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甜 软 爽口 农三师伽师总场万人喝上卫生饮用水

2008-02-04 10:29:38
华夏经纬网

    兵团新闻网图木舒克2月3日电(王华 杨建国)维吾尔族传统的节日古尔邦节期间,一位从轮台县野云沟来的远房亲戚到伽师总场八连职工木合塔尔家做客。当木合塔尔将茶水端上来的时候,客人说什么也不喝,皱着眉头摆摆手说:“不行,伽师总场的水我是知道的,不敢喝。” 木合塔尔一个劲地劝他说:“没事,我保证你喝完这杯水再不会像以前一样闹肚子。”客人这才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小口,接着用舌头添了添嘴唇开心地笑了。
 
     木合塔尔的这位远房亲戚名艾斯卡尔,是1975年离开伽师总出场的。当年,由于伽师总场的水资源特别差,职工群众都是以涝坝水、河渠水、化雪水作为主要饮用水源,这种水混浊不堪,里面漂浮的都是小虫子,用肉眼都可以看得清楚清楚,污染非常严重,而且这种水不单牲畜喝,人也喝。小孩吓得都不敢张嘴,只要一喝就拉肚子,许多育龄妇女无法生育,人口数量只减不增,致使多种水媒病等传染性疾病肆虐蔓延,严重影响着广大农牧民的身体健康和当地正常的农牧业生产,许多人哭着、闹着要求调离工作岗位或搬迁。因为在他们眼里,这是个没有任何发展前途可言的不毛之地。当时,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木合塔尔一家7口人,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家园。据说,当时上百户人家,2000多人离开了这里,浩浩荡荡的队伍,赶着牲口、拉这妻儿,或乘汽车或坐拖拉机,迁移到了和静县乌拉斯加农场和轮台县野云沟。
 
     艾斯卡尔还跟我们说起了过去有关水的事。那时候餐厅的服务员最轻松,几乎不用给客人倒水,因为客人也不敢喝,他们杯子里的水,有时半天也不会少一滴,有的干脆就不喝。出于礼貌,见谁喝了一小口,服务员才快速地倒上一丁点。孩子、老婆一个月都不敢洗脸,怕长了痔疮不好看。从涝坝里弄回家的水,要沉淀1到2个小时,即便是烧开了也不敢喝,客人们也很少在家里吃顿饭。
 
      第二天起来,艾斯卡尔的肚子真的没有闹“矛盾”。木合塔尔拉着他的手说:“现在,自来水通到户以后,洗菜、洗澡、做饭都用自来水,很干净,很舒服。这和过去相比真是天壤之别。”听完,艾斯卡尔舒心地笑了。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