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50年:"苦水滩"改水记

2004-10-15 10:27:06
华夏经纬网

  天山网讯(记者刘宏鹏 张崇麟)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50岁华诞前夕,一批饮水困难的兵团农牧团场告别了“吃水难”。兵团农三师伽师总场就是其中一个。

 

    伽师总场位于新疆喀什市东南180公里的阿其克镇,地处克孜河、西克尔水库下游。上游河水携带沿途增加的盐碱流到这里,变得苦涩不堪。“阿其克”,维吾尔语意为“苦水滩”。

 

    1958年2月,首批2850位拓荒者来到阿其克,次年3月成立伽师总场,人口总数一度达到1万人。伽师总场的建立对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维护民族团结起到了重要作用。

 

    充满激情的拓荒者们很快尝到了“阿其克”的厉害,因为喝的是涝坝水,许多职工得了肠胃病、肝病。1959年分配到伽师总场工作的艾买卡生说:“我们喝的涝坝水,是克孜河、西克尔水库的水经过戈壁滩后汇聚起来的,沿途带来许多脏东西。涝坝水是不流动的‘死水’,时间一长,水面上飘着一层黑压压的小虫。喝水时,有时我们只得用头巾滤水喝。另外,这里水源少,畜生和野兽也经常到涝坝找水喝,常常是人在涝坝这边喝水,野猪也在对岸喝。”

 

    为了喝到相对干净的水,伽师总场领导想出个办法:冬天涝坝水结冰了,总场组织掘冰工作队将冰炸开,取回来放入5米多深的地窖里;到天暖时将冰取出来分发给职工,每人每天一块。

 

    由于长期饮用不洁水,许多职工得了肠胃病、肝病。更可怕的是,除了部分维吾尔族女职工能生育外,大部分育龄女职工不再生育,汉族女职工基本不生育。1974年对伽师总场而言是黑色的:2500余人在一片恐慌中集体搬离家园,辛苦10多年开垦出的7万亩地撂荒。

 

    然而,伽师总场没有退却,留下来的职工苦苦支撑,耕种着3万余亩地。作为喀什地区发展经济和维护民族团结的旗帜,伽师总场无路可退。

 

    1975年,为了打一口260米深的水井,掘井工作队找了15天才找到打井点。此后半年里,队员们分成3班,24小时奋斗在工地上,一锤锤凿、一锹锹挖,终于挖见了水。然而,人们6个月180个日日夜夜的辛劳并没有赢来水神的眷顾,经自治区、喀什地区防疫部门检测,这口井的水含氟量、硬度指标严重超标,不能饮用!

 

    打井队不愿就此放弃找水,在1966年、1967年又挖出几口井,然而由于巴楚、伽师一带不断发生地震,导致地下水质恶化,打出的井很快报废。上个世纪90年代初,伽师总场又投资140多万元打了5口井,但水质依然很差,并且井房离职工住地相当远。

 

    艾买卡生家当时距离最近的水井房有两公里,每天天不亮他就要赶着毛驴车前去取水。艾买卡生说:“有次天下着大雪,室外温度零下20多摄氏度,水井房的柴油机、抽水泵冻得不转了;等我们烧树枝将柴油机和水泵烤暖、打上水回家时,家里都快吃午饭了。”

 

    由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初期的特定条件所限,加上肩负着屯垦戍边的历史使命,兵团农牧团场基本处在“两圈一线”,即塔克拉玛干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边缘以及边境线一带。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北缘的伽师总场是沙漠边缘兵团农牧场的一个缩影。

 

    46年来,伽师总场的兵团人为饮水付出了巨大代价。1991年,伽师总场防疫站为全场职工和家属体检后发现:氟骨病发病率超过90%,肝炎发病率为4.2%。1993年, 卫生防疫部门发现全场8至15岁的儿童中,半数儿童患氟斑牙病,许多孩子换牙后,长出两个大大的门牙;另有近半数儿童甲状腺肿大。

 

    伽师总场历届党委都曾试图开发新水源,但大都因远离河流、无力筹措巨额引水资金而被迫放弃。2003年,在上级有关部门的支持下,伽师总场新一届党委再次下决心“改水”,时任党委书记的鲁维龙亲自带队到北疆“取经”。经过专家论证之后,2004年上半年,伽师总场投资300万元建起了纯净水厂,彻底解决了困扰几代人的喝水问题。

 

    现已退休的职工艾买卡生说:“几十年就这么(喝不洁水)过来了;现在阿其克(苦水滩)喝上了甜水,想起以前,直想哭!”

 

   稿源:新疆人民广播电台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