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文化戍边:打造屯垦事业的新高地

2004-01-07 10:23:47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17日讯:据新绿洲网报道,在新疆广袤的戈壁滩上,生长着一种抗旱耐碱的植物──胡杨,因为它顽强而旺盛的生命力,当地广为流传着“活着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的胡杨传奇。记者来到位于天山南北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各个垦区采访,在欣赏那无所不在、美到极至的胡杨盛景的同时,却感受到了一个具有真正意义上的胡杨精神的群体,那就是扎根边疆、永不换岗的兵团人。

 

    壮怀悲歌谱写英雄史诗

 

    中国对西域的屯垦始于汉代,以后历朝历代沿袭下来,时盛时衰,绵延2000余年,却往往摆脱不了一代而终的命运。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从国家的最高利益和各民族的长远利益出发,命令驻疆人民解放军17.5万名官兵就地转业,于195410月组建成立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并从全国各地动员、组织有志青年投身边疆的开发建设,传播内地先进的生产力和文化,改变边疆贫穷落后的状况。屯垦戍边事业由此揭开了新的一页。受新中国屯垦戍边伟大事业的召唤,成千上万的热血青年,怀着“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壮志豪情,告别故土亲人,从齐鲁大地、岳麓山下、黄浦江畔、珠江两岸……汇入西征的滚滚洪流之中。

 

    金茂芳是9000名志愿支边的齐鲁女兵中的一位。195281日,她从家乡山东济宁参军入伍,同一天踏上了西去的列车,然后改乘汽车,颠簸了30多天才到达目的地。那年,她只有19岁。来到石河子后,金茂芳成了兵团第一代女拖拉机手,创下了7年完成20年任务、为国家节约油料5万多公斤的记录,被评为兵团12面红旗之一。-45℃的严冬,因为机油太稠,拖拉机熄火了,她抹去手套,用嘴对着管子吸油,结果嘴皮被冰冻的油管粘破了,满口满手都是血,她还是坚持吸,直到发动机启动。

 

    2002年“八一”建军节那天,当年满头秀发的齐鲁女兵,而今却已鬓发苍白,在为纪念进疆50周年举办的聚会上,这些老奶奶们高唱起当年开荒时她们最爱唱的歌曲《戈壁滩上盖花园》:“自由的种子撒下去,幸福的泉水流不完,劳动的双手能够翻天地,戈壁滩上盖花园……”

 

    正是怀着这种改天换地的革命浪漫主义豪情,才使这些远离故土的热血儿女们在荒凉寂寞的塞外扎下根来,并创造了一个个人间奇迹。50年来,兵团在塔克拉玛干和古尔班通古特两大沙漠边缘开垦出了1600多万亩的良田绿洲,建起了170多个大大小小的新型城镇和5000多家工交建商企业,造就了一支250万之众的屯垦队伍,为新疆的现代农业和工商业发展起到了重要的奠基和示范作用,谱写了盛况空前、波澜壮阔的屯垦史诗,创造了中央支援地方、内地支援边疆、各民族之间互相支援的成功范例,成为中国共产党人治国安邦的一个伟大创举。

 

    在兵团的每一个团场,都有一个特殊的连队,这里长眠着那些为开发和保卫边疆献出了生命的军垦英烈们。他们的故乡在草长莺飞、繁华富饶的祖国内地,然而他们却永远地留在了为之奋斗了一生的边疆土地上,与他们生活过的连队在一起,与他们耕耘过的田野在一起。

 

    共同信念撑起戍边大厦

 

    在兵团采访,接触一个个兵团人,感受一个个生命传奇,你会情不自禁地思考: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群体?到底是什么在支撑着他们几十年如一日默默耕耘和奉献?有人把兵团人比做共和国永不移动的有生命的界碑。新疆与8个国家接壤,边境线长达5600多公里,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兵团的边境团场戍守着数千公里的边境线,形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国防屏障。“我家住在路尽头,界碑就在房后头,界河边上种庄稼,边境线上牧羊牛”,是被称为“西北边境第一团”的农十师一八五团军垦战士生活的真实写照。这里是世界四大蚊虫密集地之一,蚊子和小咬不仅咬死鸡鸭,就连树上的乌鸦也被咬得一头栽下地来。邻国的边防军被咬得受不了,将哨卡后撤了好几十公里,而兵团战士硬是在这里站稳了脚,扎下了根。

 

    1988423日,突降的山洪咆哮而来,眼看就要使界河改道。界河的中心为两国国界,如果任凭洪水冲撞,形成新的界河,将意味着丢失包括一八五团在内的55.5平方公里的领土。为了不丢失国土,一八五团的战士们用装满泥土的麻袋堵决口,用汽车轮胎扎成的筏子运送抢险物资,还冒死架起了空中索道,与洪水奋战了半个多月,终于征服了洪水,使界河重归故道。

 

    同样令人难忘的是在兵团的另一个边境团场六十二团,操着浓重河南口音的团长为我们即兴演唱了六十二团团歌《军垦战士的心愿》:“面对蜿蜒的界河/背靠亲爱的祖国/我们种地就是站岗/我们放牧就是巡逻/要问军垦战士想着什么?祖国富强就是我们的欢乐。”

 

    听着这样的歌声,感受着这样的人,你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崇高,什么叫做纯粹。心灵震颤的同时,突然读懂了“兵团人”这个特殊群体所具有的精神特质。这是一个用特殊材料制成的英雄群体,这是一座用爱国主义的共同理想和信念支撑起的生命长城。正是这样一个充满理想、信念和奉献精神的英雄群体,才造就了伟大的兵团事业和以爱国主义、无私奉献为核心的伟大的兵团精神。这是百万兵团战士扎根边疆、献身边疆建设事业的最根本的精神动力。

 

    “雄师十万过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塞外江南一样好,何须争入玉门关”,这是军垦事业的先驱、原兵团党委书记张仲瀚将军留下的壮美诗篇。大诗人艾青曾在石河子生活了16年。在那首著名的《年轻的城》中,诗人这样深情地咏叹道:“她是这样漂亮/令人一见倾心/不是瀚海蜃楼/不是蓬莱仙境/她的一草一木/都是血汗凝成。”正是因为注入了军垦战士的痴情与奉献,塞外江南才成了他们真正的精神家园。

 

    文化戍边唱响兵团

 

    有人这样说,兵团人用理想和信仰、汗水乃至鲜血浇灌的,与其说是一片片良田,一座座城镇,不如说是一片片文化的绿洲。兵团司令员张庆黎说,在兵团人创造的历史中,最为闪闪发光和能够成为永恒的是包括精神、品格、意志在内的兵团人特有的文化。这是新中国的屯垦戍边事业不同于历朝历代对边疆屯垦的最本质的特征之一,也是屯垦戍边事业赖以世代相传的最根本的保证。

 

    但历史发展到了今天,创造了屯垦史上辉煌业绩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兵团政委陈德敏认为,屯垦戍边事业目前所面临的危机虽然直接表现为经济增长方面的缓慢低效,其内在和根本还在于屯垦戍边共同理想和信仰的迷失,正是这一点导致了屯垦戍边队伍士气的低落和开拓进取精神的减退,这是屯垦戍边事业能否继续向前推进的动力因素,要化解危机,就必须先从解决精神动力入手。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文化戍边的理念应运而生。

 

    今年4月,兵团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王运华发表了《实践“三个代表”   推进文化戍边》的长篇理论文章,他认为,屯垦戍边的核心就是文化戍边。而文化戍边的根本在于培育、打造一种扎根的文化,用这种文化增强兵团广大职工群众对屯垦戍边事业的认同感、归属感、责任感、自豪感,凝聚和激励他们始终以祖国利益和中华民族利益为最高和根本利益,自觉发挥在生产建设、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和边防巩固中的模范带头作用,以永葆屯垦戍边事业的生机和活力。什么是扎根文化?这种扎根的文化如何体现?兵团的文化戍边渊源于中国历史上的屯垦文化,又深深根植于新中国的屯垦戍边的伟大实践。同时,这一文化,还处在人民军队的军旅文化、内地汉文化、边疆各民族文化的交织点上。像脍炙人口的歌曲《草原之夜》《边疆处处赛江南》,艺术地反映的是兵团干部职工开发建设新疆的情怀,传唱起来却透着浓郁的新疆当地维吾尔族小吃烤羊肉串的味儿,这是屯垦文化在艺术创作上的反映。正是这种独特的艺术魅力使得这两首歌曲成为历久不衰、传唱广泛的经典名曲,这体现出军垦文化极强的开放性和兼容性,也正是其生命力所在。兵团人意识到,要想抵御西方敌对势力政治价值观和腐朽思想文化的侵蚀,有效打击和反对民族分裂主义、极端宗教势力和暴力恐怖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分裂图谋,就必须进一步弘扬兵团文化维护祖国统一和安定团结的功能,以放眼世界的广阔视野、容纳百川的胸怀和面向新世纪的战略眼光,在内容和形式上积极创新,不断增强兵团文化的吸引力和感召力。

 

    正是有了这种自觉,兵团人开始了打造文化兵团的工程。他们意识到,几十年形成的兵团精神是兵团人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要让这一文化积淀在新的时代焕发光彩,张扬出去,让外界熟悉它,认可它,被它所吸引。身处边境地区的农九师提出了建设文化戍边大师的目标,其主线依然是歌颂英雄。兵团正在着手创建百团千连文化戍边工程,意将这些文化圣地作为兵团的爱国主义、屯垦戍边传统的教育基地,并逐步延长这个教育链,建设文化戍边千里边境文明长廊,形成兵团文化的大品牌、大制作。兵团副政委王崇久说:“我们是要通过文化的力量,重振兵团人屯垦戍边的信心,并将其渗透到物质文明和政治文明建设之中,以实现兵团经济、政治、文化的协调发展。”

 

    兵团人最喜欢把自己比做胡杨,这其实反映了兵团人的一种精神追求。他们知道,兵团要在边疆生存下去,就是要在塞外戈壁上栽种下一片片文化的胡杨,促其茁壮成长。如果边疆大地被这些极具生命力的胡杨所覆盖,屯垦戍边事业也必将是生机勃勃,生命力无限!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