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 -> 新疆好地方 > 新疆新闻

愈演愈烈的乌鲁木齐中小学“三择热”

2007-11-08 10:34:40
华夏经纬网
 

    一边是外来人员子女大量进城就读,即所谓的“择城”;一边是本地居民子女狂热选校、选班——— 即所谓的“择校”、“择班”。在连续3个学年生源持续暴涨的情况下,今年秋季开学,乌鲁木齐市各中心城区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入学高峰,同时,也迎来了“择城”、“择校”和“择班”的热潮。
    各区县教育行政部门最新的统计数字表明,2007年秋季开学,外来人员子女进城就读依然热潮不减:今年,乌市小学比去年净增16000余人,初中净增5000余人。其中,常住人员子女净增8000余人,农民工子女净增12000余人,其他流动人员子女净增近1000人。

    与此同时,多年来形成的“择校风”以及“择班风”也依然风头不减。从“条子生”、“择户生”到“关系生”,择校手段花样百出,择班理由层出不穷。

    乌市教育行政部门有关人士对此忧心忡忡地说,随着外来人口的大量拥入,城市建设的飞速发展,以及人们对享受更优质教育的追求,在城市教育资源一定的情况下,愈演愈烈的“三择”现象已经对乌市的基础教育形成极大冲击,影响了乌市的基础教育质量。

    昨天一大早,在乌市迎宾路一家工厂打工的农民工老赵和儿子一起出了门。看着儿子走向学校,老赵心满意足地笑了。

    今年秋季一开学,老赵就将孩子从老家接来,插班到乌市第五十一中学小学部。在乌市打工一年之后,老赵发现,靠自己打工的收入,完全可以选择将孩子带到城市来上学。

“择城之热”

    和老赵一样选择将孩子带到城市来上学的人不在少数。来自相关部门的数据表明,2004年7月前,在乌市就读的农民工子女不到3万人,今年已经达到了近8万人,等于净增50所规模在1000人左右的学校。

    沙区教育局负责人说,人数的剧增在于2004年出台的“一费制”、取消农民工子女借读费的政策,为农民工子女“择城”接受教育铺平了道路。
   政策实行当年,沙区小学净增4000余名学生;而到了今年秋季,沙区区属国办小学、初中里农民工子女达到18694人,比例达到了43%。

    这位负责人认为,农民工子女大量进入乌市就读,一方面是因为城市教育资源相对优越,另一方面则是乌市相对中、东部城市而言比较便宜的生活费用以及较好找工作,还有一个方面就是因为农村的家长出于现实的考虑,希望通过读书改变孩子的命运。

    可以作为佐证的是,本报2005年年底在首府两所小学、两所初中外来子女家长中做的问卷调查结果表明,近24%的家长表示把孩子带来是因为城市学校条件较好;99%以上的家长对孩子所读学校表示满意或基本满意;近95%的家长希望孩子能上到大学甚至读研究生;有67%的家长表示个人月收入为600元至1000元,59%的家庭月消费在600元至800元之间。

    在这样的情况下,农民工子女“择城”接受教育就有了现实的可行性。乌市水磨沟区教育局基教科科长赵卫东说,有相当多的农民工把亲戚朋友的子女也挂在自己的名下,带到了乌市。首府的一份调研报告反映出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有一个村民竟然将村里的50多个孩子全部带到了乌市上学。

    而在农民工子女流动 “择城”的同时,疆内外中小城市、城镇居民子女就读乌市也形成了另一个“择城”潮头。

    乌市教育行政机关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首府近年来一直在高速发展,基础教育一直处于全疆的龙头地位,对疆内外中小城市、城镇居民有很大的吸引力。在今年净增的8000多名常住人员子女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在这里买房定居的外地人。

    乌鲁木齐市教研中心教研专家认为,择城热的形成是由于优质教育资源不足和城乡教育资源不均衡导致的。但城市学校毕竟不可能容纳太多的学生,在农村学生大批进城的速度远远超过教育投入速度的情况下,毋庸讳言,乌市中小学校的软硬件设施势必会在一段时间内形成比较紧张的局面,基础教育质量也势必会因此下降。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一个“公开”的秘密就是,中心城区教育行政部门为 “保”辖区内一些比较“好”的学校,实行了把学区内的外来人员子女分流到其他学校的保护政策。

“择校之热”

    在外来人员子女形成“择城热”的同时,多年来形成的本地居民子女 “择校热”也愈演愈烈。

    乌市有多少中小学生择校,现在还没有权威的统计数字,但可以参照的是,有资料显示,2005——2006学年全市约有7万人借读。

    《新疆日报》曾刊文称,目前在乌市就读的中小学生中至少有15%是择校生。如果这个说法成立的话,择校生应该不下5万名。

    2007年秋季开学之后,记者走访首府一些热点中小学校时了解到,在部分“有名”的中、小学校中,择校生已占到总人数的一半以上;也因此,许多学校的班额远远突破了教育行政部门设立的上限,一些学校的一些班级的人数甚至超过了70人。

    对为什么择校的问题,很多家长都回答:如果孩子能在学习硬件设施好、师资力量强一点的学校上学,在起点上就“赢”了同龄人。一位家长坦言:“不管花多少钱,我都要把孩子送到好一点的学校去读书,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乌市教育局的一份报告写到,由于历史的原因,乌市中小学校布局不尽合理,学校之间办学条件、教育教学质量在客观上存在差异,加上一些家长望子成龙心切,千方百计把子女送到重点高中和较好的中小学校学习,从而形成了“择校生”群体。

    不仅如此,近两三年,还出现了另一种“择校热”。

    王兰是首府一所中学的老师,2006年秋季招生的时候,她所在区的教育行政部门分配给她所在的学校440名本地的初一学生,报到的只有不到300人。一个学期过去了,这近300人中,又有一些学生陆续转走了。

    王兰所在的学校地处乌市近年开发的热点地区,为九年一贯制学校,农民工子女比例超过60%。王兰所在区教育局基础教育办公室负责人刘亮(化名)说,在农民工子女比较多的学校,有点门路的本地学生差不多都转走了,这样的情况很普遍。

    据刘亮介绍,这几年来,他所在的区每年有3000名左右的学生小学毕业,而实际到初中报到的只有2000人左右。保守估计,到外区借读的本地学生,目前在4000名左右。

   在新市区一所小学,记者了解到,一个从一年级起有40多名本地学生的班里,上到五年级的时候,本地学生只剩下十多人。班主任杨老师说:“我开始还以为是我们教得不好,后来和家长私下里聊起来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一些中心城区教育行政部门的负责人认为,择校现象的存在,一方面人为地造成局部教育资源的紧张,影响教育教学质量,另一方面,也破坏了教育的公平。而择校现象是全国范围内都存在的难题。为遏制择校现象,乌市各级教育行政部门虽然采取了种种措施,做出了种种努力,但还是无法根治。

“择班之热”

    在刮过“择校”风,终于将孩子送进所选择的“热点”学校后,家长们接下来就是开始打听哪位老师优秀,想办法把孩子分进好班——“择班”热潮由此形成。

    每个新学年开学前后,乌鲁木齐市一所“热点”初中的校长在千方百计躲“择校”大军的同时,还要应付有“择班”要求的家长。这位校长说,每年临到分班之时,只好把手机关掉,找的人太多了,实在是分配不开。况且,能提出要求“择班”的,多半是有点“门路”的,也实在得罪不起。

    在另外一所“热点”初中,为了应付“择班”的家长,校长采取了更“绝”的举动:按道理一轮带完之后,初三的老师该接手新初一年级,但在众多家长指名道姓要求把孩子分到某个素有口碑的老师带的班级的情况下,她不得不临时决定,这个老师不带初一,从初二年级带起。

    对为何“择校”之后又要“择班”,许多家长认为:“进对了大门没进对小门,等于做无用功。”

    有些家长坦言:“学校可以不好,但老师必须得好。”

    “哪怕托再多的熟人,欠一大堆人情,也必须分到一个好班。”在家长的心目中,“班主任水平高就是好班”。

    邹晓舟(化名)是一所中学的高级教师、副校长,他在将孩子从自己学校转学到一所口碑不错的学校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忙着和学校领导谈孩子分班的事情。邹晓舟说,以自己多年的教学经验来看,一个好的老师,能够走进学生心里,对孩子的影响是很大的,因此,选班是万万马虎不得的事情。

    在新市区一所今年指定的农民工子女学校,尽管班里绝大部分本地孩子都转学走了,但郭女士的孩子从一年级一直读到了现在的六年级。郭女士说,不是没想过将孩子转走,但孩子的班主任实在是不错,孩子各方面也都发展得比较好。当初,将孩子调到这个班也是冲着这个班主任来的。

    乌鲁木齐市沙区教育局一位负责人表示,目前乌市中小学分班,各个班级基本上都是根据学生水平平均分配的,不存在所谓“重点班”或所谓“慢班”、“快班”的说法,同时,班主任也都是学校挑选出来的具有丰富教育教学经验的老师,都各有自己的带班绝招,一般说来水平相差不会很大。

    这位负责人表示,“择班”打乱了正常的教学秩序,对其他孩子来说也是不公平的,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做法不可取。(完)(责任编辑:周生斌)

来源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