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 -> 新疆好地方 > 新疆新闻

新疆托里县:开发区未开发 却成疯狂赌博城

2006-08-15 08:03:40
华夏经纬网
 

  人民网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托里县以盛产花岗岩而闻名,这个并不富裕的县也想依托这个资源优势强县富民,于是成立了“托里县准噶尔非公有制经济开发区”。然而,这个开发区还没开发起来,如今却成了一座疯狂的赌博城。

 

  近日,记者暗访了这里的赌场。

 

  暗访赌场

 

  开发区距离托里县城200多公里,但却与盛产石油的克拉玛依市毗邻,相距不足两公里。熟悉这里情况的人士说,这个“开发区”目前还没有报请自治区批准,但县上已经认可,并已着手招商引资工作,获准是早晚的事。

 

  因为手续上的一些原因,这里很冷清,只有没有完工的十几栋别墅和几栋住宅楼,附近有几家小饭馆和小商店,加起来也就200来人。按这里人的话说,目前“开发区”还是比较萧条。

 

  但今年以来,这里却红火起来,每逢周末都有很多人来到这里。“都是到这里赌博的。”出租车司机赵刚告诉记者。他说,3个月前,自己因为好奇,在朋友的引领下来这里玩起了轮盘赌博,没想到从此不能自拔,结果输得倾家荡产,连自己赖以为生的出租车也输掉了,他甚至失去了生活下去的信心。

 

  在记者的要求下,赵刚答应带我们去赌场看看。

 

  81日下午6时,记者在赵刚的带领下从克拉玛依市进入托里县辖区内的后山开发区,穿过一条沙石路,来到两栋二层小楼前,连接两栋楼的是一扇紧紧锁着的大铁门,给人的感觉这里应该是荒无人烟的。

 

  记者跟着赵刚从边上一个很不起眼的小门上了二楼,走到尽头看到一个关着的大门,好像是一个大会议室。进入会议室,又朝一个小门走去,赵刚悄声说:“想进这个门可不是容易的事,没有熟人带着,陌生人是绝对进不去的。平时看上去外面没人,可是你出现的时候绝对有人盯着你。”

 

  门一打开,里面的情景让记者大吃一惊——100多平方米的空间,摆放着3张大赌台,聚集着四五十位年龄不一的赌客,整个空间乌烟瘴气,人声鼎沸,影视片里的赌场镜头在这里重现。

 

  “押几,快点押,快点押!”

 

  “我押10!”

 

  “来,我买500元的分!”

 

  “在2上押2000分!”

 

  “我押800分!”

 

  “你们自己看清楚点,你们自己押了多少分。加磅的押好,好了,开机了!”

 

  开机的话音还没落,只见轮盘飞转,然后缓慢地停下来,就有很多人在叫喊3510等,每个人押的数字不一样,叫喊的数字也不一样。

 

  原来,这些人玩的是一种叫做“俄罗斯大轮盘”的游戏,他们所说的分,实际上是10分折合人民币1元钱。

 

  出乎意料的是,参赌者中女性居然占到了3成。赵刚对记者说,她们有单独来的,也有被男朋友带来的,大多是做生意的女老板,当然还有一些是无法摆脱嗜赌冲动的惯赌。

 

  赌场里有七八个彪形大汉在场子里转来转去,目光警惕地注视着赌场里的所有客人。赵刚说,这些人是看场子的。

 

  赌桌边坐满了人,不时有人从自己的口袋掏出钱来买点,金额从100元到1000元不等。电脑轮盘不停旋转,赌场里不时发出阵阵喝彩和唏嘘声,短短的几分钟时间,有人赢了上千元,也有人输了上千元,人的表情也随着输赢发生着夸张的变化。

 

  一个壮汉一边不停高喊“55!”一边不停地转动着手里的佛珠。轮盘停了下来,并没有停留在他希望的5上,他顿时沮丧地抱怨:“又没有押中,又全收了。”此时他手里的佛珠也停止了转动,看样子佛也保佑不了他。

 

  很多人显然已经鏖战了很久,眼睛红红的,3台空调机吹出的冷气也压不住赌徒们心中升起的腾腾热浪。

 

  平均每天200人参赌

 

  在冷清的街头,记者假装打听哪里有可赌博的地方,无论大人孩子,都会用手指向这个赌场。听说,这个赌场原先开在路边,被自治区文化厅有关部门“砸”过一次,后来就“转战”到后面的招待所楼上,当地一些居民甚至把这个赌场称为赌博不夜城。

 

  克拉玛依市的一位出租车司机说:“我们这些出租车司机几乎没人不知道这个地方,因为许多赌客都是搭乘出租车去赌博的。”

 

  据来过这里的人说,来到后山,如果你还不知道哪里有赌场,那你就看哪个门口停车多,包括单位车、私家车和出租车,车多的肯定就是赌场。除了周末,这里停放的基本上都是克拉玛依市的车。

 

  83日晚1140分,记者跟着线人再次进入赌场。此时,屋内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许多人。记者凑上去一探究竟,但见这里的赌具又上了一个档次,赌徒们是通过连在大轮盘上的电脑键盘下赌注的。赌注最少下两注,最多的有押十几注的,有的一注就数百元。“庄家”是一位理着平头、长着一脸横肉、穿着一件黑色T恤的中年男子,正忙着给上分的赌客在电脑上上分。

 

  深夜,赌客们像被粘到了桌前,脸上显出焦虑、恐慌、兴奋或不安的表情。赌输的人不再说话,面色阴沉。一位女士咬着嘴唇,眼睛死死地盯着轮盘,嘴里不停念叨“6”、“6”、“6”……

 

  在现场,记者看到一个小青年掏出100元钱,不到两分钟后又接着往外掏,20分钟左右他就掏出了1000元钱。只见他满脸是汗,神情颓然,记者忍不住问他:“你今年多大了?”“20。”“经常来玩吗?”“嗯!”“赢过吗?”“赢的少输的多,最近运气不好。”

 

  在几天的时间里,记者发现,赌场的生意十分红火,平均每天参赌者都在200人次左右。

 

  赌场的一楼是赌场老板的房产公司的办公场所,只是偶尔才有人下来看看,再上到二楼去观战或参战,下来上去都显得若无其事。

 

  据知情人介绍,这里的赌场基本是24小时营业。赌场里的轮盘开牌全是由电脑自动控制,仅间隔1分多钟的时间,屏幕上的这个轮盘就会自动旋转起来。这种电脑控制的赌博方式在刺激赌客们赌性大发的同时,也加快了赌客们输钱的速度。“收他的钱,收他的钱。”这种叫声在赌场里不绝于耳。

 

  据知情人说,为了吸引参赌人员,这里还有熄火费,有10%的返还,如果有人带来的钱全输了,老板会给你一定返还,或者赠送打车费。

 

  离赌场500米就是治安办公室

 

  记者发现,距这个妇孺皆知的赌场不到500米的地方,便是管辖该地段的托里公安局驻后山开发区治安办公室。

 

  记者离开赌场不久,便驱车再次返回这里准备拍照,可能是汽车突然停靠在这里引起了望风者的警惕,很快从大门里走出两个保镖模样的人,记者只好按照事先计划好的路线,让车辆加大油门,快速驶向了郊野。

 

  一个当地人告诉记者:“开赌场的人是克拉玛依人,小楼是这个老板自己盖的招待所,但平时很少有人来住宿。大家都说这老板很有背景,开赌场赚了不少钱。”他指着前面那些没盖好的别墅说:“这全是这个老板开赌场挣来的……”

 

  810日,记者致电托里县公安局治安股,一位女警官称,对“开发区”有人设赌场的事并不知晓,下面也没上报有关情况。随后记者又打通了“开发区”派出所所长薛俊勇的电话,据他说,管辖区里有一些经营游戏厅的,但他们的经营手续都是齐全的。

 

  薛所长告诉记者,几天前,他们接到反映说这里有人私设赌场,此事引起了他们的高度重视,87日他们查封了这个赌场,目前此事正在调查当中。(通讯员 杨扬 苏恺 本报记者 刘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