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塔里木垦区首起绑架案侦破纪实

2006-02-08 14:11:16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乌鲁木齐28日电   长长的捷毛、水灵灵的眼睛,胖胖的小脸,甜甜的小嘴,稚嫩话语。这个离开妈妈最多不超过10分钟的两岁的小男孩——亮亮在2005年的“五一”长假中的56日早晨10点,在家门囗玩耍时突然失踪了5个小时。在新疆塔里木垦区3210连打拼10多年,目前已有拥有一个建筑队资产百万的爸爸徐和银,和因见不到儿子已精神恍惚妈妈李凤,放下手中的工程,疯了般的寻找可爱的儿子,亲戚朋友来了,左邻右舍来了,全连的职工群众来了,连队周围方圆10公里的戈壁滩草窝子排碱渠被几十号人拉网式的逐个找遍,只是没有亮亮的半点影踪。不祥之感越来越向众人袭来,小亮亮你现在哪里?

 

一封匿名信

 

56日下午3时许,徐和银来到乌鲁克垦区公安局刑警大队期报案,刑警汇同三十二团派出所组织警力赶赴现场房子是近年团场新建的砖混结构单家独院前后都是一样的房子、民警通过走访调查、分析有人蓄谋、藏匿或拐 带孩子的可能性大。58日徐和银早上起床在院子门口发现了一封匿名信,信中说:徐老板,你儿子在我手上,4天之内往我农行的账号上打8万元钱,不要报警……”有了这封信乌鲁克刑警大队将此案定性为绑架案。

 

民警通过匿名信上留下的银行卡号查出持办卡人的身份:陈爱民男,34岁,住32团团部,现为32团派出所联防队员,经核实并无做案时间,嫌疑人排除,调查又断线了

 

神秘持卡人

 

绑架案发生后,也立即引起了兵团党委、兵团公安局党委、农二师党委的高度重视,511日,兵团司令员华士飞、兵团公安局局长杨思、农二师师长习新民、政委宋建业、副政委热合曼·克日木先后对案件的侦破做出批示要求尽快侦破此案,确保人质安全。各级领导的批示、亮亮父母期待、全团父老乡亲关注,都聚集在民警身上。当天农二师公安局立即组成了以师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局领导刘联文为组长、刑警支队长刘建平、垦区公安局局长陈增林、副局长杜保强为副组长的“5.8”专案组。抽调各所队25名业务熟、能力强的民警为成员。开始在32团和库尔勒全面展开紧张的侦查工作。

 

58号专案组派出一组人员到库尔勒围绕银行帐号展开调查。账号经过调查是在农业银行办理的银联卡,前后只有两次业务分别是记录,分别是2005421日在库尔勒北站分理处立户存入现金52元,426日在库尔勒市农行沙南分理处取走现金42元。

 

两次业务都是一人所为。民警分析作案人是利用伪造的假身份证办理的该农行卡,办卡人和作案人相互勾结,其中一人必定与受害人及案发地有紧密联系,作案人是有预谋有准备的.....

 

办案人员根据银行的录像资料,开始了大面积的走访主持人:经过辨认录像资料,此人戴一顶电工帽,手有摸腰后部位的习惯,可能是电工经常拿插在后面的工具所至。民警们赶到库尔勒市新城变电所,让他们看看是不是他们的人。不是,不是!变电所的领导先后进行辩认。看着民警们憔悴的面容,失望的眼神,变电所领导有些不忍心,提意说可以把我们下属的几个施工队的领导叫来认一认说不定……好!民警眼睛一亮。很快施工队的领导都来了。其中一个领导说此人很像他们工地上的一个叫王华的人。民警听到这句话一下来了精神,看准了?没错就是他!这个施工队领导的回答更是让民警兴奋。但是经过调查这个叫王华的工人不是持卡人,取钱时,他并不在库尔勒。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512号,作案人要求付款的最后期限。作案是谁?办卡人是谁?孩子在哪里?

 

专案组组长、师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刘联文说:为了保证人质安全,稳住作案人,必须立即向作案人指定的账号上打款,但是这个卡号是银联卡的账号,在全国各个银行和自动柜员机上都可以取钱,就库尔勒也有40多部柜员机,我们的警力有限,蹲守抓捕非常困难。

 

经过专案组研究并与农业银行相关部门的协调,农行利用技术手段,使作案人只能查询到款项,无法提取现金,在布置好以上工作后,就给那张卡上打了两万元钱,开始引蛇出动,守株待兔。

 

因警力有限市区大小取款点上百个不可能没个取款点都安排警力布控。经专案组分析在嫌疑人取过的天山路营业点布控。1个小时3个小时没有动静。16时许,银行打了电话,办卡人真的出现了但不是在天山路而是在人民路,民警赶去抓捕,但与取款人失之交臂。后来取款人交待因上次在。天山路取款没有取出,就想换个地方取。嫌疑人没有抓上,但他这次的出现给我们办案人员确定了他们的大致活动范围。

 

计捕周俊才

 

负责在案发地调查的办案民警经过了几天的调查, 12号,一条有价值的消息很快浮出水面,与受害人徐和银家一路之隔的周俊才疑点重重:也在12号获得一条有价值的消息,与亮亮家一路之隔的周俊才浮出水面:他有作案的时间,这几年在承包土地、开服装店、翻盖新房中已是负债累累,不堪重负;连续几天周俊才情绪反常,有意辩解自己与孩子无关,还特别热心帮助四下寻找。在技术侦察中,周俊才身上也有新的疑点。专案组也有不同声音:觉得周俊才不像嫌疑人,因为周俊才和徐和银两家门对门,徐可以说是周的恩人,他的房子是徐垫钱给修建的,周家中困难,徐还借给他4000多元,并有借条,亮亮失踪后,周还前后奔走帮着寻找。

 

专案组副组长乌鲁克垦区公安局副局长杜保强果断地说:“破案不能靠想像要让证据说话。调出周俊才的借条,比对字体。”

 

为了不打草惊蛇,如果此案真是周所为也可防止其逃窜,专案组快定立即调查周俊才。当天,民警已有人指控周参与赌博为名将周带到派出所,没有引起周的怀疑,(周爱赌博以前也多次被派出所处理过)。周说近期没有赌博可能是别人认错了。民警让其写份保证书,保证今后不再赌博。喜讯传来,保证书和匿名信字迹相同,确认周俊才是该案的重大嫌疑人,当即拘留周俊才,控制其家人,以防案情泄露。

 

直扑赵行伟

 

审讯中发现周俊才的妻弟在库尔勒打工,在对周俊才家进行搜查时,提取了赵行伟的照片。指挥部迅速的将照片通过网络传到库尔勒的办案民警手中,进行比对。持卡人就是赵行伟。

字体比出周俊才,照片认出赵行伟,此时专案组民警心中更有底了。专案组分析,赵行伟几次到钱都没取到,可能正想问周俊才是什么原因。(民警已控制了周俊才的手机的家中座机,赵和周联系不上)。利用这种心理让周俊才给他打电话我们趁机抓捕。民警说:周俊才你说不是你干的,你敢不敢给你小舅子打个电话,说今晚你有封信让班车司机给他带去,让我们调查,如果不是你,还你清白。周俊才无耐在民警的监控下,给赵行伟打电话说。当晚民警找到曾经为周俊才带来物品给赵行伟的班车司机让他配合。民警征用了两部出租车,车快到库尔勒时,让司机给赵行伟打电话,问他姐夫给他带的信送到哪?赵行伟说在建工团路口。512日凌晨330分车到达工团看到路口站有一人,司机说就是他。民警当场抓获赵行伟,并在其租住的房内搜出银行卡和办卡用的陈爱民的身份证。

 

警匪大斗法

 

周俊才得知妻弟被抓获后,经过进一步审讯,周俊才1212时开始交代,他在20053月与3210连李全(化名)多次密谋对徐加银实施绑架,并由李全将小孩拐买,56日清晨,周俊才伙同李全在自己家门口前绑架小孩后,骑摩托车把小孩交给李全,后由李全向徐家投递了勒索信。

 

获得这一情况后,专家组立即对李全进行控制,同时进行搜查,未发现受害人亮亮的下落。经过艰难的审讯,李全拒不承认与周俊才共同犯罪。

 

周俊才供认与李全共同犯罪,并将绑架的小孩交给了李全,而李全拒不承认参与作案,更无从知晓小孩的下落。寻找被绑架的小孩是目前侦破此案的关键。

 

专家组进一步制定侦查方案,从已掌握的案件事实入手,扩大侦查范围,加大审讯力度,围绕周俊才、李全的居住、活动区域展开全面的搜索、调查,案件仍无进展。审讯人员认为周,李的供述必有一假。鉴于上述情况,专家组立即与兵团公安局刑警总队和技术侦查总队取得了联系,寻求技术支持,用测谎议进行检测,并对审讯结果和测试意见进行综合分析,周俊才畏罪提供部分虚假供词的疑点上升。

 

一是根据调查周、李两人案发前后未曾来往,且平时没有交往,周、李两人不具备共同作案相互信任的基础。

 

二是周俊才在计划、实施绑架中,各方细节考虑都十分周到,但周俊才交待在与李全共同作案中,其关键的作案时间、地点、手段、工具等情况均不能详述。

 

三是作案前后,周、李的手机从未相互联系,违背学理;

 

四是周在十连承包土地担任班长职务期间,李极不配合周的工作,李于几年前偷窃过周家的牲畜,周家一直对李全心存怨恨。

 

五是通过监看守所民警反映,周在羁押期间的表现极为反常。鉴于上述情况,专案组认定周俊才提供了虚假供词,再次将审讯重点放到周俊才身上。

 

519日凌晨4时许,审讯组采取教育疏导、政策攻心,和相关依据,终于瓦解了周俊才最后的心理防线,周俊才如实供述了作案动机和经过。

 

罪恶绑架亮亮遇害

 

2005年初,负债累累的周俊才,受到了一杂志敲诈钱财案件的启发后,产生了敲诈他人钱财的犯罪动机,并将目标确定为同连队的亮亮的父亲。

 

4月初,在32团一复印店,周拾到一张身份证复印件,便让的妻弟赵行伟办理了一张银联卡。5610时许,周俊才准备骑摩托车去团部服装店,看到亮亮在家门口玩耍,便上前抱起小孩夹在两腿之间,用准备好的胶带将小孩口、鼻封闭抱在怀中,用自己的衣服掩盖,骑上摩托车带上小孩,在32团三支干桥以北700米处停下车,见孩子没了气息,随后取下摩托车后架上常用的尿素袋将小孩头朝下装入,投入便道旁的排碱渠中,又用水草和泥土掩盖。57日晚,周俊才将匿名勒索信投放在亮亮家门口,并通知赵行伟这几天有人要往账上打款,随时准备领取。周俊才被抓获后,为逃避法律制裁,试图将罪责嫁给独门居住的李全。

 

20058月,农二师检察机关依法对周俊才、赵行伟提起公诉,农二师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该案进行审理并做出判决:被告人周俊才犯绑架罪、诬告陷害罪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并处罚金;被告人赵行伟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一审判决后被告人周俊才不服提出上诉,20051226日,自治区最高人民法院经二审后做出维持原判的判决,并经过死刑复核程序下达了死刑执行令 2005123012时许,农二师中级人民法院根据自治区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死刑执行令,依法对犯有绑架罪、诬告陷害罪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的罪犯周俊才验明正身、执行枪决。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一个罪恶的灵魂就此消失。(作者:张志勇)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