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情系新疆 情系兵团人

2008-12-23 12:27:54
华夏经纬网

作者: 草人

    大学时期有一个同舍好友,名叫王建云,来自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九师164团,虽然分别已经有近二十年,但他的音容相貌常常会浮现在我的梦境中,思绪绵绵。

  同学期间我最喜欢课后饭余听他介绍新疆的风土人情、兵团概况。从那时起我就对神秘新疆的草原、戈壁、沙漠、民族、兵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期盼着有机会探访新疆,期待兵团的山山水水能给我带来一回美好的心灵之旅,探寻自然之美,领略民族风情,捧读人文珍藏,了却难舍同学情结。由于距离实在太远(繁昌距塔城有 4500公里),一直难以成行。随着岁月的流逝,它竟然成为我个人除工作、生活之外最大的心愿。

  十月二十四号,我有幸随县政协民族事务考察团赴新疆考察。我们考察团追着夕阳乘车前往乌鲁木齐,窗外的景色时时在变幻着,出发的时候还是浓浓的江南雾意,不一会又变的明朗清静;从明亮的天光到披上金色的霞光......。

   新疆作为中国地域面积最大的省区,它的三山两盆地理大格局中,有雪山、高原、森林、草原、绿洲、戈壁、沙漠、湖泊、河流等自然景致。在绚丽多姿的自然风光之中,还展示了古丝绸之路上西域三十六国在这里留下的历史回音。特别是希腊文明,波斯文明,印度文明和华夏文明在这里融合,它们创造出的西域文明使人们迷恋。这里遗址密布,宛如星辰,在北疆的丝绸之路干线上珍珠般撒落着故城,古道、古墓、驿站、烽燧、石窟、寺庙、岩画、石人等各类文化遗存。而四十多个民族中的十三个主体民族的风土民情,可以让我们感受和享受源远流长的新疆。

    十月二十八号,完成考察任务后,我只身一人从乌鲁木齐飞往同学工作地点——祖国北边最后一个城市——塔城市。经过一个小时零十分钟的航程,塔城到了。走出机舱,见到早已在停机坪上等候的同学,万分激动,热烈拥抱。

    同学的一家以及农九师党校干部、教师对我的到来表示出极大的热情,晚上同学为我接风洗尘,早就听说新疆风味小吃美味可口,叫人垂言三尺。但是,到了晚六点同学和他的领导、同事还在饶有兴趣地介绍新疆的风土人情、兵团的过去和现在,就是没有开饭的意思。原来,塔城和我们有三个小时的时差,下午下班时间为八点,晚餐要到八点三十。

  晚饭安排在一位哈萨克斯坦族老板开的饭店。老板将 我们请进早已准备好的带有火炕的包房,首先给每位客人倒上一碗奶茶,摆上四碟不知名的面点,客人就着奶茶,吃着面点,聊着天别有情趣。随后,服务员端上丰盛的主食,什么一品肚、风干肉、考羊肉、羊肉串、羊肉汤、炒羊肚、炒牛肚、炒马肚(因为知道我胃不好,本着吃什么补什么的原则,而制订的菜谱)手抓饭等等,味道鲜美难以形容。主人的盛情加上热烈的气氛,久不沾酒的我也情不自禁频频举杯,深表谢意。

  在随后的短短两天中,农九师党校冯副书记、王 副校长和同学夫妇分别陪同我参观了歌曲《小白杨》歌颂的“小白杨哨所”、中哈边境巴斯图口岸,并在向往已久界碑前留影纪念;瞻仰了革命烈士孙玉珍和民族英雄、塔城地区第一任行署专员巴斯拜墓;访问了兵团的团、营、连等基层单位。这里地域之大、环境险恶远远超出我的想象,不禁使我联想到五十多年前,中国人民 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王震所部十万大军“扑向荒原,作战地图变成生产地图,炮兵的瞄准仪变成水平仪,战马变成耕马”的屯垦戍边的转变。五十年依稀刹那间,这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部队,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铸剑为犁”谱写出可歌可泣的篇章。

  在兵团访问中,有一愿望没有实现,实为遗憾。在大学时期就听同学王建云告诉我,农九师一六四团教育科长是我们芜湖人。这次到新疆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见见这位可敬可爱的芜湖人。当我们驱车数十公里风尘仆仆赶到一六四团时,团长告诉我,这位芜湖籍的教育科长已退休多年,两年前回芜湖探亲,至今未回。第二天, 当我收拾行李准备离开塔城到乌鲁木齐时,一六四团来电话说,老人前两天已经回来了。因为已订好回程机票,只能遗憾的放弃见面的机会。

  离别的时候到了,就要和牵肠挂肚、朝思慕想的同学告别,难舍难分的心情折磨的彻夜难眠。我是个内心脆弱的人,经受不起离别,最害怕的就是送别的场面,可是今天我就是主人公了,和朋友依依拥抱,泪水不断的撒向将要离开的土地……

  客车并不会因为我们的不舍而等待,按时开启了,带着朋友的祝福,带着离别的苦楚,带着我们共同对明天的憧憬,我离开了塔城、农九师,离开了纯朴、诚实、好客的兵团人。

    不知是太阳对我的偏爱,还是明月对我的垂青,在塔城的三天中,白天阳关普照,晚上浩月当空。而我离开塔城的当天晚上,同学发来信息称塔城已下起鹅毛大雪……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