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博州与农五师干部互派融合发展纪略

2005-03-18 13:10:33
华夏经纬网

    天山网讯(通讯员书 平) 200523日,上任3天的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党委书记史少林与农五师共同召开了兵地部门对接暨互派挂职干部工作座谈会,来自州、师各部门、各单位的140余名领导参加了座谈。双方领导认为,固边、强边、兴边、富民是博州、农五师党委共同肩负的光荣使命,惟有大团结,才能实现大融合,惟有大融合,才能促进大发展。

 

    在博尔塔拉这方热土上,38个不同民族团结战斗;在这片蓝天下,40余万各族群众血肉相连。农五师作为博州的重要组成部分,40多年来与博州各族人民休戚与共,同甘共苦,携手共进,共同谱写了一曲兵地团结的赞歌。

 

    经过几年的实践,博州与农五师创造性地提出了“部门对接、干部互派”的思路,并以此为切入点,兵地双方各级各部门在“经济共融、资源共享、城市共建、优势互补、经验互学”这一思想指导下,消除思想障碍,破除封闭保守的观念,打破行政壁垒,主动在思想上加强沟通,工作上加强协调,资源上优势互补、合理配置,利益上互谅互让、互惠互利,共同谋划兵地大融合的文章。

 

    但在过去,农五师个别团场和一些乡镇常常会为了一块地、一渠水、一片草闹摩擦,严重时,甚至会拳脚相向。兵地之间闹矛盾,造成了地区的不稳定,影响了双方经济发展。

 

                   

 

    进入20世纪90年代,博州党委与农五师党委站在全局的高度,从稳定的大局出发,从发展区域经济出发,加快兵地融合共建步伐。1997年,本着互谅互让的原则,双方把几十年纠缠不清的土地确权工作完成了。地界清了,权属清了,心里明了,博州与农五师的感情通了。“大团结、大融合、大发展”成为博州、农五师党委的点睛之笔。

 

    2001年,全长4230米的集中供热管道启用后,博乐城南区减少了33座污染环境的锅炉房、50%的小煤炉。同时,由于集中供热区域内不仅有农五师师直各单位,同时还有州、市部分企事业单位,集中供热工程成为一条联结各民族群众和兵地各单位的纽带。

 

    200411419时,当时的州党委书记栗智接到消息:楚天花园小区即博州原物资局小区有59户居民至今没有供上暖,闻讯后,他十分着急,立即打电话给农五师政委蒋建勋,请蒋政委协调农五师供热公司,帮助解决这一迫在眉睫的难题。

 

    1940分,蒋建勋组织有关人员召开紧急会议。并于当晚打着手电对现场进行了勘察。第二天21时左右,农五师供热公司开始供水试热。热供上了,暖的是民心,体现的是兵地一家的感情。

 

    20047月,博州大旱。九十一团7000亩棉花告急,相邻的达勒特镇7000亩棉花也在缺水,而其惟一的水源由于各种原因流量减少。团场职工急,镇上农民急。就在这时,栗智与农五师师长张永乐同赴九十一团,与达勒特镇协商,现场解决了用水问题。

 

    在八十四团境内的怪石峪是博州最著名的风景区,但长期以来权属不清,因而,在有着独特资源优势的情况下,却没有任何经济效益。个别人认为,将怪石峪资源切给农五师,是博州经济的重大损失。对此,博州党政领导的态度非常明朗:我们可以把外地人请来开发搞建设,为什么不能让农五师人来开发建设怪石峪。

 

    怪石峪公路动工兴建了,怪石峪的权属划清了。只要是有利于博州人民群众利益的事,就不要分兵团、地方,就不要分你我,繁荣与发展是兵地双方的共同心愿。

 

    兴乐商贸城,是农五师引资的大手笔,一次性引进民资1亿元,但拆迁等种种问题不期而至。州、师、市领导亲自出面,现场解决各类问题。

 

    八十五团四连与达勒特镇6个村相连,该团在安装连队电话和闭路电视时,充分考虑到当地群众困难,将3个村队列入工程设计范围,解决了500多户群众通讯难和收看电视难的问题,并解决了红光村一个村的群众吃水难问题。

 

                     

 

    20039月,农五师赴博州挂职的10名干部接到农五师党委通知:930日前返回原单位报到。要从地方回到垦区了,陡然间,每个挂职干部都感到与地方有着难舍难分的牵挂。

 

    临行前,挂职阿拉山口口岸管委会副主任的冯祥旗再一次站在口岸的防护林边,端详着那一片片整齐的小树林。那是八十九团培育的9万棵树苗,刚栽上时,还有些经不住八九级大风的肆虐,现在,经历了一年的风雨,它们中的93%成活了,像哨兵一样站得坚定有力,这里的一草一木冯祥旗都舍不得。

 

    临行前,挂职大河沿子镇副镇长的水生泉又到镇万亩养殖区查看了一遍。建设养殖区时,打井遇到了困难。他与八十三团联系,及时接通了电,并从团里请来专业人员,解决了抽水技术难题,为镇里节约资金6万元。

 

    做了主人,就要拿出主人的干劲。挂职任博乐市委副书记的孙淑萍凭借兵团的销售网络,帮助阿热勒托海牧场、小营盘镇销售粮食4230吨后,又马不停蹄地多方联系,为博乐市签订了4万亩黄豆种植销售合同,突破了博乐市经济作物结构难调、产品难销的瓶颈。在贝林哈日莫墩乡挂职乡长助理的仲其壮的笔记本上,记录着这样一组数据:高密度宽膜播种机109台,推广率99%;高密度植棉2.2万亩,较上年增长1.5万亩,推广率99%;种子包衣技术推广2.1万亩,推广率51.1%,去年无推广面积;自压膜下软管滴灌500亩,去年无推广面积;半精量播种面积1.2万亩,去年无推广面积;棉花病虫害综合防治推广面积4.2万亩……

 

    数字也许枯燥,但感情却是那样的深。3年来,博州与农五师先后有42名干部实施了互派挂职。

 

                       

 

    博州和农五师,都有在区内外叫得响的品牌。博州和农五师,走上了优势互补强强联手之路。

 

    农五师八十七团建立的种子烘干厂和番茄酱厂,带动了地方上玉米制种业和番茄产业的发展;八十四团的菊花加工厂,带动了地方上菊花产业的兴起;还有新赛油脂总厂、“北疆”牌棉花、北疆牌红提葡萄等,为博州与农五师发展二、三产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以八十九团为中心,一头连着博州乌图布拉格镇、一头连着博乐市达勒特镇,全长15公里的“乌塔”公路,人们称为“兵地团结路”“兵地友谊路”。

 

    当时修这条路时,主管农五师公路建设的副师长李广申说,“不要分彼此,不要分你我,博州与农五师是一家人,农五师修的路就是博州的路,博州修的路也是农五师的路。

 

    农五师通油公路等5标段总长14公里,是兵团惟一的一条二级公路,其中有6公里位于精河县界。精河县的芒丁乡、夹巴沟村、蘑菇滩村、精河牛场农业开发区将因这条路的修建而受益。然而,当路基开挖工作结束后,却因办理砂石料厂手续、土地征用费用等原因,工程被迫停工。闻讯后,栗智非常着急,立即与有关部门联系,与农五师领导一起现场办公,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

 

    目前,博州与农五师正在谱写兵地团结的新篇章。

 

   稿源:《兵团日报》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