分布,具有重大的科研价值。而更有价值的是,他先后在红山地区距今2.7亿年前的二迭纪地层中采集6例“鳍翅鸟”化石标本。该鸟类化石的鸟翅具有鱼类胸鳍的特征,其形宽大而长,故称为鳍翅,左右翅展开长度相当体长,故定名为“鳍翅鸟”。鳍翅鸟已初步发育有前爪、背羽、有鸟头、鸟颈,但仍保留鱼的背鳍和尾鳍,这可能是鱼类向鸟类进化的临界生态化石。红山鳍翅鸟的化石年代比德国侏罗纪地层中发现的“始祖鸟”要早1.2亿年。鳍翅鸟的发现在世界上还是首例,它揭示鸟类可能是直接从鱼类演变而来,从而冲击了鸟类是由两栖类演变来的传统观念。鳍翅鸟的发现和对其进一步的科学研究有可能要补充或改写古生物的进化史,具有重大的理论价值。上述珍稀化石曾多次在乌鲁木齐公开展出,引起社会各界广泛注意和轰动。

  1997年3月海涛先生继续在红山进行野外考察时,又有惊人的发现,他除了采集到大量鱼类、两栖类、古植物类化石外,还在红山中部北坡二叠纪的油页岩地层中采到一块类似人类鞋的印的化石,该鞋印长约27-28厘米,为双重缝印的皮底鞋印,鞋印的中后部还印着一条鱼类化石。难道二亿年前地球上就有人类的踪影了吗?真是不可思议,这堪称是个不解的世界之迷!据发现者讲,这种鞋印他已是第二次发现了,十年前,他就在红山采集到与此一模一样的一件化石鞋印,由于感到不可思议,无法解释,而抛弃了,这次因为鞋印与鱼类化石共生,他就保存并公布于世了。根据《化石》杂志1996年第3期上登载的彭学彦的文章《奥帕茨:一个不解之迷》得知,类似红山鞋印化石的发现世界上也有多起,请看文章报导:“1975年,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黑台地发现了许多人类足迹化石,然而这化石的地层竟是中生代白垩纪的砂岩层,这一纪正是恐龙称霸地球的时代,人类还没有出现”。“1972年,在美国内华达州菲夏峡谷的三迭纪(1.9-1.6亿年前)石灰岩层中,发现了鞋印,且是双重缝印的皮底鞋印。”美国的上述发现被称作“奥帕茨(ooparts),它是由out-of-place-ar-tifacts(不符合场合的加工物)缩成的新词,专指那些从远古地层中发掘出的,不符合那些从远古地层中发掘出的,不符合那一地层时代的出土物。红山发现的类似鞋底印,也是一种奥帕茨,它与美国发现鞋印似出一辙,互为印证,值得引起国际学术界的重视,加以深入考察研究,以揭开这世界不解之迷。(新疆台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