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走进一段永不尘封的历史 讲述兵团50年故事

2004-10-10 10:23:02
华夏经纬网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西北大漠上的一个传奇。

 

    半个世纪的风沙,三代兵团人历尽艰辛,留下了无数荡气回肠的故事。沙漠变良田,戈壁建新城,瀚海通大道……这惊人的奇迹,今天仍在延续。

 

    在兵团成立50周年之际,记者驱车万余公里,在广袤的新疆大地上追寻兵团人的足迹。我们倾听他们的讲述,触摸他们的生活,感受着一种习惯于现代城市生活的人们已经久违的力量。

 

    奇迹是这样创造的

 

    石河子是一座完全由兵团人选址、规划、建造的城市。难以想象,这座已被联合国评为“人类居住环境改善最佳范例”的城市,仅50年前还是一条古河床上的小驿站,戈壁滩卵石遍布,只有十几户人家。就在这里,第一代兵团人用三支枪托平一碗水,划出了未来城市的中轴线。

 

    半个世纪以来,数以百万计的兵团人,依靠自己的血汗和智慧,在亘古沙漠戈壁上造就了一座座石河子这样的“戈壁明珠”。

 

    有一张老照片:在一片未开垦过的土地上,一个人扶着一张木犁,6个穿军棉衣的人把绳子套在肩头,吃力地拉着。那就是兵团人创业之初的情景。

 

    最早连犁也没有,种地只有“坎土曼”,一种类似镐而铁头更大的刨地工具。成千上万亩良田,就是用坎土曼一下一下刨出来的。兵团农一师沙井子垦区挖一条排碱渠,用这类原始工具挖出的土方,如果筑成一道半米厚、两米高的墙,可以绕赤道半圈多。

 

    当年生活条件如何?职工没有房子住,他们在地上挖个坑,上面盖上柴草,人就住里边,这叫“地窝子”。粮食紧张,职工们常用野菜充饥,干活时饿得头晕眼花,只好扶着坎土曼把站一会儿。

 

    很少有人晓得新疆蚊子的可怕。农十师所在的阿勒泰地区是世界四大蚊区之一,那里的蚊子能咬死兔子,能把树上的乌鸦咬得一头栽死下来。兵团职工只好全身裹紧衣服,脸上涂满泥巴,坚持劳动。有人让蚊子咬得直哭。

 

    奇迹,就是在这种几乎称得上“人类禁区”的环境下创造出来的。

 

    那是一种直面死亡的精神

 

    困境下常有壮举。部队进疆时财力薄弱,全体官兵节衣缩食,将一年发两套单衣减为一套。步兵5师在戈壁上挖一条引水渠,为保护好那仅有的一套衣服,战士们索性脱个精光,裸体上场。茫茫戈壁滩,似火烈日下,三千多个挥汗如雨的裸体与卵石黄土交相映衬。战士们戏称此渠为“光腚渠”。

 

    “那时人简直像发了疯一样。”农二师31团老职工王建荣讲起当年兵团人的劳动热情,自己都感到惊讶,“真不知哪来那么大劲头!”

 

    “没人想过要什么报酬。”今年78岁的农四师64团原副团长董至刚说,“就是觉得特别热爱共产党,热爱毛主席,就应该那样。”

 

    那种创业精神其实是一种直面过死亡的无畏精神的延续。1949年秋,王震将军率解放军第一兵团参加了西北战场上一系列惨烈战役,随即接到中央军委命令:继续西进,解放新疆。这支部队在新疆完成了一系列军事上的壮举。最出名的是1949年冬,2515团徒步790余公里,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平解放南疆重镇和田。

 

    19548月,遵照毛泽东主席指示,解放军驻疆105万官兵连同6万余家属集体就地转业,组建新疆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履行屯垦戍边的职责。这些刚刚为解放全中国立下汗马功劳的英雄,一手握枪,一手拿镐,在这块贫瘠荒凉的土地上又开辟了新的战场。

 

    想走,但舍不得离开

 

    戍边之苦决非“辛苦”二字所能涵盖。1962年,兵团一位指导员带两个排民兵去塔城边境巡逻。口粮吃光了,8名战士饿昏在路上,他们只好挖野菜充饥。有人挖回一种没吃过的野菜,指导员说:“我先吃,两个小时后你们再吃。”大家看着他把一勺野菜放到嘴里吃下去,一会儿脸色开始发青,呼吸也急促起来,接着鼻子出血,当场就被毒死了。战士们冒着细雨,把他们的指导员埋在了附近的山坡上。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兵团的女人们。上世纪50年代,九千山东姑娘、八千湘妹子以及成千上万其他内地女性进疆,是她们使拓荒者得以代代延续。

 

    今年71岁的农八师老职工金茂芳1952年从山东来新疆,到这里一下车,看到这么荒凉就哭了。她对新疆条件之艰苦有一定心理准备,但没有料到苦到那种程度。

 

    1965年,金茂芳达到个人生涯的光辉顶点——成为闻名全国的兵团“二十四面红旗标兵”之一。然而在“文革”中,她遭受了一连串打击。先是被定为“黑劳模”,受到批斗,继而39岁时爱人病故。“那时我简直过不下去了,整天哭,一哭就停不住。”金茂芳没有再婚,现在的一子一女都不是亲生的,但长大成人后对她十分孝顺,这是她最大的安慰。

 

    记者问金茂芳,想不想老家?她说,想。再问,回不回去?她说,不回。为什么?她说,几十年生活在兵团,回老家反倒不适应了。

 

    很多老职工都这么说,他们不是不想回老家,但是自己把青春都献给了这片土地,眼看着片片荒滩变成了绿洲,他们舍不得离开。

 

    在市场中拓荒

 

    农二师政委宋建业说:“新中国建立以来,兵团一直是新疆经济发展的奠基人。”

 

    如今新疆每三亩半耕地中,就有一亩是兵团开垦的。兵团农业在全世界都是先进水平。新中国成立初期,新疆连一根铁钉都生产不了,是兵团建起了第一批工业企业,为新疆的现代工业奠定了基础。

 

    今天,第二代、第三代兵团人,又以当年拓荒者的勇毅,面对市场经济的挑战。2002年初,为了让生产“康师傅”方便面的台湾顶新集团落户石河子,农八师师长宋志国带队,专程飞往天津顶新总部,利用人家给的5分钟时间,在室外草坪上给人家做多媒体演示,历数顶新选择石河子的理由。顶新总裁称赞,他在大陆考察了这么多城市,兵团提供的前期调研是最充分、最符合他们要求的。不久他就拍板跟兵团签了总投资6500万美元的协议。

 

    被称为“中国计划经济最后一艘航母”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开始转航,兵团已拥有11家上市公司。

 

    5年前,自称“第25代兵团人”的新疆天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庆人提出用滴灌技术把荒原变成绿洲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在做梦。但他最后成功了,天业成为世界生产规模最大、推广面积最多、质量水平一流的滴灌设备和产品供应企业。

 

    郭庆人说,兵团精神很重要,但兵团在现代发展,要科技和精神并重。

 

    奇迹仍在发生

 

    在更加雄厚的财力和更加先进的技术支持下,兵团人征服自然的战斗今天仍在继续。兵团最新成立的一个团场——农十四师224团,任务是在和田皮山、墨玉两县之间的沙漠上开发一个全新的垦区。

 

    仅两年前,这里还全是大沙包,越野车都开不进去,刚刚上任、前来察看地形的团政委蒙忠战只能下车提着鞋子往里走。“我想,完了,把我放在这种地方,这样的地怎么种?”蒙忠战说。

 

    而记者走进这个新垦区的腹地时,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万千条纤细的黑色滴灌管蜿蜒爬在干燥的黄沙上,旁边大片茂密的树林已经成形,茁壮的玉米遮住了人的视线,随处可见结满瓜果的田地。宽可行车的小路,在迷宫般幽深的绿色中绵延。如果不是当地人把我们一直带到垦区边缘看沙丘,我们简直忘了自己是身处沙漠之中。

 

    皮墨垦区将靠滴灌系统灌溉的30万亩连片耕地、果园,以及500万立方米全面防渗漏的人工湖。他们计划用5年时间,建成一个大规模的生态旅游区。

 

    今年34岁的皮墨垦区农工王德中,是兵团最新一代垦荒者。他说:“老军垦们开荒时设备很落后,现在有了现代科技,可以干得更快、更多了。”

 

    王德中是河南人,现在已经带着爱人和孩子在这里安了家。

 

   稿源:《新疆日报》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