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疆新闻 | 聚焦新疆 | 新台交流 | 地州情况 | 台胞在疆 | 优惠政策 | 园区介绍 | 招商项目
·达斡尔族
·塔塔尔族
·俄罗斯族
·石人之谜
·野马之谜
·沙漠古城古址之谜
·新疆虎之谜
·博乐赛马场——新疆最大的赛马场
·怪石峪——亚洲规模最大的怪石群
·新疆(温泉)北鲵--世界最古老的珍惜
·甘家湖白梭梭自然保护区—全球保存白梭
·枸杞之乡——新疆精河
·喀纳斯五月的色彩
·相思湖
·土尔扈特部历史上的第一位女王
·小河墓地沉睡近4000年 一种文明的
·香妃是谁的妃子?
·小河墓地沉睡近4000年 一种文明的
·新疆之最
·成吉思汗奉安之地如是说
·新疆风情--巴扎
·那达慕大会
·待客礼
·开斋节
·“巴罗提”节
·叼羊大赛
·乐出昆仑
当前位置:首页>>台胞在疆
台 湾 行对不上号的街道
2011-02-15 15:48:45     华夏经纬网

    2010年3月24日,我们新疆赴台湾探亲访友团21位团员,在自治区台湾事务办公室的协助安排下顺利出行了,整个团队全部是第一次入台参访,60年的相隔,我们基本上是两岸血脉的第二代、第三代成员,临行前,我也做了许多联系,但是,家族里基本上都举家搬迁到更加遥远的国度去了,没有把时间集聚到一起,所以在台湾岛内没有和亲友们相约会见,我一个人也不能离开团体,多多少少都是遗憾。 

  我随着团队,按环岛一圈的旅行路线游历着,珍惜这个60年后才有两岸相互自由开放的机会,同时,以前在歌中唱到的我的基隆港,美丽的阿里山邮政所里,我忙碌着给许多在国内生活和国外定居的亲友发出台湾风光的明信片,还耽误了大家赶时间,在车上等我,传达一种信息,我们可以自由往来了,两岸可以自由交流了,我们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乡了。

  台湾是我最牵肠挂肚的地方,由于岛内限制多年不能自由往来,书里读到的总是停留在纸上,也就有更多的遐想,父辈的过世我又多了一个心结,我从未见过的爷爷到底在哪里?整个是个历史遗留的迷局,孤单的我,时常对着黑夜的天空,看着天空里的繁星点点,迷惑的数着,对不上号的感觉一直在困惑中徘徊着。这次有机会踏上这块相隔60年禁止通行的土地上,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心情,也高兴不起来了,历史穿行在现实的条条道路之中,留下来的是人们生活的风俗习惯,面对不可知的、世事多变与旦夕祸福的人生,当无法控制之际,祈福消灾避难的民俗,更留下可贵而相互亲切的和信物一样的珍贵。于是,在两岸之间民俗的焦点是相同、相通最好的信物。台湾街道的名称原自于大陆的各个省份,很熟悉的青岛路等就在台北的市中心,也有被殖民统治留下来的建筑遗风,三百多年前荷兰人的建筑安平古堡的残存,教堂以至民宅都能找到形形色色的宗教影响,文化反映本身就是一种演绎的方式,黄浦军校这个演绎两岸血浓于水的符号,一代人的悲怨,第二代人的思念,虽然是过去式,但是,传承的思想,渗透到骨子里的东西,我黄浦的女儿,信仰一种文化,北京故宫、台湾故宫,它比我生命还要重要。

  我的故乡不止一个,父亲的家乡在东南海岸还要往东的亚热带的海洋小岛,母亲则是北方耶氏的家族,南北结合的父母,给我的基因演化了混血的细胞,好是我不论住在闷热潮湿的南方,还是干燥常年有风沙的北方,我都不会有水土不服的感觉,我比别人多了一些耐受的细胞,现在看来也真是一件幸运之事。人们都说家乡美,我娓娓道来,不知哪个故乡离我有更近的距离,我在北方长大,眼里有的是白雪覆盖大地的冰冷的冬季,到来年四月还看不到绿色的春季,夏季,刚刚换上薄衣短衫没穿几天就的脱下,重新放入衣柜里,夏秋季节是一年里很短的日子,往往是匆匆而过。在北方,读书、工作一晃40年过去了,童年却大大地缩短了许多,几乎没有什么值得深刻记忆印象,几乎是空白,如果没有父亲的家庭教育补充,我的知识实在是少的可怜,时间的细节是谁也算不清楚的,胡涂也罢精明也罢,我的头发已经是灰白混合颜色更替的时光,我在北方结婚生子,一转眼又到我的孩子也该结婚生子的年龄段,北方的干燥我已经习以为常了,可是,天地在转,我的生活也在公允轨道上转,我有幸在南方有了一个新家,这个家里生活的还是曾经在北方一起养育亲生骨肉的原配夫妻,这是如鱼得水的一段惬意生活,城市湿润的气候,夜晚,色彩斑斓的觅红灯下,我们偶尔相拥在海浪拍打的岸边上,欣赏月色下停泊在东海港湾的船舶、游轮,大吊机作业点缀生活里充满了动作的力量,仰望天空,银河里许许多多星星在闪烁,生活是在一个若大的机器里转动着------。

  在两岸公民相互自由往来的今天,开放也不足一周年的时间,台湾岛,土地面积只有新疆疆土面积约三十几分之一,人口也只有2200多万,如今日子过得富裕起来的人们,渴望探望其就,有亲友的探亲,无亲友的旅游,岛内到处是大陆游人如云,自然景点、人文历史馆、小民族族群居住地一定是入岛要去的地方。踏上这块美丽而同属一个民族血统的土地台湾岛,我的故乡,我祖辈生活过的地方,我了解她又有多少?理解与了解是不可同一的词语,我们的亲朋好友是越走越亲,缺少走动就多了理解,少了了解,黄土葬故人,过去已经是一段画上句号的历史,厚重的民族文化,化解了我们相互的隔膜,我所到之处看到供奉的祠堂里是我家也有的民间辟邪消灾的信物,走访民宅,门楣上的辟邪物以八卦、狮头、麒麟、宝镜、桃木剑、山海镇石居多,这些器物造型虽然变化多端,寓意宗教驱魔、保平安的力量两岸是同出一辙的。只有民俗信仰我们完完全全的传承下来,并且一模一样的祈福供奉,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像海水在一个地平线上来回碰撞。

  现在才是我们两岸生活的新开始,但是,我的思想却也随时间推移变得成熟起来,父亲写的繁体字在台湾岛内照样依旧的完全保留,在岛内转了一圈,第一个差别就是简体字与繁体字的识别,还真有读不出的音符,内容自然也就不晓得了,文化,的却是一个民族刻画在骨子里的东西,细胞遗传基因排列,我相信有文化符号在人类DNA更加深奥一处排列,人们还有待探索。晴日间满眼都是繁体字的广告宣传,思念已故父亲的感觉油然而生,心里酸楚楚的,女儿对父亲的感觉,犹如天地与土地一样,谁包容了谁,容纳了谁,世界上没有谁能够说的清楚,一时难拔自恋的神态,天国里的父亲,我回到故乡了------。60年代的清苦日子,两岸也是大同小异,日不果腹的生活,谁都有过,老兵在台湾混了一辈子,没有能够討上老婆的眷村老兵公寓里,不凡有更加凄凉的影子。比起台湾老兵的生活,我们家又算得上幸运了,黄浦军校熔炼4年的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军人,军人的生活本身就是和战争动乱结合在一起的,父亲的前半生是在自己写作的“戎鼓震边城,夜空鹤悲鸣。征夫何处宿,惟闻厮杀声。”的动荡生涯中磨练出来的,他有坚韧的忍耐力,事物发展的孰是孰非与他无关,与他紧密结合的是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必须生存下来。60年代,没有战争却是文化革命的日子里,因为学校已经混乱,父亲把时间、精力用在教育孩子,我受用于他。小学、中学基本上是以父亲教育为主的,在那个年代里,潜规则我们的家庭每日都有被土崩瓦解的可能,这又成就了我们一家人在缝隙里生活的受益。父亲在世时家乡口音很浓,即便是讲普通话也夹杂着浓郁的闽南口音,又因为母亲是地道的北方人,我们家的语言是自成一体的普通话,和邻里是明显区分的,父亲一个人难以影响扩大家乡语言,而且,在当时60年代,闽南语系的人们,如果不是军人或者支边青年来到满眼是荒漠的地方,是不会自愿选择这个地方长期生活的,我的父亲基本上是在相对孤独的环境下以坚毅和忍耐,把慈祥与细语留在我的童年记忆之中,在我小的时候,我没有见到过爷爷、奶奶、甚至叔叔、伯伯、姑姑之类的血缘至亲,也就没有人能用家乡话和他述说家常,父亲没有母语交流的语言环境,现在想来,他乡之酒虽然也能醉人,乡音、乡情,这世代缠绵的人类文明,父亲的故乡之情也只能远远的挂在夜色下的银河之中,深埋心底。父亲饱尝了政治统治一切的年代,这段是许许多多国人都不愿提及的往事,我从台湾初访回来,一种从心底萌发的情感一泻而出,60年不能交流,父亲就这样带着终生遗憾,走过那坎坷的一生,始终没能得到真正的回到家乡的享受,面对东海的辽阔海洋,容纳百川的东海之滨,互诉衷肠的一家人,我却不能用乡音对话,又是一种新的无奈,矛盾中生活的我们,只有走出这情感磕磕绊绊纠葛,写下历史的一段真实的故事,记述一个普通家庭的得与失。

  游历海岛

  邓丽君是大陆赴台老兵的女孩,两岸生活的融合,在邓丽君身上传承了中国元素的绽放,她的70年代的甜美歌声像似天籁之音,在东南亚乃至世界各地迅速传播,通过歌声,才得以了解这个美丽淳朴的小岛更多的真实生活,歌声跨过山河海洋打动了许许多多人的心扉,“小城故事多,充满情和乐,若是你到小城来,故事特别多”还有“阿里山、甜蜜蜜”那秀美的高山清澈的湖水,在那即将改革开放的中国大陆,透出春天般的热情和魅力,在某种意义上,邓丽君是我们70年代蠢蠢欲动的青春偶像,但她最终没有回到过家乡的故土,一定是带着无尽的遗憾。

  台湾岛内资源种类非常丰富,深海的红珊瑚,在世界的分布也寥寥无几,台湾岛就拥有它的存在,而且保护的也很完好,红珊瑚在现在的资源拥有量非常稀少,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它属珍奇异宝,在红珊瑚采集加工专卖店,看到玲珑剔透的深海红珊瑚,象征财富的红珊瑚有十足诱惑力,有一两个小时都在驻足观赏。环岛的铁路、公路悠然畅通,我们选择公路交通,乘坐一辆全新的旅游专用大巴,车身是涂抹成以桃花红为基色的彩斑,从台北的花莲,到了基隆、台东、高雄、垦丁等延顺南太平洋海岸线再返回台北,一路的海洋风光,四月初暖暖的太平洋气流拂面而来,车身色彩是热烈的,亚热带气候是温暖的,充足的阳光耀眼反射的海水是海蓝色夹带着银色的光芒,我们的行程几乎被热烈的感觉族拥下进行着。亚热带的水果,在北方还真有没有见到过的,有含蛋白非常高的释迦、清清爽爽的莲雾等、都是成熟期,在岛内的几天我们可是抓紧时间游览自然风光、享用当地的土特产,一个团体20多个人没有一个水土不服的,10来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民居的特色就是岛内原居民,也就是我们称作高山族的原居民,他也是由十多个少数民族组成的原住居民,虽然是南国小镇,淳朴打造了他们对生活的诠释,共有财富的分配简单到人份制,性格上有着强烈的北方民族豪爽的性格特征,好山好水孕育着民族的特色文化,色彩斑斓的向社会展示,民族的特色是社会烙印内涵最丰富的一面。

  陈辉枚 2010年5月於乌鲁木齐




    相关报道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