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 -> 新疆好地方 > 新疆新闻

罕见雪豹惊现伊犁河谷 救助者陷入两难境地

2008-11-13 08:59:23
华夏经纬网
 
    伊宁县喀拉亚尕奇村牧民张培伟,今年5月10日,在山区放牧时捡回一对酷似草原斑猫的两只小动物,并把这对“草原斑猫”带回家,当成宠物饲养,没想到这两只“斑猫”越长越像豹子。后经专家认定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雪豹。如今这一雄一雌雪豹体重已达15公斤,每天需4-5公斤鲜肉喂养,救助者张培伟已难承担雪豹的“伙食”供应。但是雪豹作为国家保护的珍稀野生动物,既不能出售,又不宜放归自然,加之在本地也没有合适的救护地,只能由他继续养护着,如今,越养越大的雪豹如一个烫手的山芋,让张培伟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误把雪豹幼崽当斑猫

    家庭饲养宠物并不稀罕,但是“饲养”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凶猛的雪豹,在全国也绝无仅有。伊宁县喀拉亚尕奇乡喀拉亚尕奇村牧民张培伟就养了一雄一雌雪豹。如今随着雪豹体形的增大,食肉量的增多,每天四五公斤鲜肉的“伙食”供给让张培伟愁眉不展。

    11月8日,记者在张培伟家的羊圈里看到这两只一雄一雌、活泼可爱的雪豹时,它瞪着幽蓝的眼睛望着陌生人在羊圈里跳跃奔跑,显示出十足的野性。雪豹作为国家稀有的一级保护动物,如何被张培伟“收养”?记者带着极大的兴趣采访了雪豹救护者牧民张培伟。

    记者:你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发现的?当时这两只雪豹幼崽处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

    张培伟:5月12日上午11点左右,我在离乡政府以北约60余公里处一个叫塔勒夏提峡谷放牧时,想捡点贝母,就拨拉着草丛往前走,突然发现附近一片草丛在晃动,我就走过去,拨开草丛发现两只毛色灰白,身上略有小斑点,像狸猫一样的两只小动物在爬动,身上被雨淋得湿漉漉的,冻的浑身发抖。我当时以为是草原斑猫的幼崽,就把它揣在怀里拿到我住的帐篷里放下,并给它喂了些干粮和水。三天后我开着拖拉机下山时就把两只“山猫幼崽”,放到一只装麦趣尔鲜奶的纸箱子里带回了家。之后,我母亲就把它放在卧室里当宠物养,每天给它喂牛奶和干粮或米粥之类的食物,养到2个月之后,体形逐渐长大,尾巴特别长,其体貌越来越象豹子,后来担心它伤人,我们就把它转移到后院的羊圈里饲养。

    记者: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这对动物不是草原斑猫而是雪豹?

    张培伟:在羊圈里饲养过程中,我发现这两只“草原斑猫”的毛色斑纹越来越像雪豹,但是我不能确定是雪豹,因为我没有见过活体雪豹,不好判断,只是怀疑。今年7月的一天,我到羊圈里给它喂食,发现放在羊圈里的一只小羊羔被吃了,地上流了一摊血,羊皮被撕烂、肚子被掏空、肉吃得一干二净。我看到这一情景非常吃惊,草原斑猫是不吃活羊的,这对“斑猫”敢吃活羊,把我吓了一跳。之后,我开始怀疑草原斑猫很可能是雪豹。自从小羊羔被吃掉后,两只雪豹就不再吃干粮一类的东西了,只吃肉,我们只好给它买些肉吃或放上几只活鸡让它捕食。从这以后羊圈里再也不敢圈羊了。现在随着体形的增大,越养越担心伤人,雪豹特别是食肉量的增大,花费越来越多,都快养不起了。

    今年8月9日,记者获悉此事后,告知了伊犁州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办公室主任努尔玛提,他听后非常重视。当日下午,记者就与努尔玛提一起前往张培伟家了解情况。经过查看,体形测量和毛色斑纹分析,基本确定是雪豹。努主任随后就对雪豹救助过程和饲养情况进行登记备案。两天后努尔玛提就向自治区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州林业局有关领导进行汇报。为了判断准确,确保不出差错。9月7日,努尔玛提又培同自治区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一位曾饲养过雪豹的动物学专家,到张培伟家查看,经过这位专家仔细验证认定确实是一雄一雌雪豹。

    被专家确认为雪豹后,州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办公室考虑到目前本地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不具备饲养条件,如果放归自然,又担心不能适应野外环境,加之张培伟已经饲养了很长时间,对其生活习性比较了解。因此决定先让张培伟继续养护着,待野生动物保护部门拿出救护方案,找到合适的养护地点后,再决定其归属。

越养越怕,救助者进退两难

    经过半年的饲养,两只雪豹已从救助时的半公斤左右幼崽长到了15公斤,其体形越来越接近成年雪豹,食量也大增。在捕食活鸡时,可以腾空捕捉,身体非常矫健,野性十足。张培伟说,现在是越养越怕,长的越快越担心,不仅食物供给困难,更担心它的安全,一旦跑出去走失、或得个什么疾病,或伤了人,就不好交代了,这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呀。前段时间,其中一只雪豹突然失踪,把我吓了一跳,就跑到后院玉米地里、树林里找,后来在羊圈附近草棚内一根木头下找到了雪豹。从那次“失踪”事件发生后,我就对羊圈门窗进行了加固,防止它再次走失。

    更让张培伟一家担忧的是:随着雪豹越养越大,食量也跟着增长。他告诉记者,前几个月,两只雪豹每天只吃一两公斤肉,现在至少吃四五公斤肉,有时要吃三四只活鸡,牛羊杂碎还不怎么吃,现在不敢喂牛羊杂碎,怕杂碎不干净,有病菌,万一吃出病来就麻烦了。每次给雪豹喂肉时,我都要仔细检查,洗干净后才敢喂。吃得鸡必须是活鸡,有时身上脏了,还要给它洗澡。张培伟的母亲范桂兰说,养着这两只雪豹,比侍候个人还麻烦,光吃肉就快把家里吃穷了,幸好自家养的有鸡有羊,加上好心人帮助,还可以暂时撑一撑,但家里就靠这些羊和鸡生活,原想今年可以多卖一些鸡换点钱,但大部分鸡都喂了雪豹,羊也吃掉了十几只,现在快撑不住了,尤其让人担心是雪豹的安全。为了管护好雪豹,我不敢离家一步,白天夜里都担心受怕。

    张培伟说,经过半年多的精心饲养,我现在对这两只雪豹好像有了“感情”,真不舍得让它离去,每当看到活泼可爱的两只雪豹玩耍时,我就不去考虑负担问题,尽量把它们喂饱。我现在知道雪豹是国家一级珍稀保护动物,也向政府报告了情况,在两只雪豹没有归宿之前,我会坚持养护下去。记者在现场看到,已经半岁多的雪豹,被张家喂养得四肢健壮,毛色发亮,两只发着蓝光的眼睛炯炯有神。

政府关注,热心人相助

    伊犁州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办公室知悉张培伟救护雪豹一事后非常重视。办公室主任努尔玛提多次到张培伟家,查看雪豹管护情况,在没有找到合适安全的养护场所的情况下,他一再叮嘱张培伟想尽一切办法,饲养管护好雪豹。同时,他还向自治区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处、州林业局领导汇报了雪豹管护情况,自治区林业厅还派专家前来鉴定和指导。

    张培伟救助雪豹的事被传出后,也引起了社会民间人士的关注。伊宁市三元招待所负责人、中国延林少年维权网伊犁站站长张统文得知此事后,不仅自已掏钱多次从伊宁市买上肉送到张培伟家帮助喂养雪豹,还向国家林业部野生动物保护司、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自治区林业厅、新疆天山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打电话反映张培伟救助雪豹情况,但电话没少打,回音却不多,甚至有些部门怀疑救助雪豹的真实性。

    在乌鲁木齐市的中国延林少年维权网版主朱延林老师知悉此事后,让张统文通过网上发了几张雪豹的照片供其核实。朱延林接到照片后经过核对基本认定是雪豹。之后,朱延林了解到张培伟家养护雪豹面临的困境后,于9初,向张统文汇来了9900元救护资金,委托他为雪豹购买所需食物,用于救护雪豹,帮助张培伟度过难关。11月8日,朱延林从乌鲁木齐市赶到张培伟家实地查看雪豹,当他看到两只活蹦乱跳雪豹时惊喜不已,立即把雪豹抱在怀里让记者拍照留念。

    当朱延林了解到张培伟家经济有些拮据,喂养雪豹力不从心的困境后,当场提议几位一同前去观看雪豹热心人士向雪豹救护者张培伟捐款,朱延林个人当场捐出了500元,伊宁三元招待所负责人张统文、华丽鞋业老板朱建成、意大利老船长鞋业专卖店店主张革雁、华黎士健康产业公司毛君哲、其鹏保健品公司钱其鹏、州政府法制办史铬军、潘津乡牧民陈秀春纷纷解囊相助、均捐出了100余元不等的救助雪豹的“善款”。张培伟面对这些热心人士的善举激动不已,他向捐款者表示,在政府没有为雪豹找到养护地之前,他有信心把雪豹养好,管护好。

    雪豹最终在何处安家,记者将继续关注。(完)(责任编辑:马敏)

来源:伊犁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