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 -> 新疆好地方 > 新疆新闻

网瘾纳入精神病范畴 新疆建首家网瘾戒除中心

2008-11-11 12:01:17
华夏经纬网
 
    亚心网讯(记者刘芳 李远新摄影报道) 每天上网8小时,聊天、玩游戏、购物、看小说我都有,难道我已经是个精神病患者了么?”在一家私企工作的白小姐,看到《网络成瘾诊断标准》(以下简称《标准》)通过专家论证,玩游戏成瘾被正式纳入精神病诊断范畴后吓了一跳。但她很快便弄清楚自己上网的行为并没构成网瘾地步。

    《标准》中的网瘾指的是一种疾病。而这种疾病的定义是“给自己和他人带来痛苦,并影响了人的社会功能(就是指人的工作、学习和社交)”,有的网瘾患者自己觉得挺好,但是他给家人带来了痛苦。“还好我只是喜欢上网,还没影响到我的生活和工作。”白小姐庆幸的说。

网络游戏成瘾成为网瘾中最常见的一种,在网吧,青少年通宵上网打游戏的现象随处可见

    “这一标准的通过,结束了我国医学界长期以来无科学规范网络成瘾诊断标准的历史,为今后临床医学在网络成瘾的预防、诊断、治疗及进一步研究提供了依据。 ”乌市第四人民医院院长徐向东给记者说到。

    据徐向东介绍,目前,因网络成瘾的患者,前来门诊咨询的人数已占到门诊总量的10%,而这一数字还在递增。鉴于正在增多的网络成瘾患者,乌市第四人民医院正在筹备成立新疆首家网瘾戒除中心,预计明年4月可正式收治网瘾病人。

    徐向东说,有了《标准》后,网络“瘾君子”们的问题,就算是正式确诊了。

    网瘾是病需重视治疗

    乌市第四人民医院司法鉴定科唐安平认为,这次《标准》的确立,不仅为临床医学增加了一个新病种,还明确了网络成瘾患者应该由具有精神科的医疗单位来收治,为这些患者得到科学有效治疗提供了途径。

    据唐安平介绍,很多家长在对孩子出现网瘾后,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即使出现严重影响学习和生活的行为,也只是带孩子到一些综合医院进行神经内科的检查,或找一些心理医生简单辅导,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精神疾病,需要到正规的医院进行对口治疗。

    唐安平告诉记者,据有关研究表明,我国有5%到10%的互联网使用者存在网络依赖倾向,其中青少年中存在网络依赖倾向的约占7%。我国青少年网络成瘾症“发病率”高达15%,人数近250万。目前,中学生平均每周使用时间为8.98小时,假期高达21.34小时。中科院心理学家称,沉湎于网络会破坏新陈代谢和生物钟,网络成瘾者智商低于常人。

    通常人们出现对网络使用有强烈的渴求或冲动感;上网的开始、结束及持续时间难以控制,多次努力课后均为成功;平均每天上网达到或超过6个小时,且符合症状标准已达到或超过三个月这些行为,就应该要注意小心“染”上网瘾了。

    目前《标准》将网瘾分为网络游戏成瘾、网络色情成瘾、网络关系成瘾、网络信息成瘾、网络交易成瘾等五类。而来医院咨询就诊的网瘾患者中,大部分是以网络游戏成瘾为主,还未有其他四种病情的患者。

    唐安平告诉记者,在就诊的患者中,多数患者出现性格内向、自卑、与家人对抗及其他精神心理问题。如对自己的学业及工作前途感到悲观,情绪低落、做事没有兴趣等。甚至还有患者出现社交恐惧症,除了家人不愿和任何人接触。

    网瘾人群80%是青少年

    主任唐安平告诉记者,网络成瘾指个体反复过度使用网络导致的一种精神行为障碍,非工作原因上网时间持续超过6小时,表现为对网络的再度使用产生强烈的欲望,停止或减少网络使用时出现戒断反应,同时可伴有精神及躯体症状。其中以13至17岁的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患者居多,而这个年龄段患者占到前来咨询就诊人群中的80%以上。

    “目前因上网成瘾,严重影响学习、生活的患者几乎都是玩网络游戏的孩子。他们完全没有自控能力,很容易出现成瘾现象,后果一点不亚于吸毒。”唐安平十分惋惜的告诉记者,他曾接触到的网瘾病人中,年纪最小的还不到10岁。而且随着网络普及化,近年来,网瘾患者人群呈上升趋势。

    他给记者介绍一个病例:小曾11岁开始出现上网成瘾,因家人都是做生意的,没人管教。整个初中阶段小曾就是在电脑前度过,每天他都沉迷于玩网络游戏,最长一次连续三天没离开电脑。初中毕业后,小曾对网络游戏的热情逐渐降低,但出现烦躁、易怒、睡眠障碍等精神行为障碍。因此也影响了今后的求学和找工作,对所有事情都失去兴趣的小曾,每天都无所事事的混在家里。父母这才意识到孩子已受到影响形成精神行为障碍,目前医院给小曾进行了药物合并心理辅导治疗。

    “网络成瘾是可以治疗的,一般治疗时间为3-5个月左右,85%的患者都可以通过治疗摆脱瘾病。”唐安平说。但“网瘾”要想治本、得到有效的救赎,必须还是要从根本入手——尽快控制网络游戏产业的无序开发和暴利,让网游从“精神毒品”还原成一种真正的娱乐工具。事实上,网游上瘾之所以对社会构成危害,其根就在于,现在的网游产业良莠不齐、泥沙俱下,种种色情、暴力的元素涉及其中,让心智不健全的青少年容易受到心灵上的“侵蚀”。

    纳入精神病并非犯罪免责

    “这个《标准》确立后,是不是说因网瘾而犯罪的孩子可以不用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了,因为他们是精神病患者了”市民张翔有些担心的说。

    “这完全是两个概念,即使纳入精神病范畴了,该负的法律责任不会免除的。”唐安平解释说,虽然网瘾纳入精神病范畴,但只是其中一种,比如抑郁症、焦虑症、多动症、孤独症、各种成瘾疾病,甚至老年痴呆,都属于精神病。然而法律只规定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人犯罪不用承担法律责任,而其他的精神病患者都一定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所以,将网络成瘾纳入精神病不等于犯罪免责。

    唐安平认为,此次对网瘾的医学界定,不仅解决了网瘾产生的生理学基础。这有助于网络管理的法治升华和社会管理措施的跟进,对于人们如何适应信息时代的新生活提供了全方位的安全和健康保障。

    他说,中国是网络大国,网民人数以每年20%的数量递增,以科学的手段救治网瘾患者,使人们成功对接健康安全的信息生活,也是对信息时代的贡献。
 
稿源: 亚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