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 -> 新疆好地方 > 新疆新闻

探险游的“是”与“非”

2007-10-08 09:39:15
华夏经纬网
 

----新疆“丝路谜境尉头国”徒步探险苦乐交织

    新华网乌鲁木齐10月7日电 (记者傅云威)大漠、戈壁、古城、过客……将这些景致串联起来的是新疆“探寻丝路谜境尉头国”大型徒步穿越活动的“驴友”们--在这项刚刚结束的活动中,“驴友”是最大的赢家,因为他们用双脚丈量过我国历史遗存最完整的一段丝绸古道,探访过少有人知的古迹,经历了充满戏剧性的旅程。

    作为乌鲁木齐市登山协会组织的“走进塔克拉玛干寻找人类古文明系列活动”之一,这次活动9月30日正式启动,历时5天,吸引了疆内外近50名“驴友”前来参加,其间,他们克服体力透支和恶劣天气造成的困难,在新疆南部的阿克苏地区徒步穿越了“西域36国”之一的尉头国遗址,用体力的煎熬换来了一餐文化与心灵的盛宴。

曰文化

    在阿克苏,古尉头国遗迹成带状分布,途经巴楚县、图木舒克市和柯坪县。记者随徒步探险队沿这条长60公里的狭长地带进行徒步穿越,沿途欣赏到唐王城、佛教寺庙遗址等历史文化遗迹。

    说到丝路文化,徒步探险队中的李恺老人无疑是权威,他年逾古稀,曾任新疆喀什文管所所长。老人面目清瘦而精神矍铄,在南疆从事了近30年文化和考古工作。谈起丝路古迹,他如数家珍,充当了我们的导游。

    10月1日下午,徒步探险队来到位于巴楚县东北53公里处的古代丝绸之路要冲“唐王城”遗址。据考证,“唐王城”距今已有约2200年历史。古城之所以被称为“唐王城”,据说是由于在那里发现不少唐代“开元通宝”。

    在“唐王城”遗址,残破高大的土黄色城墙和古建筑残垣断壁成为最显著的历史见证,城中不时发现有散落的灰色和红色陶片。广东“驴友”刘卓丕捡到一个红色陶片,仔细检视后,又放回原处,似乎怕惊动沉睡的唐人。

    李恺告诉记者:“‘唐王城’占地数公里,曾是西域佛教圣地,这里散布古代寺院、房屋、城堡、古烽燧等遗址,这座古城从公元4世纪到12世纪十分繁荣,公元13世纪毁于宗教战争。”

    据李恺介绍,法国探险家伯希和1906年仅用马鞭捅了一下就掘出一尊希腊风格的小佛像,然后,挖了近2个月,攫取塑像、木雕像、高浮雕壁画装饰和大批精美壁画400多件,这些文物目前存于法国吉迈博物馆。后来,英、德、日、俄等国探险家都从那里挖走了大量的佛教遗物。

    为看清“唐王城”的真面目,徒步队员登上附近的山崖俯瞰,只见古城分为内城、外城等几个部分,气势磅礴,恍若隔世。

    “好大一座城,”队员们纷纷发出这样的感慨。  

曰苦乐

    “太苦了,我受不了,求求你别再让我走了,”10月2日,徒步队一名的女队员向领队跪下求情。

    在此之前,徒步队在穿越沙漠时遭遇扬沙天气,游动的沙粒使沙漠看起来越发诡异,细如土灰的沙尘有时会跑到队员眼睛里和嘴里。这给负重行路、疲惫不堪的队员们增添不少麻烦。那名求情的女队员不堪其苦,两度流泪。在领队耐心鼓励下,她最终没有掉队。

    然而,徒步队伍里从来不缺乏快乐。在宿营地,大家支起帐篷,吃饭,聊天,打牌,一派热闹景象。广东“驴友”刘卓丕在午饭时大嚼干馕和西瓜。“感觉很特别,以前没有吃过馕,更想不到就着西瓜吃馕,别有风味,很痛快”,刘卓丕微笑着说,“在沙漠中背包步行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演沙漠的感觉大不一样,至少我体验到了一口沙子、一口馕的味道。”

    江苏“驴友”季蓉一路上一直很兴奋,她吃饭时一手拿馕饼,一手拿西瓜,让朋友给自己照相留念。她说:“参加这次徒步游,感觉很值得。与江南小桥流水不同,新疆风情更多的是粗犷和悲怆。凭吊古迹、步行大漠都使内心得到充分释放,是一种发泄压力的方式,心胸感觉更加宽广。”说着,她用夹着榨菜的馕饼在记者面前晃悠了一下,一脸得意。

    乌鲁木齐“驴友”潘小梅的脚上磨出8个水泡,她为徒步运动作出自己的注释:“徒步旅行就是用肉体的痛苦换赎精神的自由,”

曰心路

    在徒步队伍行进过程中,记者采访到一些资深“驴友”,从而有机会听到他们对这一运动的感受。

    潘小梅从2004年就开始徒步运动,每月都要抽出时间来走动。谈起徒步运动,她感受颇多。她说:“徒步锻炼人的耐力和韧性,所以在走的过程中掌握自己的步伐和呼吸节奏,不要试图追赶走在你前面的人,此外,在沙漠中不要踩着别人的脚步前进,因为这样会由于沙地过于松软而费力。这和做人做事有相似的地方”,“徒步就像人生,要淡定、从容,还要坚持走自己的路。”

    那名精神几近绝望的女队员心有余悸地说:“当时沙漠刮起风,沙子不断打到脸上,流沙埋没了前面队员的脚步,看着茫茫沙海,精神快要崩溃,觉得自己要走不出去了。是前面舞动的红旗,给我勇气,感谢挥舞旗子的队友。”

    根据领队安排,来自新疆石河子的“驴友”郝剑辉充当了“护花使者”,负责看护那名“问题”女队员。郝剑辉事后说:“在徒步中,‘收尾’是苦差事,因为,面对绝望的队友,你首先要克服自己体力透支的痛苦,给绝望者以希望,带领对方走出心理和体力的困境,”“当你带领她走出沙海时,看到对方感激的眼神,你的价值感得到了升华。”

    郝剑辉告诉记者:“在别人看来,徒步爱好者也许是‘勺子’(新疆方言指傻子),大家来徒步的想法也不同。但是,只有真正喜欢这项运动的人,只有真正用心走路的人,才能走得更好,更远。”(完)(责任编辑:周生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