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致伟大的公民

2008-05-07 15:43:18
华夏经纬网

题记:十多年前,国务院的一位领导在视察兵团时,曾赞誉兵团人为“伟大的公民”。

我曾把忠诚献给祖国

我曾把虔敬献给母亲

我曾把爱意献信恋人

然而,我拿什么献给你——

我朝夕相处的可敬可钦的

兵团人

 

呵,兵团人

一个特殊的称谓,涵盖了

半个多世纪的风雪春秋

天南地北的几辈辈人

 

呵,兵团人

三个雷霆千钧的大字,写满了

屯垦儿女的义胆壮举

拓荒健儿的赤心精诚

 

从王震将军西柏坡请缨

白雪祁连,草原秋风,凯歌进新疆①

到十万官兵荷锄持枪

在千里戈壁续写南泥湾屯垦②

从此,在共和国六分之一的版图上

走来了山东姑娘、湖湘子弟

巴蜀儿女、上海支青……

一身草绿色的军装

 

浸染着大漠风沙,戈壁霜月

一方荒凉的水土

滋养着四方志士,天下精英

尽管籍贯不同,姓氏不同,经历不同

但都有着同一个称谓:兵团人

 

呵,兵团人

凛冽的漠风曾吞噬了曼妙的青春

无情的岁月曾铭刻下苍老的皱纹

三尺地窝子筑就了多少个爱巢

一把坎土曼卷扬起无数道征尘

喝苦碱水只把苦水当烈酒

嚼玉米饼合着冰雪一起吞

面对天山月,曾遥想锦绣江南

 

惊醒三更梦,曾设计着苦乐人生

半个世纪的创业屯垦几度峰回路转

一朝春风走出迷谷铺开锦绣前程

献出的是青春,不变的是精神

传承的是历史,难舍的是根本

 

人们曾经疑问

为什么在土层贫瘠的北国

会留下江南子弟不倦的耕耘

人们曾经惊诧

为什么在风雪交加的边庭

会印上山东姑娘放牧转场的足痕

人们曾经不解

为什么在帕米尔高原的农场里

没有见过火车的老军垦度过无憾的一生

人们曾经难忘

为什么在塔克拉玛干边沿的戈壁上

辛劳了一世的拓荒者留下了起伏的荒坟……

 

五十多年的历史

写下了一个伟大的催人泪下的答案——

因为他们是共和国伟大的公民

因为他们是正气凛然的大写的人

 

他们播种——在自己宽阔的胸膛

他们劳作——在祖国神圣的疆域

大漠落日,抒写着共和国儿女的豪情

昆仑放歌,彰显着伟大的公民的忠诚

在他们人生的天平上,

社稷为重,小家为轻

在他们的价值链上

索取为次,奉献至尊

纵然有百般操劳,千般悲苦,万种艰辛

中华,是永远不移的情结

爱国,是万复不劫的秉性

开拓,是无可替代的乐趣

戍边,是不言而喻的责任

 

呵,兵团人,伟大的公民

我要把这首诗献给你们

我曾经并肩战斗的朋友

我曾经朝夕相处的弟兄

此刻,一切语言的都是无力的词藻

一切物质都是浅薄的馈赠

唯独郁结在心底的情感

才是这样地强,这样地真……

注①:王震将军有诗曰:“白雪军祁连,乌云盖山巅,草原秋风狂,凯歌进新疆。”气势恢弘,豪情冲天。

注②:张仲瀚将军诗曰:“大军十万进天山,且守边关且屯田,塞上风光无限好,何须争入玉门关。”(完)(作者: 言鸣)

来源:兵团日报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