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 -> 新疆好地方 > 新疆新闻

新疆“痴迷”彩民7天被骗30万元

2006-10-26 10:09:10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乌鲁木齐10月25日电  痴迷彩票和网络暴富无疑是当今“发财狂”们最理想的捷径,然而,新疆一名“铁杆”彩民居然相信骗子在网络上编造的“美丽谎言”,7天之内将30万元汇给了骗子。近期,新疆克拉玛依市公安局刑警跨省摧毁了这个网络诈骗团伙。目前,侦查组在深挖两人的余罪中又查实了6起诈骗案,地域遍及全国。

花钱能买彩票中奖号码

    今年6月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彩民黄军(化名)在互联网上看到一条信息:每个月交380元的费用(一个季度交1000元),就可以得到3D、双色球、排列3等三类彩票的中奖号码,保证中奖。

    这条信息让黄军如获至宝,他立刻拨通了电话,这是一个北京地区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人却操着南方口音。对方说,要想获取准确的中奖号码,首先得成为会员,入会需要缴纳1000元。

    放下电话,黄军开始盘算:一个季度交1000元就可以成为会员,而一个季度获得的利润远大于此。 当天,按照网上指定的账号汇去了1000元。对方告诉黄军,钱已经收到,还给了他一个网址以及用户名、密码。

    黄军立刻登陆该网站,可怎么也打不开自己需要的彩票预测信息。他再次拨通了对方的电话,被告知须交5800元的专家预测费。黄军汇出5800元钱后,对方又要3万元保证金。对方耐心地解释说,收取保证金是为了防止会员与别人共享中奖号码。

 黄军觉得有道理,于是从银行取出3万元钱,于6月10日汇给对方。当天,对方承诺下午就给资料,但还得交5万元资料费。黄军有些不耐烦了,可他转念一想,也许这笔钱汇出后就可以发大财了。

    5万元钱汇出后,黄军再次拨通对方的电话,对方说财务部已经下班,无法办理业务。11日一大早,黄又打电话询问。对方说他们会把中奖号码发到手机上,但要收4.8万元的信息保密费。对方一再声明,只要交4.8万元的信息保密费,就可以拿到准确资料。

    短短3天,黄军已经为此汇出了8.68万元。但此时的他已经欲罢不能,他决定赌这最后一把。

无奈的“赌注”--连环套

    6月12日,黄军借了4.8万元汇给对方。对方回电说,需要2.5万元的手机信息费,接着,又是5万元的个人所得税。这时,黄军再也沉不住气了,他开始埋怨对方不讲信用,并表示不再相信他们的话。

    对方开始采取迂回战术:“你跟我们吴经理联系,让他来给你解释。”黄军没有打通“吴经理”的电话,对方又给他出了个“好主意”:“按照一期1600元的所得税,你一共需要交14.4万元,你汇来5.4万元,剩余9万元我给你垫付。”见对方这么仗义,黄军决定继续投资。

     6月13日,黄军再次汇去5.4万元。14日早晨,对方通过电话告诉黄军,钱已经入到财务部,但公司规定,公司员工不能帮助会员垫钱。

     黄军又凑了3万元钱汇给对方,但他仍然没有拿到他期望的材料。

     6月15日,黄军拨通了吴经理的电话。吴经理说,以前和黄军联系的那个人已经被公司开除,公司对他们以前的行为不负责任。

    这下,黄军再也坐不住了,从汇出第一笔钱至今,仅仅7天时间,他已经给那个人汇出了近三十万元了。6月底,黄军飞往北京,按照网上留下的公司地址四处寻找,可寻遍了整个北京城,也没找到这家公司。

    黄军只好再给最初的那个联系人打电话,但对方却不愿意露面。对方称只要将剩余的6万元钱交上来就可以拿到资料。黄军转求吴经理,吴经理说,交上4.5万元公证费,一样可以拿到资料。

    直到这时,痴迷的黄某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回到克拉玛依,黄军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最终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黑手”初现福建

    接到黄军的报案后,克拉玛依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成立侦查小组,火速前往北京开展调查工作。7月5日,侦查小组与北京市公安局取得了联系。在北京市公安局的协助下,侦查员找到铁通总部,并查到三个捆绑在虚拟号码上的手机号码,其中一个号码竟然捆绑在受害人黄军的手机上。剩余两部手机的办理地一部为福建泉州,一部为福建厦门。同时,侦查员根据黄军提供的银行卡账号,查实该银行卡办理地为福建省泉州市。

    据警方介绍,此类诈骗案件在北京经常发生,北京警方也曾几次前往福建安溪县查找犯罪人,但多数都无功而返。

    侦查组成员立刻动身前往福建。7月中旬,强烈的台风给福建的铁路运输造成危害,铁路运输一度中断。7月18日,侦查员几经周折,终于赶到厦门。

    经过两地警方近一个月的侦察,厦门市安溪县魁斗镇的陈连树露出了水面。经过福建警方监控,他们发现陈连树与其余犯罪嫌疑人的联系并不密切。经请示,侦查员决定先将陈连树抓捕归案。

    8月11日,侦查员冲进位于厦门市锦绣广场附近陈连树租住的屋内,将陈连树及其妻子一并带回宾馆。在陈连树租住的屋内,侦查员查缴了三十多张银行卡、三十多张假身份证、作案用的笔记本电脑一部、6部手机和一部小灵通,同时,他们还查扣了陈连树在厦门的一处房产和一部轿车,并迫使陈连树的妻子交出赃款13万元。

    刚开始,陈连树并不交待自己的犯罪事实,他还声称,所有的作案工具都是一个叫陈结义的广东人留下的,其余他一概不知。陈连树承认自己骗了新疆黄某3万元钱,其余的钱都是陈结义诈骗的。

深山诱捕 引蛇出洞 

    根据陈连树提供的线索,侦查员赶往泉州市。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侦查员查实另一个犯罪嫌疑人真名叫苏明来,他是陈连树妻子的堂哥,两家关系非同一般。

    期间,陈连树的妻子一直在给苏明来通风报信。她还不断托关系,企图迫使侦查组放弃调查。“骗的钱我们可以退还,而且你们来回的路费也给你们解决了,只要放了我老公,付多少代价都行,出个价,考虑一下。”侦查员张军的手机上至今还留有陈连树的妻子发来的利诱信息。

    侦查员一面严词拒绝陈妻的利诱,一面谎称还要到广东办理其他案件,以麻痹陈妻。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侦查员很快查清了苏明来的详细住址:福建省安溪县长坑乡。

    提起这个乡,当地公安民警直摇头,这个乡与安溪县魁斗镇是全国进行网络诈骗的集中地。两地皆处深山中,进出道路只有一条。当地公安民警提醒侦查员,不要轻易进入苏明来居住的长坑乡,一旦惊扰了苏明来,再想抓获他,就很难了。

    在新疆督战的克拉玛依市公安局领导派出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冯旗前往福建助推抓捕工作。对陈连树的进一步审讯工作中,冯旗彻底攻破了他的的心理防线,陈连树交待了全部犯罪事实:首先由陈连树对黄某进行诈骗,骗得赃款3万元。陈连树怕穿帮,于是叫来苏明来,由苏明来继续对黄军实施诈骗,然后两人分赃,由陈连树负责取款。两人前后共诈骗黄军人民币近30万元。陈连树的妻子将剩余的赃款交到侦查员手中。

    与此同时,侦查员获悉:苏明来的两个孩子在安溪县上小学。就在此时,陈连树的妻子为保苏明来,开始进一步探听侦查员的行踪。侦查员趁机回复消息:我们已经在回新疆的火车上了。

     就是这个短消息,让躲藏在深山里的苏明来出山了。8月29日,侦查员得到准确消息:苏明来会来安溪县,送两个孩子上学。几名侦查员迅速赶往安溪县会合。

    30日凌晨,守候了一整夜的侦查员将苏明来抓获。9月5日,侦查员押解两名犯罪嫌疑人返回克拉玛依,近30万赃款全部追回。目前,侦查组在深挖两人的余罪中又查实了6起诈骗案,地域遍及全国。受骗人群中有干部、商人,其中不乏高学历人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