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 -> 新疆好地方 > 新疆新闻

抢在沙尘暴来临之前--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大营救

2007-06-08 14:07:23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新疆频道讯:“要是今天晚上再找不着的话就危险了!”当27岁的测绘队员李峰满脸沙子,在边防武警和同事的搀扶下走出沙漠时,在路边等待的人们一 颗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此时已经是6月5日21点多,就算在太阳最晚落下的新疆,天色也已黑了。

    至此,在沙漠里分散30个小时后,所有失踪的三名测绘人员平安地回到了营地。而根据此前的天气预报,这一晚有沙尘暴来袭。如仍留在沙漠里,危险不言而喻。

    三名测绘队员迷失沙漠中

    像往常一样,6月4日早上8点钟出发的时候,分成两个小组的新疆第一测绘院的测绘人员,仅带了一天的干粮和水,分头徒步向位于新疆北部准噶尔盆地中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进发。他们的任务是进行自治区2007年1:1万基础测绘北塔山测量工作,测绘区域5450平方公里。这是新疆重点测量项目,测量工作已进行了两个月,基本已到尾声。

    王千业带的这一组6人工作的地点叫将军戈壁北沙窝。他们是第五次进来了,因为沙漠里进出一趟不易,他们就想索性多测几个点。

    6个人中一个留下来守基站,其余的人进去选点。从自编的77号GPS观测点到73号点,中午12点的时候,沙漠里温度渐渐升高,55岁的王千业和另一位老同志刘少武感觉不适,几个人约定兵分两路,王千业和刘少武扛着水准仪往回走,其余三人继续前行。

    临分手时,王千业两人将携带的水倒给了三个年轻人,这是沙漠里最宝贵的东西。这时他们离公路大概四公里左右的路程,再加上有沙漠经验 ,他们认为自己不管怎么样也能走出去。

    太阳越升越高,沙子开始发烫。一道道沙梁横在眼前,令道路显得越发漫长。两个人中间曾选了个背阴处乘凉,然后再度前行。然而走进去四公里的路,一直到天黑了也没走出来,王千业不得不承认,他们迷路了。

    而当天19点多,继续前行的3个人中,李峰也走不动了,剩下两人继续前行。按照野外惯例,用手持GPS采了一个点标注了位置,李峰原地留下,好让后面找的人方便救援。但是次日一早,睡了一觉的李峰体力恢复,感觉浑身有劲,年轻人做了一个大胆而莽撞的决定:自己走出去。他在原地留了根木棍和纸条,上写着“我顺路走了”,然后转身离开。他不知道的是,翻过几道沙梁之后,渐渐的,他已偏离了方向,走向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救援 与时间赛跑

    5日上午,3名测绘队员沙漠失踪的消息,引起新疆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副主席努尔兰·阿不都满金指示昌吉州组织人员立即救援。奇台县委、县政府制定了周密的应急救援方案,成立了以公安、边防武警和当地牧民组成的救援组,共13辆车、40人前往救援。

    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在沙漠里更显真切。

    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位于新疆北部准噶尔盆地,是新疆第二大沙漠。由于紧挨著名的卡拉麦里保护区,这里野生动物很多,不时有狼和蛇出没。 今年四月份就曾有一盗挖硅化木的人因被狼追赶而猝死。这里昼夜温差大,白天地表温度可达四十多度,夜晚却只有几度。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上独自行走,极易迷失方向,再加上孤独、饥饿、和要人命的干渴,据一位老测绘队员说,高温无水的情况下,一般人在沙漠里“最多只能存 活48个小时”。

    在昌吉边防支队奇台公安边防大队的部署下,靠近北沙窝的北山煤矿边防派出所和苏吉边防派出所分头全力搜寻,搜寻面积扩大至苏吉边防检查站方圆100公里的范围。14时15分,在新疆第一测绘院测绘人员巴图新的协助下,北山煤矿边防派出所搜救组成功找到两名失踪人员王千业和刘少武。带队的北山煤矿边防派出所副所长翟晓波形容说,“看见一件红衣服(工作服)搭在一蓬梭梭柴上,一个人坐在山包上已近昏迷;另一个在沙包下挖了个坑避暑,意识也已恍惚,我们把他拉出来时,回答一句话不超过十个字。”

    第二个人就是王千业。事后他对记者说:“当时舌头打绊儿,口干得没办法,趴在沙地上迷迷糊糊听见了车的声音,眼睛睁开太激动了。我向他们摆手,当时两个武警战士和我们同事拿着水往我这里跑。问我说行不行?我说还行吧。”

    幸运的是,虽然一天一夜没有进食进水,经查除了有轻微脱水症状,两人身体并无大碍。

    可是李峰在哪里?找到他留下的纸条,更令所有的人担心。天色渐渐暗了,被翟晓波形容为“脚踩上去烫人”的沙子也凉了下来。搜寻队员暗暗着急:如果天黑前再找不到李峰,再过一晚上会出现什么情形谁也无法预料。为了安全起见,新疆人民政府令直升机随时待命。

    脱险 抢在沙尘暴之前

    再往前走,沙土越发松软,车已无法进入。在巴图新的引领下,搜救队员换了个方向,开始徒步寻找,一边用望远镜观察,一边大声呼喊李峰 的名字。翟晓波说,气象预报晚上有沙尘暴来临,可我们不想轻易放弃,早一点找到(李峰)就多一点生存希望。

    在经历了差点被蛇咬和被马蜂叮的危险后,19点多,北山煤矿边防派出所搜救组在戈壁纵深20公里处发现了人的脚印,大家兴奋极了,一路跟踪追寻二三公里,终于听见李新微弱的应答声,在一小沙包上找到了李峰。

    此时的李峰坐在小沙包上,精神状态已经很差。24小时没有进水进食,身上穿的衣服和鞋子也不知去向。正是这迷彩服"迷惑了我们,让我们差点没发现李峰",搜救人员说。一般在沙漠作业,应尽量穿颜色鲜艳的服装,在人迷失时才有可能被尽早发现。

    由于衣服里还有记录测量数据的手簿,巴图新他们又在附近寻找,在半公里外找到了李峰穿的迷彩服,将宝贵的测量数据也取了回来。

    队员们让李峰喝了些水,简单吃了些军用自热米饭,爬上附近的最高点找到信号,将找到最后一名失踪队员李峰的消息传了出去。

    此时,李峰已经向相反的方向,也就是沙漠腹地足足走偏了十公里。由于沙漠经验不足,他一直以为自己可以走出去,才导致越行越远。

    回到营地,焦急等待的所有人员脸上绽开了笑容,紧张的搜寻终于结束。

    经过医护人员救治,李峰已安全脱险。

    夜晚,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沙尘暴如约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