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付华:让国旗在中国最西北的边境线上高高飘扬

2008-01-04 10:22:27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乌鲁木齐1月4日电 人物独白:有了这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我巡逻到多远都不会迷失方向。

    自从6年前成为诺亚堡民兵哨所的新主人,升国旗就成为了付华生活的一部分。

    多年来,在这祖国最西北的边境线、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两国界河乌勒昆乌拉斯图河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十师一八六团六连的民兵付华,用他的行动表明了自己朴实却永恒的誓言———“国土在我心中”。

国旗·方向

    2007年11月27日,乌勒昆乌拉斯图河两岸天寒地冻,刚参加完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人代会,付华就赶回了哨所。

    第二天清早,晨曦初露,付华和往常一样,面向东方,捧起鲜红的国旗,穿好绳子,绑紧国旗,伴随他自己清唱的国歌声,五星红旗缓缓升起。一切是那么的熟练,一切又是那么的庄重。

    “每一次唱国歌,我都会从心底里涌出一种神圣和自豪,升国旗已成了我守边生活的一部分。”

    诺亚堡哨所海拔3500米,冬季最低温度零下40多摄氏度,平均积雪厚度超过40厘米,一年四季都刮风。风沙弥漫时,往往会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

    “有了这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我巡逻到多远都不会迷失方向。”付华说。

    2001年,付华成为诺亚堡民兵哨所的新主人。边境线、界河,哨所、棚圈,什么才是这里最好的标志?付华想到了国旗。于是,他坐上班车赶到20多公里以外的吉木乃县城,买回了一面国旗。从此,无论春夏秋冬,付华坚持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将五星红旗在哨所的上空高高升起。

小事·大事

    从诺亚堡哨所后面的66号界碑由南向北到60号界碑,大约有40公里长的边境线。付华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因为这是他守边的区域。寒来暑往,付华就是在沿着边境线上的铁丝网内侧来回巡查中度过的。他一天往往要走几十里地,防止人畜越界和其他情况发生。

    冬天,这里遍地积雪,车辆无法通行,惟一的交通工具是马。付华骑着马走一个来回就得7个多小时。守边的生活单调,也很寂寞,但付华依然觉得过得很充实。“边境线上无小事,事事都关系着国家的利益。”老伴邹梅花是与他一起长大的军垦第二代,对他的工作相当支持,也常常陪着一起放牧巡边。

    由于哨所旁边的界河水小,里面的沙石料又多又好,经常有人趁黑到界河偷挖沙石料。2005年的一个深夜,付华听到界河边有马达声,跑过去一看,有人正在界河中偷运沙石料。他急忙上前耐心劝说,终使挖沙人改变了主意。

    一次,边境线上靠沙漠的地方,我国的骆驼钻过铁丝网到哈国后不知道从原路回来,顺着铁丝网上去找水喝。付华巡查时发现了这一情况,及时联系了部队和派出所,让他们把铁丝网剪开,把骆驼赶回来。刚把骆驼赶过来,哈国的巡逻车就过来了,防止了一起涉外事件。
“边境线上看似很琐碎的小事,其实都是大事。”

扎根·收获

    “我家住在路尽头,界碑就在房后头,国门前面种庄稼,边境线上牧牛羊。”付华用顺口溜来打趣他现在的戍边生活,“我们种地也是站岗,放牧也是巡逻。”

    “要扎根生活在这里,就得搞好生产。”付华想到了搞养殖,2001年,付华用1万多元积蓄,盖了房,修了圈,靠团里扶持的贷款,买了70只羊,购了打草机,东借西凑找资金,又建起青贮池,购买了饲草料。界河边从此有了一个小有规模的羊圈、棚舍。

    白手起家,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他坚信,“靠自己的努力,一定能够在这里过上幸福生活。”

    在团党委资金、技术支持下,经过几年的努力,付华终于换来了收获的喜悦。如今,他已由畜牧养殖空白户发展成为拥有牲畜200多只的养殖专业户。今年种植的110多亩小麦和油葵也有了好收成。

    富了以后付华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助连队职工共同致富。连队职工孙玉山家里比较困难,3年前,付华和孙玉山结成帮扶对象,当年就给他提供启动资金,并把30只生产母羊无偿借给他发展养殖业,还主动提供技术指导。在付华的帮助指导下,孙玉山家的日子一年比一年好。(完)(编辑:魏长峰)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