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 -> 新疆好地方 > 新疆新闻

克拉玛依:传唱了半个世纪的石油传奇

2008-11-21 14:04:15
华夏经纬网
 

    游客在新疆克拉玛依市黑油山一处油池旁参观(9月21日摄)。新疆北部有一座由地下不断涌出的石油和沙石经过千百年凝聚形成的沥青山丘,这一神奇的自然奇观被当地人称之为“黑油山”。黑油山景区是一座天然的石油地质陈列馆,也是新中国石油工业发展的历史见证。黑油山上有多处石油泉眼向地面溢出石油,油质粘稠,色泽黝黑,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自然石油景观,吸引了许多游客前来观光。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新华网克拉玛依9月24日电 题:克拉玛依:传唱了半个世纪的石油传奇

    新华社记者刘宏鹏、贺占军

    克拉玛依,这个因油而生、因油而发展、因油而闻名的城市,她的传奇故事,伴随着《克拉玛依之歌》已演绎了半个世纪。

    英雄的城市,英雄的故事

    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然而,当时我国却只有甘肃玉门、陕西延长、新疆独山子等3个油矿,规模小、产量低。国外盛行的看法是:中国贫油。

    “天上飞的,地下跑的,没有石油都转不动。”正是在这种背景下,1955年7月6日,克拉玛依一号井开钻,10月29日完钻后喷出工业油流,宣告了共和国第一个大油田的诞生。

    “中国贫油论”破产了!克拉玛依的石油被运往新疆各地、输送到全国。1958年,克拉玛依油田的原油产量达到了35.73万吨,到1960年达到166万吨,占当年全国原油产量的39%,成为当时全国最大的石油生产基地。

游客在新疆克拉玛依市黑油山碑前参观(9月21日摄)。

    不仅如此,克拉玛依还是“共和国石油工业的摇篮”,大庆油田、辽河油田、华北油田、胜利油田、四川油田、长庆油田,都曾经从克拉玛依抽调骨干参加建设。

    克拉玛依油田建设3年后,克拉玛依市被批准设立。一个新油城,在戈壁荒原上建了起来。

    1958年9月,朱德同志在克拉玛依视察时说,3年以前,这里只居住着一个打猎的维吾尔族老人,可是3年以后,你们已经在荒凉的戈壁滩上建起了一座4万人口的石油城市,这是一个很大的成绩,也是一个动人的神话。

    神话的创造离不开英雄。不同的是,克拉玛依的神话中,更多的是平凡的英雄。担任克拉玛依一号井钻探任务的1219青年钻井队,36名各族青年喊着“安下心、扎下根、不出油、不死心”的口号,在戈壁风沙肆虐、气温高达40多摄氏度的环境中作业。在材料短缺的情况下,制服强烈井喷,成功实现大油田一号井的完钻……

    在众多为了祖国第一个大油田献身的建设者中,有一位22岁的女性。她和恋人约定,在完成一次野外作业之后成婚。然而,野外作业时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夺去了她的花季生命。后来,工友在她贴身衬衣里发现了她以命相护的地质资料。

    这位女性名叫杨拯陆。她的父亲,就是“西安事变”的主角之一杨虎城将军。

    今天,一幅名为“克拉玛依2号井勇士合影”的老照片,也许足以说明当年环境的严酷:十几名穿着棉大衣、戴着棉帽的年轻人对着镜头微笑,他们的衣服上落满雪花,帽檐上,垂下两三寸长的冰凌……

    50多年来,克拉玛依油田已累计生产原油2.53亿吨、天然气347亿立方米,累计加工原油1.43亿吨、生产乙烯235.5万吨。

游客在新疆克拉玛依市黑油山塞里木老人雕像旁参观(9月21日摄)。

    老油城,新标签

    有人说,是革命英雄气概,成就了克拉玛依在新中国石油工业中的“长子”地位。那么,今天的克拉玛依,则是戴着“中国优秀创新城市”的新标签,挺立于资源型城市的发展潮头。

    要说清克拉玛依复杂的科技创新体系,以及深奥的油气田前沿技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当你走进油田公司的数据中心,便能领略科学技术给这个城市带来的巨大变迁。

    22日,记者在油田公司数据中心控制室的屏幕上看到,随着鼠标的移动,数字地图将克拉玛依展现在记者眼前,一个个红点,那是运油的车辆,穿过克 拉玛依整齐的街区,来往于连接乌鲁木齐的国道上。

    鼠标移向准噶尔盆地腹地,点到距离克拉玛依市205公里的滴西201井,屏幕显示,11时35分,钻头位于地下3568.77米,同时,泥浆的粘度、岩性、含烃量也一一显示。

    油田公司数据中心总工程师李清辉说,专家们在这里研讨井下作业方案,就如同在钻井旁一样。“井下的数据传过来,只需要5秒钟。”

    鼠标移向60公里之外的采油二厂的81号站。随着鼠标滑轮的转动,屏幕上的平面地图角度逐渐转换,显示出油罐群各个角度的三维立体画面。李清辉说,如果现场发生紧急情况,根据电子地图,部署消防力量和指挥疏散人员,都可以在这里完成。这个地图的制作原理,和著名的“GOOGLE地图”一样,所不同的是,分辨率比“GOOGLE地图”要高一倍。

    “在整个准噶尔盆地,只要我们需要,可以在地图上再现边长60厘米大小的物体。”李清辉说。

    “数字油田”工程,只是克拉玛依科技创新体系中人们直观可见的一部分。事实上,一批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技术、新工艺、新产品,在克拉玛依这个“中国优秀创新城市”“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市”不断涌现。

    在这里,被专家称为“比航天技术还高”的“最浅垂深水平井”钻井技术,已研发成功,达到了国际领先水平;“欠平衡钻井应井下控制阀”填补了国内空白;自主研发的“雪狼——五型综合录井仪”被誉为“地质家的神眼”,整体性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目前已在国内油田广泛应用,并击败欧美对手登陆中亚国家市场……

    科技进步推动老油田焕发“第二春”。2007年,克拉玛依油田油气勘探获得重大成果,油气产量再创历史新高,全年生产原油1217万吨,生产天然气29亿立方米,实现了新疆油田原油产量连续27年持续增长。

    百年油田,油城不老

    人有变老时,油田会枯竭。克拉玛依,一个53年的油田、半世纪的城市,命运如何?

    新疆油田公司的勘探预测表明,13万平方公里的准噶尔盆地油气资源量超过了100亿吨,还可开采100年。不仅如此,自2006年7月起,设计每年输油能力2000万吨的中哈原油管道,已源源不断地将原油从哈萨克斯坦输往克拉玛依市的独山子区……

    克拉玛依市委书记唐健说,当前,克拉玛依正向年产2500万吨油气当量的大油气田迈进,正在成为国家最重要的石油石化基地之一。依托资源优势,当地石化工业园区发展势头强劲,石油化工、煤化工、盐化工项目陆续展开。坐落在独山子区的千万吨炼油、百万吨乙烯工程,将于今年竣工。克拉玛依石化公司也已具备了每年加工500万吨原油的能力。

    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克拉玛依先后落实了“二次创业”等系列重大决策:每年可供4亿立方水的引水工程已于2000年竣工,大农业开发正如火如荼进行……

    克拉玛依,业已形成以石油石化经济为主导,农牧业、旅游业、新兴第三产业等快速发展的产业格局。

    唐健自豪地说:“克拉玛依是一个拥有美好未来的家园。”到2010年,克拉玛依将全面进入小康社会,2020年,将在新疆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