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 -> 新疆好地方 > 新疆

成吉思汗奉安之地如是说

2005-08-11 16:40:21
华夏经纬网
 

马可.波罗说--成吉思汗奉安阿尔泰山

    十三世纪,意大利探险家、商人马可.波罗来到中国,与忽必烈大汗在一起待了整整17年,在这期间,他不断的执行使命,当过监察员、情报员、总督。他在《马可.波罗游记》中写道:“成吉思汗在一次围攻太津(吉州)的战役中,膝部中了毒箭,并且因伤势过重而与世长辞,遗体奉安在阿尔泰山上。”此外该书还记有“可汗或汗的称号,等于我们语言中的皇帝。一切鞑靼人的大汗和成吉思汗--他们的第一个主人死后,按例应葬在一座名叫阿尔泰的山去,无论他们死在什么地方,甚至相距100天的路程,也要把他的灵柩运送到阿尔泰去。在把君主的灵柩运往阿尔泰山的途中,护送的人要将遇到的一切人作为殉葬者。”

     又据《蒙古源流》载,成吉思汗死后,“乃葬主上之金身于阿勒泰山阴,肯特山阳,也客斡特克之地。”《蒙古黄金史纲》说:成吉思汗死后,“运往汗山大地,在那里营造了万世的陵寝,作了大宰相们的佑护,成了全体人民奉祀之神,建筑了永世坚固八白室(即八座白色毡帐的衣冠陵)。”又说,先将一根粗楠木劈成两半,中间凿空,放入遗体合拢后用漆涂之,再用三圈黄金箍紧,埋入地下,不起坟垅。“而其真身,有人讲,葬于阿尔泰山阴,肯特山之阳名为大鄂托克的地方。”以上文献明确记载了成吉思汗死后葬于阿尔泰山中。

民间传说--大汗葬于蒙古国萨里川

     据说成吉思汗选定的安息之地有两处。一处在三河源头的不儿罕山(今蒙古人民共和国境内的肯特山)中,有个名叫萨里川的地方,距成吉思汗出生地有6天路程。成吉思汗有次打猎,发现这里有棵孤树,便下马在树下休息,对着眼前的美景,脱口道:“这个地方做我的墓地倒挺合适!在这里做个记号吧!”成吉思汗西征途经伊金霍洛,见其水草肥美,花鹿出没,陶醉、迷恋之际手中的马鞭不禁落地,侍从要拾起却被成吉思汗制止,随口说出四句话:“花角金鹿栖息之所,戴胜鸟儿育雏之乡,衰落 王朝振兴之地,白发老翁享乐之邦。”并说“将来欲葬于此”。左右遵令埋下马鞍,堆成一个土丘,取名为“干德尔敖包”。后来成吉思汗远征西夏时病死途中。成吉思汗的话不能违背。诸子和诸将据大汗命令,先后决定将遗体葬在萨里川,在伊金霍洛地方葬衣冠。据说,路经伊金霍洛,灵车突然深陷泥潭中,用五匹马拉仍纹丝不动。大家即以此为衣冠冢,并建陵园,那里有八个白色的蒙古包,被蒙古族视为全民族的圣迹。留下卫队中的500户在此专门侍奉,叫作“达尔扈特”。现在护陵的是其第35代子孙。

史学者说--成吉思汗的葬地被万马踏平或栽成密林

    是什么原因使成吉思汗的陵墓如此难寻呢?据《蒙古秘史》记载,蒙古皇族下葬后,先用几百匹战马将墓上的地表踏平,再在上面种草植树,而后派人长期守陵,直到地表不露任何痕迹方可离开,知情者则会遭到杀戮。在“严密口风”的情况下,蒙古皇族还四处放口风,以致今天的人们得知有关成吉思汗归宿的文章和传说,多达10余种。

    根据蒙古贵族史书上说,安葬必须秘密进行。据叶子奇《草木子》记载,汗陵“以万马蹂之使平。杀骆驼其子于其上,以千骑守之,来岁春草既生,则移帐散去。弥望平衍,人莫知也。欲祭时,则以所杀骆驼之母为导视其踯蹰悲鸣之处,则知葬所矣。故易世之久,子孙亦不能识也。”另据冯一鹏《塞外杂识》载:“元人于陵墓所在,不令人知,葬后必驱万骑踏之使平,至草长无迹乃已。”再据《多桑蒙古史》载:成吉思汗应葬于斡、难怯绿连河的发源地不儿罕山(肯特山)中,还说成吉思汗葬后,栽了许多树木,之后树木丛生,又成密林,不复能辨墓在何树下。历史学者认为此说可信,因蒙古族信仰“长生天”,从帝王到臣民都崇尚“来之自然,归之自然”。

西方学者说--成陵也许为巨大的山墓

    西方学者则有不同看法,认为成吉思汗攻占了中亚细亚,一直打到今欧洲东部和伊朗北部,创建了地跨欧亚两洲的大帝国,其疆域在世界史上独一无二。既然已跨出了草原,其丧葬文化就很难避免受其他地域文化的影响,不会只是“万马蹴平的土堆”,说不定还会让明代帝王陵墓相形见绌。

发现者说--蒙古国克鲁伦河畔有大批蒙元遗存

    1989年5月以来,蒙古国科学院与以江上波夫为首的日本学术研究团体斥资上亿美元,采用了各种现代化技术,在蒙古国内的克鲁伦河畔的“起辇谷”,寻找成吉思汗及其他蒙古皇陵,据说已找到近3500座13世纪以前建造的古墓,而且还发现了成吉思汗时代的古城遗址,但最终没有找到一座皇陵。

新生代探秘者说--一代天骄很可能葬于青河大山中

    在蒙古族的葬俗中,并不全是天葬或潜葬,也有塔葬等封土墓及因山势起建的墓,但一般讲究墓地选择高处,避低洼地。元代道士邱处机被成吉思汗奉为座上宾,汉文化修养甚高的耶律楚材追随成吉思汗多年,此二人均谙道家风水术,邱的弟子近百人均留在蒙古军中当顾问,据多种文献记载蒙元上层统治者非常崇尚道术,深受道家思想影响,由此极有可能将其用于成吉思汗的陵墓建设上。

    在新疆青河三道海子及其附近,有成吉思汗当年西征时开辟的四车道栈道,有成吉思汗当年驻扎军帐的遗迹、烽火台。还有其父也速该的拴马桩和山洞石榻等等,这表明青河对于成吉思汗非常重要。草原游牧民族均有夏牧场和冬牧场,蒙古帝国就像乌孙国、喀拉汗王朝一样有多个都城,都城之间相距数百甚至上千公里。因此,无论青河或是其出生地克鲁伦河畔均应是成吉思汗的故乡,或者心灵的故乡及精神的家园。根据种种文献记载,可以肯定成吉思汗及其子孙,全部葬在他们所崇拜向往的大山里。鲁布鲁克在他的行记里记载说:“无论他们卒于哪里,只要能办得到,总要想方设法把他们运到这里安葬。”这个神秘的地方,元史上隐隐透露,名叫起辇谷,它究竟在何方,历来说法五花八门。

    另据《元史.太祖纪》中的“葬起辇谷”的说法,古时皇帝乘坐的车称“辇”,而在三道海子及其附近,就有成吉思汗当年西征时开辟的四车道栈道,“起辇谷”亦有可能就在阿尔泰山中青河一带。(新疆艺术网 )

  (新疆台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