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兵团是新疆工业化的重要力量

2005-07-21 14:39:32
华夏经纬网

    天山网讯(俞京平)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经济建设是我区经济建设中至为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样,在实行新型工业化中,兵团工业化的进度对全自治区会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

 

    前不久,兵团党委召开的工业工作会议是一次有历史意义的会议。兵团政委聂卫国和兵团司令员华士飞在讲话中都提出了经济工作重心转移的问题。对兵团来说,这有划时代的意义。屯垦戍边是兵团的光荣任务。屯垦在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在中国,屯垦有三种形式:民屯、军屯和商屯。汉文帝听从晁错建议募民在边塞屯田,为民屯之始;汉武帝在西域、汉宣帝在边郡屯田都使用驻军,称为军屯;明代盐商募民在边郡垦种,以所得粮草换盐引,故称为盐屯或商垦。兵团自然属于军垦。既然是垦,那就是种田务农,所以兵团从成立第一天起就要务农,兵团所属的师绝大部分都是农业师。兵团的屯垦又不同于历史上的屯垦,它是新时代的屯垦,也是从它诞生的第一天起,在务农的同时,它也建立了自己的工业和商业,当然中心还是农业。

 

    兵团的农业一直搞得非常出色,它在土地规划、林带布置、水渠设计、良种选育、虫害防治等许多方面都表现出相当的科学性和现代性,它的各种农作物的单产在自治区处于领先地位,它的许多科学种田的经验对推动地方农业的发展起了不可磨灭的示范与推进作用。半个世纪中,兵团培养出了大批精通农业的干部,这些干部在发展中国家,说他们是一流专家,那是当之无愧的。

 

    但是兵团尽管有发达的农业,可经济依然落后,农工生活也依然没有达到理想的富裕程度,为什么?就因工业落后。

 

    在农业社会,农业生产力就是社会的代表生产力,其达到的生产力就是最高生产力,这个社会的分配和消费都以这个生产力为限,因此,农业就被放在最高地位,社会意识都是围着农业转,人们观察问题、认识问题以至于行为选择无不受到农业有形与无形的影响。这种现象只有到了工业社会,情况才会发生根本的变化。到了工业社会,农业生产的主体地位让位给工业,工业生产力成了社会生产力的核心部分,工业生产力是高于农业生产力几倍甚至几十倍、几百倍的,社会生产力的变换必然会带来思想观念和社会意识的变换,原来依附在农业生产方式的社会意识,现在要依附到工业生产方式上来,这个转变是历史的要求。农业社会的小生产意识和工业社会的大生产意识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意识,用小农意识去引导大工业生产,会谬误百出。农业生产是简单生产,农业思维也是简单思维,而工业生产是复杂生产,工业思维也是复杂思维。从农业到工业,这是物质领域质的飞跃。从农业思维到工业思维,这是人们在观念领域质的飞跃。完成这两个飞跃,是人类历史的一大进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虽然我国初期工业化已经开始,但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很小,在西部地区更是微弱,人们看到听到的还是农业,工业在社会上还没有成为一个令人十分注目的参照,人们还是满足于农业,陶醉于农业,只要农业丰收,粮食丰产,人们就会喜气洋洋,精神上得到最大的满足。特别是具体抓农业的干部更是如此。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情况正在发生剧变,因为新型工业化的速度猛增,沿海发达省区的工业比重已超过国民经济的半数,工业生产力已经成为我国的主导生产力,随着生产力的转型必然会产生思维的转型。几千年来的重农思维要用重工思维代替,这在中国是极富有历史意义的转型。自治区各级党委经济工作的重心也要由农转向工,自治区加快新型工业化建设工作会议和兵团党委工业工作会议都是为了引导、推进和实现这个转型。

 

    兵团的这个转型也不是轻而易举的,还有这样那样的障碍,有观念上的,有情感上的,有体制上的。许多人和农业打了几十年的交道,对农业非常熟悉,是农业的行家里手。有的还有这样那样的绝招,因此有很深的恋农情结,现在让他们抓他们不熟悉、甚至非常陌生的东西,即使在理性上接受了,情感上也难舍。由农转工是党的经济工作重心的转移,并不是所有干部的转行。当然,有一部分干部会参与到工业工作上来,但不是全部,不可能出现人人都去抓工业的局面。农业还是要有人干、要有人抓的,农业的重要性并没有减退,农村依旧是工业的大市场,农业依旧是工业的原料供应源,也是工业发展必需的劳动供应基地。但是现在要求干部在认识上有个变化,不能站在农业圈子里看农业,要站到工业化的高度来看农业。兵团政委聂卫国有段话很精彩:“兵团农业要外延扩大和内涵增长的空间已经有限,加之农业有其自身的规律和自身条件的限制,就比较效益来讲是一个弱质产业。”这就是站在工业化高度来看农业的,是用工业作参照,才比照出农业的弱势。看到了这个“弱势”,才不会陶醉在农业的成就中,才不会有农业至上的模糊认识。今年年初,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同志到石河子市时说:“不要一提发展工业就怕影响农业。”这是很有针对性的。兵团确有不少干部存在这种顾虑,其原因就在于没有发现农业的弱势,这个弱势只有靠工业来补,靠工业去改变它。现在问题就这样尖锐地摆在我们面前,工业化不到位,农业的弱势就会增大;工业化到位,农业的弱势就会减小,所以我们必须要有观念上的转变,要有经济工作重点的转变。

 

   稿源:《新疆经济报》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