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 -> 新疆好地方 > 新疆新闻

新疆高山教练玉珠峰遇雪崩奇迹生还

2008-10-30 08:25:36
华夏经纬网
 
    亚心网讯(记者钱毓 陈峰摄影报道)被雪崩裹挟的迪力夏提,并没有被恐惧击倒。他的第一反应是,抓牢冰镐,进行自救。他奋力将冰镐挥向身边的雪坡——冰镐钉住了,他得救了。

雪崩示意图

    新疆登山协会高山教练迪力夏提,在青海玉珠峰1号冰川海拔5500多米的雪峰遭遇雪崩,奇迹般生还。昨天,刚刚回到乌鲁木齐的迪力夏提右腿还打着石膏,说起自己登山生涯中最难忘的几秒钟,声音已恢复了平静。

    10月12日,中国登山协会在青海玉珠峰的一次高山技能训练过程中突然发生雪崩,在第一梯队里开路的迪力夏提被雪流冲下400多米。在冲坠的过程中,迪力夏提采取了紧急制动稳住了自己,后在队友的及时营救下,脱离险境,只是右腿膝关节韧带拉伤。

    迪力夏提具有多年的高山攀登经验,2005年,曾担任慕士塔格峰攀登大会的副队长。中国登协特意安排他担任此次野外训练的高山教练。

    新疆登协户外部负责人张庭付表示,登山是一项充满风险的竞技运动,雪崩、滑坠、暴风雪、冰裂缝,时有可能遇到,“此次遇险,迪力夏提能够及时冷静采取自救,队友能够在救援黄金时间内将他顺利救出,丰富的登山经验和专业的救援技能起到了作用。”因此,他提醒业余登山者说:“一定要选择正规的户外俱乐部,一定要有有资质的持证领队,从而尽可能避免山难的发生。”

    青海玉珠峰1号冰川位于玉珠峰北坡,是没有被开拓过的登山新地形,冰舌延伸很长,冰裂缝较多,地形复杂。专业人士称,雪崩的发生和10月中旬玉珠峰地区连续大范围降雪有关。

    惊险一刻

    连续下了两天雪后,玉珠峰地区天气转晴。大本营雪量不大,只有10公分左右厚的积雪。登山队决定沿1号冰川勘察1号营地到2号营地的攀登路线,打通道路。

    按照分工,迪力夏提、罗彪以及另一位高山教练,率领3名学员在前面开路。迪力夏提在最前面。罗彪也是新疆登协的一位高山教练。

    早晨7时30分,他们就从营出发了。天气晴朗。但早晨很冷,刮着风。风裹挟着雪粒,打在脸上很疼。

    营救人员赶到1号营地

    上山后,迪力夏提发现,山上的雪要比大本营厚得多,大部分地方的积雪到了膝盖,“有的地方没到了大腿。”

    他们选择了从岩石边上往上修路,“这样,即使发生雪崩,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迪力夏提说。

    离山脊还有几米的时候,发现有很小的流雪。因为流雪特别小,修路梯队继续前进。

    大约上午12点半,攀登至海拔5500多米时,胜利在望了。然而,在前面的迪力夏提突然听到“咔嚓”的崩裂声。“凭经验判断,这应该是雪块开裂的声音。于是,我赶快避到了雪床的右侧,躲到了岩石边上。”

    雪流和发出的“咔嚓”声,是发生雪崩的前奏,预示着雪崩即将到来。“当时我光顾了通知后面的队友躲避雪崩,没来得及将安全带从铺路绳上解下来。”迪力夏提说。

    这时,后面的两个教练距离迪力夏提有60多米,而3位学员离他有200多米。两个教练听到了迪力夏提的急促提醒。

    眨眼间,雪崩发生了。大块的雪瀑布般倾泻而下。巨大的冲击把铺路绳飞快地打了出去,迪力夏提也随之被冲了下去。“一会儿在雪里,一会儿在雪外,人在雪流中上下漂浮翻滚,几秒钟,就被冲出了400多米。”迪力夏提回忆。而这段距离,在上午修路的时候,他们用了两个多小时。

    被雪崩裹挟的迪力夏提,并没有被恐惧击倒,他迅速做出了应急反应。他奋力用冰镐扎向身边的雪坡,冰镐牢牢钉在了雪坡上,他的身体也终于停稳了。“我一看,周围全是大大小小的雪包和雪堆,看不见我的队员,我心想,坏了,他们可能被埋了。我想挪动我的腿,发现已经不能动弹了。我的头发和耳朵里,也全是雪。”

    迪力夏提一边用对讲机呼叫大本营,一边回头用眼睛搜索队员,结果发现上方的岩石路面上有四五个黑点在移动。“看来他们还活着,没被雪崩活埋。”迪力夏提迅速报告给了大本营。

    营救两天

    “我听到迪力夏提喊‘雪崩来了’,快速解开绳子躲到岩石后边,躲过了雪崩。再回头的时候,就发现迪力夏提已经在雪堆里了。”雪崩发生前在他下方60米的高山教练罗彪这样说。

    队友用防潮垫将迪力夏提包住向山下撤离

    罗彪的第一反应是顺着修路绳子去找人。他说,在登山救援中,雪崩发生后,一般会采取沿着登山绳索找人的办法。而且速度要快。“如果能在15分钟内找到被雪埋的人,那么,被埋者生还的希望就很大。这个时间是救援的黄金时间。”罗彪说。

    往下摸索救援的时候,罗彪发现,迪力夏提并没有被全埋。“他还在向我们挥手致意呢。”队友们很庆幸。

    这是一个35度的雪坡,走起来很费劲。为了减轻负重,罗彪和队友扔掉了背着的剩余绳索,快速前进。他们只用了三四分钟,就赶到了迪力夏提的身边。雪崩发生时,在巨大的冲力和急速的翻滚中,迪力夏提的右腿膝关节韧带拉伤,已经不能打弯。

    大本营也接到了发生雪崩的情况报告,要求山上所有人员尽快撤离雪崩区,防止雪崩的再次发生。

    罗彪和队友将自己的背包连接起来做了一个临时担架。这也是他们在登山理论课堂上学到一种救援知识,现在派上了用场。

    4个人抬担架,前后各两个人,罗彪在前面抬。然而,在海拔5400米的雪坡上抬人下山,是极其困难的。“我们只行走的20米,就累得走不动了,只好停下休息。”

    必须用别的办法。根据以往救援经验,还有一招,那就是,用防潮垫将迪力夏提裹住,然后用绳子捆好拴好,前面两个人拖后面一个人控制方向。这样,坚持到了1号营地。

    由于大家的体力消耗很大,大本营指示让他们在1号营地休整一晚。

    次日早晨,队友们将受伤的迪力夏提继续往山下运送。遇到平坦的雪地,他们就拉着迪力夏提走。如果是冰川,则拖着他走,前后方都有保护措施,这样一点一点往山下挪动 。

    经过八九个小时的拼搏,终于抵达了大本营。

    2000年“五一”期间,北京和广州4支业余登山队挑战玉珠峰南坡时,遭遇暴风雪,由于装备不足和盲目冒进等原因,5名业余登山队员遇难身亡。另有一人严重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