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他是沙漠里一串沙枣花

2008-05-07 15:36:03
华夏经纬网

  2006年最火的一个人是谁?易中天!他的《品三国》全国征订数突破65万册,在北京首发时,竟遭到5000余名“乙醚”和“易粉”围堵,最后北京警方出动了上百名警察、10多辆警车才维持好秩序。

  易中天红了,记者却踏破铁鞋也找不到他了,他的电话永远没人接。但9月8日记者却意外得知,他妹妹、妹夫一家子就住在湖南日报院子里。妹妹问——易中天真有那么红吗?

  妹妹:他从新疆寄来沙枣花

  易中天的妹妹叫彭竹漪(原名易竹漪),现在长沙医学院当病理学教授,是长沙市政协委员,她的父亲和易中天的父亲是亲兄弟,一个是老大,一个是老六,老大辅助父母带养弟妹读书成材。易氏家族是一个大家庭,世代书香,合影入选《百年长沙》的老照片。易中天生在长沙,长在长沙,家住长沙市南门口。彭竹漪和易中天从小就在一起玩,后来易中天跟在湖北当教授的父亲迁去了武汉。

  彭教授淡淡地告诉记者,易中天一家子常回长沙,给她的父亲扫墓,但她并不知道易中天现在的名气有多大,她只知道,哥哥从小是一个有志向的人,自己也是在他的鼓励下去新疆当了一名军垦战士的。

  那是一个怎样激情燃烧的年代?1965年,易中天在武汉高中毕业,意气风发地奔赴新疆当一名军垦战士,临行前,把一摞高三的课堂笔记寄给了妹妹,数学、物理、化学……每门笔记都整理得整整齐齐,每个字都写得一丝不苟,每一本的扉页上都写上了豪言壮语。她还记得有一本上写了一首豪情万丈的七律,最后两句是:如何借得东湖水,洗砚调朱写未来。

  1966年,妹妹在长沙高中毕业了,易中天从新疆来了信,鼓动妹妹去新疆,他用诗一样的语言描绘:沙漠里的胡杨一千年不死,死了一千年不倒,倒了一千年不朽。还随信寄来了一串金黄的沙枣花,要妹妹像胡杨和沙枣花一样,到沙漠里去锻炼成长。妹妹真的瞒着家里,带上哥哥的信和四本毛选,豪情满怀地去了新疆戈壁滩开荒种地。

  兄妹俩一个在150团,一个在104团,把最好的青春年华贡献给了边疆,易中天在1978年考上武汉大学中文系的硕士研究生才离开新疆,彭竹漪直到1987年才回到长沙。

  妹夫:和他一起拜访艾青

  没想到,比起兄妹之情来,易中天和妹夫詹世平的感情更不同寻常。当年就是易中天把詹世平介绍给自己的妹妹,妹妹对这个敢于用自行车带着她一溜烟骑过独木桥的小伙子充满了疑虑,是易中天历数了詹的闪光点,并用严肃的口气对她说:你是我的妹妹,他是我的朋友,如果你们谈不成,我就会失去其中一个,我宁愿失去妹妹,也不愿失去朋友。

  很多人不知道,现为湖南日报资深编辑的詹世平,老家在新疆。他1966年作为乌鲁木齐知青到位于准噶尔盆地古尔班通库特沙漠边缘的农八师150团当军垦战士。1972年,詹世平在《新疆日报》发了一首写女军垦战士赶着羊过天山的诗,不得了,一下子在全团都有了名气,此时易中天在150团文工团当编剧,写过很多剧本,有一天易中天找到詹世平,两人一见如故。

  易中天也想写诗了,谁知他一写,就与众不同,一组组的诗在《新疆日报》和《新疆文学》上发表,1973年还在《诗刊》上发了诗歌,成了“新边塞诗人”。他和詹世平两人经常在一起聊诗歌,一个喝浓茶,一个喝烈酒。两人还结伴去拜访过下放在142团的诗人艾青,到“新边塞诗人”的代表人物杨牧(现为四川省文联主席)、高炯浩家里去,住在别人家里,不知疲倦地谈诗歌,谈理想谈创作。

  因为写诗编剧,两人参加了新疆文联举办的创作骨干学习班,易中天在班上认识了写散文的李华,一见钟情,结了婚。10余年,4个年轻人除亲情外,在茫茫的戈壁滩上还结成了生死与共的深厚友情。吃着苞谷面,住着泥砖房,竟一点都不觉得苦。

  外甥女:他幽默好玩

  彭竹漪和詹世平的小女儿彭小漪是长沙经贸频道的漂亮女主播。在她的眼里,易中天可是个幽默好玩的舅舅。“一到长沙来,他夏天就摊开凉席睡地板上,捧着本武侠小说看得津津有味,可以看一天不动身。说起话来还幽默得不得了。”

  一次,詹世平逗女儿:小漪,怪不得你这么调皮,你这个漪字是个水中的怪物哩!小漪恼怒不已:说我是水中的怪物,那你说是什么怪物?舅舅易中天慢悠悠地说:当然是美人鱼!小漪转怒为喜。

  又一次,小漪拍着易中天的肚子,拍得咚咚响:舅舅,你肚子这么大,里面装的什么东西?易中天笑呵呵地说:当然是满腹经纶!

  易中天到湖南卫视做节目,带上了彭小漪,在北京接受《鲁豫有约》的采访或在央视做《百家讲坛》时,则喜欢带上另一个外甥女彭小竹(彭小漪的姐姐)。他希望她们感受氛围,培养主持人的气质。现在在经贸频道的彭小漪不仅是一个漂亮的女主播,也以其幽默诙谐受到许多观众的喜爱呢!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